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身边这个死灵法师是假的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二十九章 长老,你怎么把那傻子杀了?
    “核心还在,大长老是否在考虑一下。”那老者身旁的教徒惊慌的求情道,“教徒再招就是,而她这么完美的试验品,杀了太可惜了。”

    “教会明确规定,研究员在实验期间是禁止和试验品snn的。”大长老冷冷的看着那年轻的教徒,见他那不敢对视自己,却又想要坚持的表情,微微叹了一口气,“她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不用我去说,许多事你知道但你又假装不知道,但无论如何,她背叛了教会,再完美也没有用的。”

    大长老说完便不在理会那位天赋顶尖的研究员,随后对回过头来的高阶圣堂武士抬了抬下巴。

    高阶圣堂武士表示了解,他走下台阶,将手中的短矛轮了一个圆圈,随后猛的划过俏寡妇的头顶,闪出一道电光向大殿一旁的角落里投去,速度快的足矣撕裂空气。

    “滋”

    同样一道红色光束已极快的速度从那拱形花纹的走廊石柱后面射出,正好撞击在短矛上,那短矛顶着红色光束向前推进了一段距离,随后蹦的一声,被那光束弹飞了出去,那光束余威不减,直射到邪教徒的人群中,邪教徒们见状立即躲闪跳跃,避开了那红色光束和身后崩离爆裂的石像碎块。

    碎石滚动停歇,一众教徒扭头看向之前站立的地方,只见阶梯上的自由女神像只剩下了半身蛇尾,纷纷愤怒的瞪向角落里走出的那个人影。

    “辛苦了。”俏寡妇看到王乾出现的身影,羞红的一笑,那令人怜惜的动作和精致的面容,让王乾感觉看到了爱情一般。

    “没什么。”王乾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对她笑着说道,“有段通道是要靠爬的。”

    “轰!”

    寡妇还要说话,就见一道红光吞噬了自己,然后挟裹着一起向了角落,竟然是那大长老亲自出手。

    他缓缓的放下手中的法杖,查看着远处燃烧的一片火红,只见两个身影从火焰中踏了出来,一个被烧成了焦炭,而另一个却完好无损。

    “元素免疫?”大长老看着那毫发无损的王乾以及那不断长出花朵绿叶的黑色骷髅,狠狠的瞪了一眼身边欣喜若狂,不断发出她是完美的声音的年轻研究员,再次挥动法杖。

    王乾看向身边这个浑身长满花朵的骷髅眉头跳动了一下,微微的举起自己的手臂对准了那大长老,以至于上他心生顾忌,然后他就看到那些站在一堆的邪教徒们纷纷举起了法杖,自然界的元素在地宫里开始飞速的集结。

    “护驾!”王乾高喊了句,发动了魔晶炮,尚不知是否打到对面的时候脚下突然一陷,身前的黑石板也被冲出的泥土轰的粉碎,王乾连续的魔晶炮发射只能将那石土浪花打出一个空洞,随即复原的石土浪花就将他完全埋葬。

    “他死了吧?”大长老一方,那些邪教徒收回了合力释放挡在大长老面前的七彩盾牌,中了一击高级魔法,即便是他们都不保证能爬出来。

    “安娜塔西亚跟他一起被埋入地下了。”年轻的研究员说了一句。

    “拿禁锢矛!”大长老闻言高喊一声,那个闯进来的外人不重要,自己家研究出来的东西才是棘手的,只见身后的邪教徒们纷纷反映过来,他们纷纷跑了过去,拔起地上之前钉住寡妇的短矛,随后开始在掩埋王乾的位置四周钉了下去,随后飞快的念动着封禁咒语。

    “感觉魔力要消失一般。”王乾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寡妇,这个时候她可一点美感都没有,整个人体包括脸部都是内脏组织和肌肉,她在缓缓复原,但是这个速度随着商盟的咒语响起之后便开始缓慢起来,然后逐渐终止。

    “我们要在这里长眠了。”寡妇的声带还没有生长完全,那声音嘶哑的犹如漏风的鼓风机。

    “我想我还可以挣扎一下。”王乾的右臂向后抬去,顶在了那藤条编制的棺材盖上,寡妇见此意念移动,将藤条向两边分开了一些,露出了外面的泥土碎石。

    “嘭!”

