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身边这个死灵法师是假的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四十六章 满城全是绿皮肤
    “还是小心一点的好,我们如实上报,之后的事情就是上面人的了。”辛克看着两人提议道,“就是地底难探,他们几个也应该传回信息,保险起见,我们先走一趟吧,毕竟要不了多久我们也会出去采购物质。”

    “说是这么说,但那些怪物不知道流窜到哪去了,我们出去会不会遇到?”督导纠结道。

    “还是先上报吧。”那督导说着。

    联络石被打开,三个督导同时站在那里,与上面联线,将从夜晚地底怪物杀掠到新商人尼古拉斯王乾的推测和放入盗贼试探的事情全都说了一遍,上面的人听到之后虽然有些震惊并确定不了事情的真假,但还是下令让商办的人注意观察,保护好商人,必要时可以要求撤离。

    “也只能这样了。”督导叹了口气,“先让商人们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说要前往临阵采购一些货物,让他们快点收拾,我们赶在天黑之前出发。”

    辛克点点头下去吩咐了,还会有地底怪物冒出来的事情他们是不会对其他人说的,否则他们绝对走不了,至于平民和领主会遭遇到什么,抱歉,那也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只能怪时运不好。

    时运不好的还有王乾一伙,他在四个佣兵的的带领下一路被抬到镇子口,结果就让一个士兵领着几个民兵给拦住了。

    “你们几个给我站住!”士兵扛着武器走了过去,看着躺在担架上的王乾哼了一声,“这是要送到墓地埋了吗?”

    “我们是去红枫城采买的商人,诸位没什么事的话是不是可以放行了?”倒在担架上的王乾缓缓的坐了起来,他很着急,刚刚忽略了一点,那就是那些盗贼下了地洞里面,会不会如同明灯一样,把那些原本还要缓慢摸索的地底生物全部引了出来?

    “领主召集令知道吗?”士兵扬了扬手中连他都不认识的破羊皮纸说道,“领地刚逢劫难,但凡孔武有力者都要留在镇子里,组建民兵,由芬兰区的援军亲自训练,就向我们这样,你们就能成为英勇的战士了!”

    “我是要去城里买草药的行商,这些人按照佣兵契约并不归领主管理。”王乾说道,“而我本人这个模样了,你们觉得我能够训练吗?”

    “怎么就不能训练,别人能为什么你们不能,有伤就了不起吗?我们这些人哪个没伤的?”士兵冷哼道,“我告诉你,有我在,你们谁都别想走!”

    “这位勇士能否体谅体谅,毕竟我去进货也是为了捐赠给援军抗敌的。”王乾伸手掏出五枚金币,悄悄的递给了士兵。

    “看你伤这么重的样子,你是死了吧?”士兵拿着王乾的金币哼了一声,“既然要死了你们就赶紧把他扔墓地里去埋了吧!”

    “赶紧走。”王乾微微一笑,重新躺在了担架上,示意佣兵们尽快离开,贝加尔和年轻人也跟在后面,那士兵贪婪的盯向年轻人的黑色包裹,后者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打开包裹,里面是一个骨灰盒。

    “赶紧走!”这回是士兵说的。

    “少爷,要不要我回去杀了他们。”走出一段路之后,那个一直沉默的年轻人突然开口说道,吓的佣兵和贝加尔一惊。

    “不用,等地底怪物出来,他们一个也跑不掉。”王乾微微摇头,只觉得担架突然一顿,他仰着头看向那两个佣兵,“如果我说晚上怪物们会再次从那两个坑里出来,你们会不会再一次抛弃我,跑回去捍卫镇子?”

    佣兵们低下头,继续迈着步子向前走,等走了半里路,其中一个忍不住说道,“佣兵所得兄弟们起码要通知一下吧?”

    “如果你说了,我们都走不出去的。”王乾左右看着林地,“何况你们说出去谁信呢?要等着看吗?”

    “可是”

    “别说了,这是雇主的信息,如果你说出去,这就是出卖雇主的情报,就是叛徒。”前面的那个佣兵说道,“你看看担架上的少爷,现在之所以躺着,不就是因为我们的失职吗?”

    王乾默默的听着,感叹着乡下的佣兵还是朴实的,没有那种油滑似鬼的样子,

    “空气中弥漫着不详的味道。”王乾他们走了大约半个时辰,已经看不到梅克勒镇的影子,王乾估算了一下路程,再有半个时辰,他们就路过墓地了。

    “是啊,天都暗了。”行走的佣兵们抬起头来,只见天空中浮现了暗黄色的乌云,往往出现这种景象,都说明着这个地方不是大灾刚过,就是有灾难发生。

    “或许那些地底生物已经爬出地面了吧,我们再加快些脚步。”王乾坐起身来看向后面,以现在的速度,恐怕逃不了多远,希望镇子里的人能多支撑一段时间吧。

    空气中的气味儿越来越重,王乾隐约听到了厮杀与哭泣的声音,他微微摇晃着脑袋,大概是幻觉吧,他自己可没有天耳通。

    梅克勒镇子里,由于怕消息走漏,商办的督导没有告诉商人们事情的严重性,他们只商办对于集市的事情非常不满,打算断了这里的商路,于是虽然大包小裹的搬着,但都不是那么着急。

    直到商办的护卫再三催促,并表示沉重的物品不要带走时,他们才察觉可能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依然没有往最坏的方面去想,等他们驾驶着马车要出镇子被拦住时,才发现自己被禁足了。

    “领主召集令,危难时期,谁也不可以离开领地。”五十个士兵夹杂着几个牧师站在镇子口处拦截着说道,“否则视为叛国处理!”

    “一个男爵还没有这么大的权力,我商盟可从来没把你们这些贵族放在眼里。”督导冷哼着叫道,“护卫!”

    “唰!”

    五六十个护卫纷纷跑到车队前,与士兵们对峙,令对面的面色很不好。

    “如果有人阻拦,视为强盗处理!”督导下令,护卫们举刀向前开道。

    “我是圣壶教会的牧师,难道你们也认为我是强盗?”圣壶教会的牧师气的瞪着眼睛说道。

    “拦在商队面前,就是圣壶来了也得让开!”

    “你敢!”

    “准备战斗!”

    无数的绿皮地精从地下涌了出来,犹如石油井喷一般,他们爬到地面上后看到活物就砍,嘴里还发出哇哇的声音。

    首当其冲的就是堵在镇子门口的商队,就见后面的车队里的商人和眷属纷纷被绿皮砍死,刚刚还在对峙的护卫们立即冲向后面,然而战力并不比他们底多少的地精人数是他们的数十倍,护卫们根本挡不住这绿色洪流。

    “放我们过去!”督导看到后面要杀到眼前的地精头皮发麻,对拦在前面的士兵们大喊道。

    “不许后退,迎敌!”士兵们纷纷支起长枪,牧师们也举起法杖,前进后退都是死,会激起他们的战斗决心吧。

    “去你妈的。”督导大怒,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卷轴,直接扯开砸向了士兵堆里,让那完整列阵的士兵刹那间融入火焰之中,督导一蒙马眼,抽着马车就冲过了火焰,后面的马车赶紧跟上,呼啸而过的马车撞死了许多尚未烧死的士兵,剩下不在火焰范围内站在两边的士兵一阵愣神。

    刹那间的地精尾随跟上,与士兵们战斗在一起,然而没有了阵列的他们轻松的被地精们碾压,两个圣壶牧师刚刚凝聚了一个法术,就被地精歌喉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