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身边这个死灵法师是假的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三十章 死在这里的无主冤魂
    大长老不会相信一个傻子会带来什么严重后果,它出现的太突然了,自己吟唱咒语时打断自己,不杀它,对不起自己的气血翻腾,于是面对教徒们的质疑,大长老觉得应该说两句能证明自己做的对的话来,不然他会觉得心里很不痛快。

    地宫口,要冲出去当闪光点的信徒突然停下了脚步,他回头满脸震惊的看着其他信徒,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大哥,神还等着救驾,再拖一会儿在闷死在地底。”后面那几个信徒看那孩子露出了中二般的表情,开口提醒道,“如果您没把握的话,我去吸引对方注意力。”

    “瞎说什么呢?我们可都是在神邸面前发过誓的!”那大哥闻言脸色一抽,随后教训道,“你们虽然修行都很努力,但感应这块还是要加强的,你们没发现我们布置的法阵有反应了吗?”一众信徒闻言微微一眼,随后猛然睁开,还真是!

    宫殿甬道的入口处,只见一处用血字涂抹的阵法正在发着红光,两边阴暗处堆积的小纸片也都自发的旋转起来,只见地宫西区的尽头发出了阵阵鬼哭狼嚎的声音,随后无数怨灵犹如蜻蜓一般瞬间占据了整个空间,任由那阵法上的光芒将自己摄入进去。

    阵法的红光散尽,荒废,旋转的小纸人开始燃烧成灰,没有了吸引力的阵法上徘徊的怨灵们转悠了两圈,随后嗷的一声,唰唰唰的向地宫深处涌去,而在它们离开的不大的时刻,甬道里突然刮起一阵阴风,伴随着一阵烧纸味儿,一队衣着各异的纸人出现在甬道入口那里,跟着冤魂消失的地界冲去。

    “贴符!”地宫口,听到后面的鬼叫声并感受到滔天怨气的信徒大哥立马吩咐道,外道法术就是有这一点不好,没有被掌控却引来的邪祟,很容易妨主。

    清风拂过面,冻僵半边脸,有着辟邪符箓护身的信徒们贴身爬在地上,防止阻挡那些冲锋而来的冤魂,看到这如同那个厂家清库存般的滔天冤魂,信徒们下意识的屏住呼吸,生怕被它们发现。

    与教徒们辩论了两句的大长老时刻盯着被掩盖的地底,然而那里没爬出人来,倒是地宫入口处出现了情况,信徒们入眼望去,好家伙,这些年杀死的那些羔羊的灵魂这是全来了吧。

    “真想不到一个傻子的灵魂既然能压制这么多东西,是怨灵的领地性质吗?”大长老呵了一声说道,“有时间真想研究一下亡灵的生存形态。”

    随着大长老的话落,他便举起了自己的法杖,一团团火球被瞬发了出去,也许是天道不公,这个邪教头子在发现火球的作用不高后竟然可以释放光明系法术,立马就看到一片片的冤魂消融,信徒们看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大长老崇拜不已,年轻的研究员更是高喊了一声大长老威武,于是地宫里的怨灵攻势微微一顿,然后就看到幽灵团里面分出一群冤魂向其他人袭击过去。

    “你是想试验幽灵聋不聋吗?”邪教徒们纷纷举起法杖反抗着,有瞬发魔法不是火系的魔法师恨透了那研究员,如果不是他很有价值的话,他们绝对会让这个多嘴的人当场去世。

    “就凭它们能被那傻子压制下去,就知道它们没有多大的本事。”从刚一开始的紧张到现在的轻松割草,教徒们完全放下新来,他们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憎恨,但是即使对面的怨灵都要气哭了,也无法对他们产生威胁,瞬发火焰的这种魔法,他一直释放都不带迟到早退的。

