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身边这个死灵法师是假的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四章 大人只是出窍了
    主位面的世界在崩塌,原本分离了许久的大陆有着愈合的趋向,在塌陷中心的逐日大陆崩离了四分之一,卡迪拉尔的的防御禁咒的法阵在天灾之下根本毫无抵抗,那些在男爵城堡守着空城的平民在流着悔恨的泪水死亡,如若不是地壳变动在几分钟之后停止,成为海边的卡迪拉尔绝对会在世界崩离中死亡。

    “感谢城隍神的保佑,让我们度过了这次的难关。”

    卡迪拉尔伯爵在城隍庙内对庙祝感恩戴德,外面的波动停息,他们活了下去,平民和贵族们都在高声欢呼祈祷,一点都没有发现,庙祝的额头冷汗直流,他与神灵的联系已经非常晦涩了。

    “哈哈哈哈!”

    晨曦城,跪在光明神像前的教宗发出了失礼的狂笑,他甚至笑的背过气去,这让下方的一众神职人员莫名其妙,如此之大的天灾,教宗为何发笑?

    “神灵语言的浩劫已经来临了,在这诸神黄昏之后,我们并非被抛弃,主早就预示了这件事情的发生。”日内瓦特,密密麻麻的第一神庙信徒聚集在城堡里,看着大女巫那无比肃然的拿出一杆火枪,将一个神情没有其他人癫狂的信徒一枪爆头,“我们有着完备的体系,北六国除了民生科技,还有兵工厂!”

    “大陆再次合一了吗?”龙岛之上,一头红龙飞翔在天空之中,看着靠着余力缓缓靠拢的六大板块,他观看了数月,大陆确实在移动,“祂死了,但是成功了。”

    橡木大陆,魔兽大陆和其他两个大陆的恒古生物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那个制定如此完美法则的神,在他的法则之下陷入了长眠,或许当祂再次醒来的时候,陆地会再次分开也说不定。

    依附在主位面上空那点点繁星,异空间的半位面无数神国,神灵们在巩固着,修复着,每一次主位面的变动都会让他们烦躁不安,虽然成为神灵的祂们在自己的神国不在契约之神的管制下,但对主位面的窥探却越来越难,就连让神国扫地的神仆下界,都是一件非常难得事情,这让诸神有些恐慌,那些隔绝在主位面的信徒们,会不会有一天把他们遗忘。

    不给点小恩小惠,不投影提醒的话,这些卑劣的家伙谁会把你们放在心上?

    冥界,地府,酆都城。

    这几天地狱中的恶鬼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折磨,十层地狱的铁树地狱和火山地狱相连,这里的层不是指空间,而是指时间,以前光久聚他们也就习惯了,结果现在一时在火山地狱楼,一时在铁树地狱房的,冤魂们都受不了了。

    自从主位面回来之后,地府诸神便展现了祂们的恶,或者说是讲理,就是讲理,但凡活过一回的人类,死了之后到地府哪个是没有罪的,平民是吧,你骂过人没,心里骂过?得,两处地狱换着玩吧!

    都以为其他地狱好,互换之后才发现,轮转也是一种折磨。

    这是祂们发泄心情的唯一方式。

    阎罗天子的神像已经杵在大殿内许多天了,主位面也过去了许多年,然而那紫色神像一点都没有复原的模样,红衣大判爱丽丝和黑袍判官风骨已经风火两重天了,烧了半个月也没见神像有什么反应。

    “我总感觉那二位的做法有些大逆不道,不是要篡权吧?”白无常向大殿内偷偷瞧了一眼,对纸人张进言道。

    “虽然办法激进,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纸人张白了一下眼睛,它已经许多天没有咧嘴了。

    其他阴帅见状也是纷纷叹息,从主位面逃回来之后,他们用了各种办法招魂,希望将王乾遗留在主位面的魂魄弄回来,什么写裱文,召唤,祭祀,该用的手段都用上了,可屋里那位依然是石头模样。

    “地面上是什么情况?”纸人张看向一旁的琅菲斯,问道。

    “前天的消息是没有找到,各地城隍庙都没有收获,大人应该是迷失在某个地方了。”琅菲斯微微摇头,降临主位面祂们是办不到了,若非祂当时跟风刻了提举城隍司印,要想降临法旨,那是相当的困难了,而现如今主位面能降临投影到主位面的也只有爱丽丝,琅菲斯和白无常了,也只有他们三位的信徒能够举行的起那种大型祭祀仪式了。

    至于孟婆牛头马面这些新神,降下去就是一团火。

    “族长也不要过分担心了,巡捕房现在都张贴告示多少时间了,没有用,不过大人应该是没事的。”白无常在一旁开口说道,王乾的魂魄被白骨菩萨一房子打飞又爆了礼花之后,他们动用了在人间的所有势力,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死是肯定死不了的,否则咱们这地府也就崩了。”纸人张点点头,看向那紫色石像,“就是不知道大人何时能够归为。”

    “死了也说不定啊,这里之所以没崩,也许是因为你们那个造化的不死丹在这啊。”黑无常在一旁插话道。

    “管好你的女人,让屋里那位听到了我都保不了祂。”纸人张微微摇头,面无表情的看向白无常,直到白无常将其拽到身后,才缓缓说道,“大人只是出窍了而已,不用过分的担心,等他修为达到合体的时候,自然就会回来了。”

    几个新来的闻言恍然大悟,尤其是牛头,还小声抱怨着怎么不早说。

    “以前在罗切斯特的时候,大人迅游时就分出近万分身,这倒是真的。”白无常望了一眼新人们假笑着说道,刚刚小黑那里族长已经给了面子了,自己也不好拆台,毕竟分身跟魂没了是不一样的。

    一众神灵围聚在阎王殿前,商量了半天之后都回了各自的地府办事衙门,毕竟祂们空有法力也上不去,只能靠人间的信徒,只能回办事偏殿修炼或者到地狱n冤魂这个样子。

    见众神走后,纸人张踏上了满是黑色骷髅头装饰的酆都城墙,道格拉斯正在那里遛狗,这些天来,他是唯一没有过分担忧的神邸。

    “你好像对大人很有信心。”

    “他死不了,不死丹在,功德在,魂飞魄散的话屋里那石像立马就能复活。”道格拉斯摸着狗头,阴沉地对纸人张说道,“就算是回不来,也是被人封印了,你担心什么?”

    “那也不是什么好事啊。”纸人张叹了一口气说道,作为纸人尚未出现时就与王乾认识的道格拉斯,他的分析有一定的准确性。

    “事情不是我们能够想怎样就怎样的,如果魂魄也没有被封印的话,那就是在第三次压制中受了伤,在某个深山修炼呢。”道格拉斯看了一眼纸人张,“如今幽冥宝印在你手里,还是考虑下在那些亡灵空出来的地盘建鬼界堡吧,那些神邸应该都和我们遇到了一样的情况,如今地府教会在主位面还有些声望,别让眼红的家伙把冥界端了。”

    “也只能先这样了。”纸人张点了点头。

    主位面的人类世界,经过几十年的底壳运动,六大陆开始向内聚集,到如今一些大陆甚至能够隔海远远的看到一片影子,人类已经从恐慌的阴影中走了出来,那次众神与世界意志之间的碰撞也成为了传说,而人们也只有在吟游诗人和城隍庙教会的印刷书籍当中才能看到神战的影子,新的生活开始了,逐日大陆残留的晨曦城经过几十年的繁衍,人口终于达到了巅峰,信徒百万,他们那老的要死的教宗,在这一天悄悄的放出来一只白鸽,看看方舟之外的洪水有没有退却。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