    地面一声闷响,一个邪教徒连带他身前的短矛被击飞了出去,那透地而出的光束直接将他在半空中肢解,掉在地上的时候已经被翻滚伤害扯成了几块。

    “嘭!”邪教徒们警惕的看着地底,飞快的念动咒语,结果又一位倒霉鬼被蹦飞了出去,这回他们连咒语都不念了,纷纷向四周散去,远处观望的大长老已经举起了法杖,他要给地底的外来者来一发毁灭打击。

    晦涩的咒语已经念出,恐怖的元素力量在他的法杖前飞速集结,明亮的光辉已经闪耀,一众邪教徒满脸钦佩的看向他们的大长老,他所施展的并非禁咒,却足矣让任何一个人消失在天地间,因为那是神术啊。

    “啊啊!!”一声刺耳的哀嚎极不协调的出现在带有古韵的咒语声中,直接打断了大长老的节奏,他脸色潮红,鼻腔里发出一声闷哼,整个咒语戛然而止,他像继续完成法术,但是伴随着那两声啊啊,他突然找不到调了。

    地宫内一阵沉默,火把在感受到恐怖元素散去之后恢复了正常,不在随风摆动,半晌,脸色有些发白的大长老扭过头看去,只见地宫的门口,不知道何时站着一个幽灵,他一身破烂的装扮,看那表情和眼神,似乎还是个智障。

    “这是幽灵?”大长老问道,也就是他,换成别人这时候基本上魔力反噬自爆了。

    “看着有些眼熟啊。”

    “这不就是我们杀死的那个傻子,早先这里是木屋的时候。”一个资深的邪教徒认出来说道,他说这话微微有些惊慌,一个幽灵并不能把他们这二十多人怎么样,但是它的身份特殊,或者可以说他代表的东西特殊。

    “他是扭曲之路的起点,也是回归的终点。”另一个邪教徒也似乎想起了他们离开大本营,准备研究另一种自由时接到的最后一段神谕。

    大长老知道他们想起了什么,也知道那是什么,他抬起法杖向那呆泻看着他们的幽灵一指,那幽灵瞬间被大长老的瞬发魔法打的灰飞烟灭。

    “大长老!”其他教徒满脸震惊的看向他,但大长老并没有觉得自己做得不对,他是女神的信徒,自然相信女神的神谕,他这么做,不过是为自己取得一片生机罢了,没有了终点,女神的神谕也不好使,他大长老说的!

    “您难道忘记了当初我们杀死他是用他干什么来了吗?”其他人看到大长老犯了个致命错误之后竟然一脸的自豪,“那傻子不是我们用来压制恶灵的吗!”

    “他们都是被我们杀死的,应该不敢吧。”大长老的脸上阴晴不定,这几十年地宫除了祭祀给女神的,可是没有一个怨灵啊。

    此时地宫们外,王乾手下的十个信徒正端着黑色弩弓,打算试探性的往里面冲,虽然讲道理他们这十个人连里面的任何一个人都打不过,但是他们手里有秘密教徒阴差的制式武器,猎神弩。

    这都是王乾从他们手里借来的,装备给他们用的,虽然名字起的夸张一些,但是威力绝对不俗,不管是弩身上还是弩箭箭头上,都用特殊材料雕刻了一些禁忌符咒,比那种叫做符文的东西都厉害的多。

    “那老头可以瞬发魔法,其他邪教徒估计也达到了瞬发的可能,一会儿我们五个出去用魔法给他们吸引注意力,你们就趁机射击!”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