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身边这个死灵法师是假的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三十六章 审判观礼
    不用夜间添油,王乾在商栈里睡了一个好觉,只不过在六点左右的时候,楼上楼下的脚步声就吵醒了他的美梦。

    “少爷快起来啊,广场那边已经聚了不少人,再晚一些就赶不上好位置了!”有佣兵在门外敲门道。

    “知道了,这就来!”王乾抻了个懒腰,然后缓缓的爬了起来。

    他们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出了商栈门口,结果王乾就看见大街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人,他们都在朝花园广场走去。

    “连附近村子的人都来了。”佣兵见状发急,一把抱起王乾,“少爷我带着你跑!”

    “你背着我吧,抱着有些晕。。。”

    王乾吩咐道,于是几个佣兵护卫着他继续奔跑着。

    镇子不是很大,在这些跑动飞快的佣兵帮助下,他们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就来到了花园广场,远远的就能看到搭建的高台,还有下面绑着的一根根火刑架,此时下面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王乾到那里也得是五排后,但架不住他带了佣兵,三下五除二就挤到了之前面,他看着那些准备审判的人和下面的证据孩子们,经过简单的治疗,除了贝加尔和那些没上铁n的,剩下的都死了。

    但一堆死孩子更能充斥着证物的悲凉性,和领民们的愤怒感。

    炎龙之火的人来了,一共就两个人,一个审判长一个审判员,他们驾驶着一辆马车,上面插着宗教法庭的旗子。

    “若是在以前,来到这里起码要三天的路程,感谢炎龙之火,指引人们修缮了道路。”看着前方的人群,驾车的审判员感慨万千,围剿异端在南部的小镇不是时常才有的,许多时候他们接到的都是审判个人的活。

    没有人迎接,进入人群才被男爵请上台的炎龙之火神职人员没有感觉到一点尴尬,炎龙之火能存在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这一场的过程很简单,诉讼方有着铁一样的证据,正在一点一点的叙述,之所以这么慢,还不是因为等待贵族的亲戚来送赎金,眼见宣读的差不多了,被告方也没人反驳,那些交完赎金的贵族该领走的也都领走了,火刑架上剩下的非痛苦教会神职人员也就是即将死去的商人,绝户又不nrn形的黑寡妇,还有一个原本干干净净,现在却吓尿裤子的贵族,他的家人没有来赎他,送信的回来说家族让他长长记性。

    “他们一定是想瓜分我的遗产,他们是叛徒,这不符合贵族法!”那贵族向商人歇斯里地的喊道。

    “别跟我说,我又救不了你,跟男爵说。”商人看着围观群众不经意的说道。

    “是啊,谢谢你的提醒。”那贵族闻言恍然大悟,他高声呼喊着讲完了告词,正在等审判长宣判的男爵,示意他有要事相商。

    男爵和蔼的走了下来,先是厌恶的看了一眼黑寡妇,随后便听到了让他高兴的消息,这个贵族愿意拿出全部的资产,来赎回自己。

    亲笔书信,印戒盖章,贵族卖了他所有的财产,他不想着明天会怎样,他只想回家。

    “不顺手救一下我吗?”商人看他获救了,笑着问道。

    “救你”那贵族咽了下唾沫,看着身旁脖子要10旋转的商人说道,“我已经没有钱了。”

    “你欠我个人情。”商人笑着说道,随后脑袋一歪,吓的贵族赶紧离开那里。

    王乾身旁的佣兵打了个哈欠,这边的审判也到了关键环节,也是领民们起早来观看的重头戏,火刑。

    这时候随着有点文艺复兴的架势,但一些拱有钱人娱乐的东西平民们依然是享受不到的,而他们只有在焚烧贵族和富商以及教会的时候,才会比较乐意观看,尤其有美女就更了。

    炎龙之火的审判员行使了他点火的权利,那些核心的,没有赎金的教徒首先步入刑罚之中,人们在黑烟滚滚之中发出兴奋的惊呼,王乾无聊的等待着审判的结束,当全部处罚之后,他们就会迎来战利品拍卖环节。

    “我感觉到了极度的愉悦,我会回来找你们的!”黑寡妇带着类似诅咒的哀嚎化成了黑色骷髅,宣布着她是最抗烧的,结束了宣判的审判长将在男爵城堡享受晚宴和劳务费,而下面的士兵开始拍卖物品,比如慈爱的孤儿院会收养那些孩子,教会会收藏痛苦教会的神性物品,商人会购买那些用不到首饰器具,不过凡事总有例外。

    “那个红色木乃伊我要了。”王乾指着无人问津的贝加尔对士兵说道。

    “五金币。”士兵闻言看了看王乾说道。

    “给钱。”王乾跟负责钱袋的佣兵说道,那佣兵有些不情愿的掏出五枚金币递给了对方,那种状态,五金币够买仨了。

    “我是说一条腿五金币。”士兵收过钱冷声笑道,“你还要给我二十金币。”

    “你!”佣兵闻言想要发火,但身旁的士兵都看向了他,还看了一眼旁边的火堆,意思是想添点柴火吗?

    佣兵脸色阴沉的退了回去,如果少爷下令进攻他们,他特么该怎么办,这些该死的士兵!

    “没人购买的战利品,可是要原地销毁。”那士兵讷道的说着,认准了王乾会买贝加尔似的,竟然直接拽起了浑身是伤的他,做出要往活里扔一样。

    就在这时,他脚下不知道从哪来了滑来一颗小石子,结果踩上去的他突然摔倒在地,脑袋与地面接触的士兵骂了一句该死,他刚要爬起,就听见身后同伴们一阵惊呼,然后就觉得后脑勺受到了重击,两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贝加尔用力挣脱了士兵抓着自己的手,惊恐的跑到王乾这边来,那砸下来的火刑架刚刚差一点就拍到了自己,他感觉头发都被那大火燎到了。

    贩卖战利品的士兵们愤怒的看着贝加尔,就是因为要扔这个该死的畜生才导致同伴牺牲的,他们一拥而上想要抓捕贝加尔,却被王乾身旁的四个佣兵挡在了身前。

    “你们是和那邪教一伙的吗?”士兵们见佣兵拦路,恶狠狠的说道。

    “我已经付过金币了,如果你们想把人要走,现在把金币还给我就行了。”王乾在佣兵身后说道。

    “五个金币,我们付的起!”那个管钱的士兵扔出五枚金币到地上,“把那个畜生还给我们!”

    “真是财大气粗。”王乾看都没看脚下的金币,不屑的说道,“五枚金币只够买他两根头发的,要本人,拿五万金币吧。”

    “你竟然敢跟领主为敌。”士兵眼睛一眯,阴沉的说道,“你以为我们不敢动手吗?”

    “男爵的话我自然会估计,至于你们吗?你们能代表男爵就好。”王乾哼了一声,对那边买战利品的商人们喊道,“有士兵代表男爵克扣商人用钱购买的商品,我们是不是应该向王国投诉”

    “这种事情告诉男爵就可以,他会趁着火堆没灭把他们扔进去。”一旁的商人回答道。

    “哦,真是不错的主意。”王乾回头笑了笑,“你们谁去通知下男爵”

    “不要在梅克勒镇违法,否则落到我的手里,我会让你知道人生是怎么回事!”

    “那我就告辞了。”王乾笑呵呵朝这些士兵摆摆手,然后领着贝加尔和四个佣兵离开了花园广场。

    “我们会不会有事”走出来一段距离,贝加尔回头看向身后那些怒视他们的士兵问道。

    “你都要死了,还担心这些”王乾看着满身流血的贝加尔,“先止血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