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身边这个死灵法师是假的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八十九章 睡觉的时候要锁门
    国王的话的意思,总体就是太弱的人是活不下去的,而所有人对他的演说都有着自己的看法,学生们觉得就像家里所述的那样,爵位有限,只会给那些实力排前的人,老师们觉得这是在暗示王权之下的强者缺少,要对众多教会下手的征兆,院长以及得则认为这是为了人类的崛起,而王乾却觉得,这个国家欠收拾。

    至于国王为什么吃果果的讲着弱者必淘汰的理论,或许只有国王自己知道,是那些以人类为食的精灵异种,还是为传闻之中的大路合并做准备,位面压制之下人类也跟着退步了许多,就像你在十人的班级里排二十名,转到了四十人的班级里,在学习了一段时间之后,莫名其妙的还是二十名。

    所有大陆,就橡木大陆最差他作为国王还是有点逼数的,他代表了这片土地上人类的最顶端的一波,需要为这个团体谋划些什么。

    小国王讲完了他的理念之后,便在一众强者的护卫下离开了讲台,在要回向宫廷的马车上,他不经意的往王乾那边看了一眼,而王乾察觉到回头的时候,那小国王已经上了王室的马车。

    国王走后,典礼的气氛稍微缓和了一些,导师上台开始介绍学校规划的院系,偏门杂类,前一月并不分班,众人在广场上大课,入学一个月后自己选择有天赋的那一系。然后在到相关导师那报名,很合理的分配,但王乾总感觉是因为教学楼没建好的原因。

    正式开课在下周一开始,学院是封闭式的,平时不允许出去,这也是对新生的一众保护措施,王都这里,拐卖儿童和献祭恶魔的异教徒大有人在。

    学生们认认真真的听着导师的讲解,以及各种校园纪律,这才在期待中听到解散的声音,王乾看着连国王对这些事情都表示着,我每天事很多,建立学院都竭尽全力了,你们不要不识相的捣乱。就知道那起杀人是事件过去了。

    但别人或许很快就忘记,也对这件事没有影响,可王乾这边是不行的,地府和其他教派的微区别就在于,除了死后上神国,来世有福报之外,还有现世报这一说。

    王乾回到寝室,明显能感觉到信徒们的压抑,这件事可以这么过去,但如果长期的压抑长期的发生此类事情,他们就变成废物了。

    这种事情是需要解决的,没有关注信徒想法的神,不是一个成功的神。

    “明天你去买两把锋利的bs,还有硫磺,以及召唤恶魔用的黑猫骨头。”王乾对从戒指里面出来,在一旁当雕像的加里布尔说道,“周末的时候学校只有值班的魔法导师,巡逻并不会那么严,我会动手。”

    “大人要亲自动手?”加布力尔问道,“这种事情交给属下就行。”

    “学校里都是魔法老师,对于魔法波动非常敏感,我动手不会被发现。”王乾微微摇头说道,他虽然打算按照地府的方式去给予他们神罚,但依然不能暴露在学校面前,他们可以知道这件事是跟菲力克斯的人有关,但不能被现场抓到。

    “可是您这几年的苦练,也不过是搭到初级武士的边而已,如果有危险,臣去有个照应。”加里布尔想了想说道。

    “不用,真要到了我无法解决的时候,我还可以召唤。”王乾看着满屋子期待要跟神一起去战斗的信徒们,轻轻的说道。

    周末夜里,大风。

    “鸡鸣山一带以后就是我们的世界了。”小男孩强纳森对一众新手的小弟高声阔论道,“一切从魔法学院开始,学校里是可以组成社团的,我们鸡鸣山社团已经踩了那个商镇,下一步我们将打倒烈风社团,铜沙社团,最终打倒日曜社团,成为这个学院的最强者!”

    学校让学生们组成社团的本意是兴趣和学习方面的组织,到强纳森这里,直接成为帮派了。

    孩子们欢呼着,兴奋着,各种污言秽豪言壮语说了出来,趁着周末可以外出的时候,他们还偷偷的在酒馆买来了酒。

    “可是商镇那里的人有一个很厉害的家伙,他以后报复我们怎么办?”有胆小的学生问道。

    “你个胆小鬼!”强纳森闻言一巴掌扇了过去,“学校在练习场外是禁止使用魔法的,他刚一动手,不就被纪律导师抓到了,他们现在肯定不好过,没有魔法,和我们一样的年纪,而我们都是骑士见习生,你害怕他们吗?”

    鸡鸣山宿舍区的狂欢一直到半夜,直到他们喝的伶仃大醉,这场宴会才算结束,宿管此时已经将门早早的关上,然后埋头大睡了起来。

    宿舍里,一个同样喝醉倒在走廊里的孩子在半个小时之后缓缓的爬了起来,然后走向那些连门都忘记关的寝室中,他看着一个个熟睡的孩子,然后开始捂嘴,割喉。

    一个一个寝室的走着,那个身影杀绝了一个层宿舍的人,他停了下来喘了口气,然后将那个早已醒来,却被封住嘴巴的强纳森拽到洗手间里,那里不知道何时放着一根直立的木棍,四个墙角分别放着一具被挖掉眼睛的尸体。

    强纳森在来到洗手间的时候就已经被吓的尿裤子了,他想大声求饶或呼救,然而嘴被这种东西封的太死,根本挣脱不开。

    “现在的孩子就是不听劝,召唤恶魔邪灵之类的东西会给自己带来灾难的。”王乾看着抖动成筛字的强纳森说道,“强纳森艾德思,子爵长子,父亲为伯爵府贵族,鸡鸣山伯爵的侍卫长,同时监管最富饶的十座矿山。”

    “呜呜”强纳森瞪大了眼睛,这是威胁自己要赎金吗?我要不要给他?他知道父亲的身份,应该害怕吧,我是不是应该把表情弄的凶狠一点?

    “一个简单又真实的魔法阵,但可惜,好像召唤不出来。”王乾看着突然露出一副凶狠模样的强纳森笑了笑,用血液画了一个逆五芒星阵,又摆上了召唤恶魔的祭品,他认真的布置着,“被恶魔杀死,完全是因为你们半夜睡觉不关门啊。”

    此时反应过来的强纳森怎么不知道王乾是在布置凶杀现场,证据劣质不劣质他不知道,但完全可以给那些无法抓到真凶的导师一个结案的借口,这一刻他真希望那魔法阵里能够蹦出个什么出来,他甚至心里默念了一段召唤恶魔的咒语,但可惜真如王乾所说的一样,没有用。

    强纳森这一刻是紧张的,看着周围的尸体他会害怕,但一想到自己要变成这样他就开始恐惧了,如果他的嘴巴没有被封此时他一定会求饶,但现在他只能如同虫子一般开始蠕动逃离,然后被王乾一把抓了起来。

    “血腥味儿会慢慢传到楼下的宿管那里,我们要抓紧时间。”王乾拍了拍强纳森的肩膀,仿佛在安慰他,“结束的时间,取决于你的意志。”

    强纳森这一刻感觉到恐怖到了心底,即将再一次失禁,只见王乾将他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随后举起挣扎的强纳森,让他缓缓的坐在那根棍子上,然后人体自然下落。

    强大的痛感从强纳森的腚部传来,撕裂和穿透的疼痛让他半茫然半清晰的感觉到,随后他便感觉到突然起来的无法忍受疼痛,整个人都变成了一只红虾米。

    “天啊,我只是想要出人头地,为什么要如此对待我!”强纳森在内心呐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