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身边这个死灵法师是假的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七章 纸人是物攻免疫的
    “地府教会到!”在一片干呕声中,远处行来一只队伍,那种仿佛自带出场b的感觉让那队伍更加有气势,许多平民看到那只队伍之后都不吐了。

    只见那队伍前方四个纸人开路,后方是法坛,几个被人抬着走的教士正撒着值钱,后面是一口红色棺材,然后是轿队和马队。

    一众护卫威风凛凛,拿着勾魂抓或锁链,他们怒视众人,直到走到棚子处才开口喊道,“遇到主教法驾,尔等一众还不速速下跪!”

    那人话音刚落,平民群中的人们便开始下跪,哗啦的一大片,场面让人震撼,王乾用手翻了翻肉锅,看向一众教徒,这伪装者还真有两下子,无论是行头还是道具,如果自己不是地府教会的,连他都信了。

    “前方何人!为何在我地府教会讲演台前闹事!”那看着一众人的顺服很是满意,然后对王乾说道,“侮辱地府,死后是要下拔舌地狱的。”

    “我从未有过那般的举动,你吓唬我是没用的。”王乾微微一笑,将煮离骨的人头扔到他的脚下,“不过诸位冒充地府教会,死后要下的可不止一处地狱啊。”

    “大胆狂徒,敢伤我地府教众!”那看到脚下被煮的皮开肉绽的人头,强压住自己身上不适,口中念着咒语,随后伸手一挥,一只卷轴就在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甩向了王乾。

    王乾嘴角冷笑,伸手向前一弹,只见卷轴在半空中突然掉头,如同被风吹了一般砸在了那的身上,然后爆出了一团水花。

    “啊!”那再也没有之前的坚持,就连下方抬法坛的教徒也都受了牵连,他们飞快的倒在地上,撕扯自己的衣服,而后面的几个教徒则去往他们身上泼菜油。

    “硫酸你都敢往出弄,这是要毁容吗?”王乾冷哼着说了一句,那些用菜油清洗的教士看到他在地上翻滚两下之后头部就变成了骷髅,指着王乾愤恨的说道,“上!打死他!”

    白色的身影从那教士的身边跑过,只见四个纸人提着钢刀冲了过来,王乾见状瞬间退到大铁锅之后,就见他们攻击凌厉,一出手就将王乾身后的大铁锅砍翻,然后绕过火焰冲了过去。

    “是纸人显灵了!”有跪地的平民悄悄抬头看向那冲过去的纸人,他们其中不乏有见过世面的人,就比如那位小胖子的叔叔的邻居的二表姐的爸爸就在商队当仆人,曾经有幸看过纸人守护。

    “现在正是你们为地府立功的时候,入果谁能杀死那人,可得教士一位。”队伍中有教士看民心可用,开口对他们说道,人群顿时一阵骚动,然而刚刚王乾出场时又太霸气,所以他们得商量商量。

    “我听闻,地府纸人物攻全面,我不动用魔法。”王乾在纸人的攻击下n,随后飞快的撤到了远处的高台,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只重弩,他瞄向那四个纸人,另他们的攻势位置一顿,“如果你们要是能在弩箭的射击下不死的话,我就承认你们是地府教会的,这个城市到时候也会交给你们。”

    “兄弟们别听他废话,他一次只能射一只我们跟他拼了!”纸人们在看到那重弩后便产生了巨大的压力,那一人多高的都快赶上弩床的东西不是守城用的吗?你拿那东西对付我们,过分了。

    四个纸人踏着风声攻上高棚,只见王乾带着死神的微笑向他们扣动扳机,四人见状丝毫没有后退,只是祈求着这一击瞄向的不是自己。

    弩箭带着跑在最后的那位的身体飞了出去,那震撼的视觉冲击让人们仿佛看到了攻城弩击落爬墙虎一般,其余三人没有回头,他们绝对不能让对手射出第二只弩箭。

    三把钢刀以不同的角度砍向王乾,只要任何一把击中了对方,都能至对方于死地,然而巨大的迟钝感让他们觉得不好,那只有在宗师身上才能看到的斗气场在对方的身上显现,只见黑色的斗气拦住了他们的钢刀,并将钢刀和他们的骨骼拍的粉碎。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受那一弩箭了。”一个被砸飞到腹部中箭的同伴身旁的纸人说道,他口吐鲜血,七窍破裂,看样子要比同伴要死的早一些。

    巨大的火球向王乾的气势场砸来,那冒充地府教会的队伍动手了,事到如今已经不是冒充的事情了,最主要的是把他放倒。

    火球被那如尾巴舞动的黑色气场挡破,冰灵也被那气势场绞杀的粉碎,一时间他们使用了各种手段,甚至有超凡武士向王乾突袭。

    紧紧半分不到,那些攻向王乾的教士就死伤大半,领头的教士看到此景眉头直皱,他看向下面的平民大喊道,“护教的时候到了,如果你们不去动手,将全部下地狱!”

    “我们缴钱,不是为了让地府教会保护我们的吗?”有人盲从的想要冲出去,有人在犹豫,但最终他们被一个隐藏在人群中的异端教徒拦住了,“如果地府教会连自保都做不到,我们缴钱给你们还有什么用?”

    “哪里来的异端,我弄死你!”那领头教士闻言就扔出一张卷轴砸向反对声音那里,如果这一卷轴落下,起码要死伤十几个人,然而人群太过拥挤,那异教徒和周围的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化为火焰的卷轴砸了过来。

    “要死了吗?”一众平民惊慌道,他们看向身边那个异教徒,有些怨恨他与地府教会唱反调。

    “砰!”

    火焰在落入诸人头顶的瞬间被一只横空出世的鬼手拦住,直接在那鬼手中炸开,人们惊慌的看着那只巨大鬼手,然后又看向同样愕然的领队教士。

    “我听说地府教会别的不多,就纸人多,你既然是个首领,直接召唤纸人就是了,调用这些信徒干什么?”王乾从高棚上跳了下来,落到了那几个纸人的尸体旁,蹭了蹭脚下的血液,他看向一众平民,对他们说道,“诸位,纸人物攻免疫的事情你们是知道的,就是斩成几段也会复活,那么谁能告诉这些纸rn血是怎么回事?”

    万人的基数里还是能挑出来几个聪明人的,只是他们在大部分时间都被身边的人带着走罢了,只见那个劫后余生的异教徒挤出了人群,他蹲在地上,用手扣住纸人的躯体,里面竟然是衣服和人肉。

    “是汪老三!”异教徒将那层纸全部扯了下去,看到那张死人脸说道,“报备厅的级职业传承者!”

    “居然在假冒纸人,这帮人是骗子!”又有几个平民出来挨个检查,发现纸里包着人后,愤怒的对平民群喊道,“他们是冒牌的!”

    “撤!”领头的教士看到被揭穿之后十分镇定,他们扔下不必要的出场道具,一路向原来的路线往回跑。

    “冒充神职人员这么大的事情贵族们不可能不知道,白无常,这事交给你去做。”王乾看着那些离开的伪教士和愤恨不已的平民,对身旁的空气说道。

    王乾离开了,他没有再给这些平民做思想教育,或者说告诉他们我是真的,这些信众连假的都信,等真的来的时候,没有了那些剥削条款,想必会非常乐意加入的。

    一路上回逃的伪教士们不知何时发现的自己身边的人越来越少,背后似乎有白色的影子出没,他们惊恐的向城隍庙据点跑去,路过时那些纸人纷纷给他们让路,那脸上涂抹的腮红和画着的眼睛及动作,好像真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