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身边这个死灵法师是假的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四十一章 地底怪物
    “这具身体是没有灵根,还是没有不死丹辅助,就学习不了幽冥法?”王乾拖着自残的身体缓缓

    站了起来,如若强行练功练死了,这真是一个问题。

    “咚!咚!”

    午夜的钟声响起,王乾站在三楼的窗户口,可以清晰的看着梅克勒的景象,乌鸦在飞舞,亡魂在徘徊,一些犄角旮旯的地方,发出稀稀疏疏的动静,王乾盯着那些亡魂看了一阵,自己的幽冥鬼眼能力还在,这应该是作用在灵魂上的,只不过他不敢去瞪那些亡魂,他怕像二柱子一样把眼睛瞪瞎了,他可没有哥哥给换眼睛。

    几只亡魂在深夜里徘徊,不知道是不是地方太小的事情,大街上并没有巡逻的士兵,人们自觉得执行着宵禁,那些角落里稀稀疏疏的声音再次传来,王乾回头熄掉了屋子里的油灯,随后小心的向外面望去。

    “鼓浪,鼓浪。”

    小镇并没有填上石头的街道被拱起了两个土堆,随着土堆破碎,两个身材高大的牛头人跳了出来。

    “牛头人什么时候会打洞了?”王乾看到那两个牛头人跳到地面之后警惕的向四周张望,小心的躲在窗户后,然后悄悄的盯着他们。

    那两个牛头人见附近没有人,他们挥舞着手臂赶走周围游荡的亡魂,随后便守卫在那两个空洞旁,大约半分钟的时间,一只只绿皮和灰皮的矮个子就从里面爬了出来,密密麻麻的瞬间就占据了很大一块地方,随着末尾的小个子艰难的爬出来后,他们分辨了方向之后就向镇子的教堂以及男爵城堡的位置跑去。

    沿途有绿皮矮个子发出嗷嗷的嚎叫,结果瞬间就被领头的牛头人一拳打成了肉泥。

    “地底入侵吗?”王乾暗道了一句,他缩回身子,呼唤了骨灰盒中修炼的加布力尔,加布力尔化成一道黑烟飘了出来,就听王乾命令道,“你去把镇子口的防御钟敲响。”

    “好的少爷。”加布力尔连声应道,随后整个人带着一身死气从窗户里飞了出去。

    王乾看到加布力尔飞了出去,转身走下楼梯,大厅里佣兵和贝加尔都在休息,听到了脚步声后都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

    “少爷有什么事吗?”贝加尔迷茫的问道。

    “外面来了一群入侵者,往教会和男爵城堡的方向去了。”王乾开口说道,“你们把床都挪到门口顶上,我怕事情恶化之后他们会冲击店铺。”

    “这种事情要赶紧通知其他人。”佣兵听到王乾的话后,小心的向门外望去,“如果不集合力量的话,小镇很有可能沦陷的。”

    “已经有人去敲防御钟了。”王乾点点头说道,“如果你们想去支援的话,我也不会拦着你们,毕竟这是大事。”

    “那我们就先走了,你们可以找地窖先藏起来。”佣兵们说道。

    “嗯,全拜托你们了。”

    王乾点点头,看着佣兵们拎着武器冲了出去,你们就不问问有多少敌人吗?

    镇子口的防御钟被敲响了,声音传出了很远,不过教会那边并没有反应,男爵那里也是在半晌之后才传来厮杀声,说实话,那些地底冒出来的东西不过二百来个,但一个镇子的男爵实力,王乾并不看好。

    城堡那边很快就就传出火光,厮杀还在继续,王乾将大门关上之后看向屋子外面,教会那边已经派出了一小队的人马向火光冲天的男爵城堡支援,在他们派出人马不久之后,商办和佣兵所也派出去一些人去支援。