    “没有入阶的幽灵哪怕再多也不过是数量啊。”信徒们趴在门口处看着,现在地宫里完全是邪教徒的表演,这种程度的冤魂一冲进去就被魔法打的魂飞魄散,根本无法作为作为他们的掩护,只能说这些到死成功成为冤魂的家伙还真是可怜。

    一声鸣鞭声响起,阴风席卷的更盛了一些,信徒们回过头去,就见大队的纸人人马到了,看着它们踏来的脚步,信徒们纷纷向两边让开,谁知道这些邪祟在出来的时候会不会顺便反噬一回,好在阵法的运作程序还在,那些纸人们并没有搭理他们,旗手直接冲入的地宫之中随后站在地宫大门的两旁,旗手之后的骑兵队开始向被冤魂围困的魔法师冲锋,即使它们与纸人的法术结合,一些骨子里的东西还是有印象的,本能的对那些魔法师有着恨意。

    “敢在太后寝宫闹事,这些洋人真是胆大包天!”骑兵纸人威猛的冲锋着,并且口中大呼小叫,击杀冤魂的大长老看到新敌人出现之后,腾出手来向那骑兵一指,顿时灰飞烟灭。

    大长老的手段瞬间就将拥挤着进入地宫的后方步兵镇住,它们微微的向后退去,口中齐齐发出声音,“洋人势大,若不我们撤退吧。”

    那些纸人说完突然将目光盯向两旁的信徒,目光好不友善,信徒们心中微微一突,这些邪祟要反噬吗?

    “天有三奇日月星,通天透地鬼神惊。。”看着这些纸人露出诡异的笑容向他们走来,信徒们立即念动驱鬼咒,只见它们行走过来的步伐开始变得缓慢。

    那些纸人们想挣脱咒语杀死这些信徒,但仿造的降临到底抵不过它们灵魂深处的仇恨,纸人的面目扭曲,有一些甚至开始冒气烟来,终于在几只纸人嘭的一声化为灰烬之后,它们才停止了反噬。

    “那些人不是洋大人,而是义和团的乱民!”纸人们纷纷扭头,看向那些施展法术的邪教徒,双眼开始愤恨,“太后可是下过镇压的命令的!”

    “杀乱民!”

    一时间,滔天的怨气压制了那阵法带来的邪气,邪祟们再次向大长老们发动了冲锋。

    步兵分散的向邪教徒们冲去,身后一排排弓箭手纸人射着阴风箭,火n营更是提n射击,最后那几十只纸人更是推出两座加特林,开始对那些邪教徒扫射。

    “注意防御!”大长老看到重新冲过来的纸片子,开口对那些邪教徒说道,这些东西的干扰在冤魂群内被无限扩大,几个超凡的核心人员竟然被他们干扰后让冤魂撕扯了个粉碎。

    局势在邪教徒死掉五个人后被稳定下来,带有魔法防御的邪教徒依然从容的清理着那些冤魂,腾出手来甚至能远程打击一下纸人,王乾的信徒们看到纸人们战斗力低下和不堪一击的模样,悄悄的混进了他们的队伍中,并扣动自己手中的扳机。

    邪教徒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明明护盾还在,但身上却插着弩箭,有些射中腹部要害的直接死亡,即使那些重伤的,也失去了战斗力,短短的几个呼吸只见,那些邪教徒竟然比之前冤魂肆虐纸人冲锋的大场面中牺牲的还大,大长老看到次数肝胆欲裂,他声呼喊着想我靠拢,随后在身边人的掩护下,开始念动咒语。

    能让他念动咒语的都是高级法术,大长老要一波解决了这些冤魂厉鬼。

    “你们赶紧撤退,这是高级魔法的波动。”两台加特林旁,那个指挥的纸人向信徒们说道,弄的信徒们微微一愣,那纸人看到他们这个样子无奈的笑了笑,指向那咒语越念越快的大长老,“那些冤魂都没有傻子的本事,根本无法用哀嚎打断他的咒语,而他们也不是真的洋人和义和团,我们也不是真的清兵营,只是死在他们手下的无主冤魂。”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