    “少爷我们要不要过去,这可是军功呀!”三楼的窗户口处,加布力尔问道。

    “男爵那边未必会需要我们的帮助,而且你这个姿态过去,一定会被他们打爆你的狗头。”王乾微微摇头。

    火焰照亮了梅克勒的天空,当教会和其他支援的队伍过去的时候,男爵的家已经被彻底的烧成了灰烬,他们铠甲破败,守在一处残破的墙壁里面抵挡着外面的袭击,满脸的颓废相。

    地底出现的怪物并不是他一个低级贵族能够抵挡的,或许他能成功的击溃数千的乱民,临镇的入侵,但对于这些邪恶又强大的怪物,能活着已经不容易了。

    “父亲,我们会胜利的。”被安排到最后面的菲力克斯坚定的对男爵说道。

    “是啊,防御得住就是胜利。”男爵点点头,夜里的火光能传出很远,驻扎在西南方向一百里的布利索将军应该可以看到,援军最迟天亮就会到达。

    只是,重甲兵在两个牛头人的攻击下已经面前支撑了,现在只能期盼想要分割一些利益的家伙到来了。

    圣壶教会的护教骑士其实已经到了,只不过看到那些地底生物的时候有一丝犹豫,这些明显常年征战的怪物要比一般的强盗厉害不少,即使是正规军遇到的话也是能正面交锋的。

    骑士们看着随行而来的主教,那意思很明显,要不我们撤了?

    “保护教民是圣壶教会的职责,祛除邪恶更是我们的义务。”主教秒懂了骑士们的心思,但同在梅克勒,这些怪物明显是带有智商的,攻破贵族之后,下一个不是教会就是平民,他们无法逃避这场灾难,而此时是最好进攻的时机。

    神圣的光芒在男爵城堡外升起,与男爵城堡的火焰相望,那带给人希望的金色光芒让烈火残害中的士兵们爆发了勇气。

    带着光辉的骑士们开始向围在残骸墙垛处的怪物发起冲锋,战马带着强壮的骑士撞了过去,秉着光明克制邪恶的理念,那百人的怪物群硬是让十几名骑士撞出一条道来。

    “啊!”

    正在虐击重甲兵的牛头人猛的嘶吼一声,他那巨大的图腾柱回身一轮,将那带有千钧之力的护教骑士头领砸飞了出去,随后又连续两次战争践踏,直接让重甲兵变成了包裹血肉的废铁。

    “将军我们不能和这些人硬拼!”一个灰矮人叫住了还要连续打击防御重甲兵的牛头人,他指了指身后与算得上精英的护教骑士纠缠在一起的地精们,很多人都受了伤,“后面还有人类援军,即使将他们全部杀死,我们的队伍也会损失惨重。”

    “唔,收集一些粮食,我们走。”牛头人将自己的图腾柱高高举起,随后施展了一击地裂闪崩,将整个战场的斗争打断,随后在一帮地精的簇拥下,放弃了与护教骑士的纠缠,沿着原路向镇子外撤离。

    后赶到的佣兵和商办护卫站在道路的中间想要拦截住他们,但在黑暗中奔跑的牲口道他们是在太有震撼力了,看着他们狰狞的面孔,佣兵们咽了咽唾沫。

    “猎人和弓箭手上房,其他人截杀!”佣兵所的首领只是一看对面的队伍就知道拦不住,连忙命令道,只见弓箭手和猎人文言全部上了屋顶,而剩下的战士则和商办护卫则都让钻进了两边民屋。

    狂风呼啸而过,两边屋顶的弓箭手开始向下面过路的队伍射箭,只见队伍中的地精瞬间倒地十几个,而其他怪物却毫无停顿的继续奔跑,他们见此继续射击,只是没射几下,一条条灰色的身影便从队伍中窜上了房。

    喉咙与心脏的疼痛让他们来不及拔出自己腰间的短剑,他们最后的意识里只能感慨着这些灰袍刺客技能好高。

    怪物的队伍继续奔跑着,每当经过一段建筑的时候,队伍的末尾处总有民居的房门被打开,从里面杀出人类的战士,他们往往几刀就将落后的怪物砍死,然后在中间队伍察觉之前飞速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