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身边这个死灵法师是假的 > 章节目录 第五百八十一章 这话说的赶独立宣言了
    “这三个人被踢了出来,说明伯爵已经现他们了,而他们没有就此离开,而是跟着我们,那代表他们探索的信息早就传递出去了。”

    下午时分,王乾的城防队开始扫街,诺亚跟在王乾的身边说道,“无论是王都的援军还是他们的人早晚都会来的,我们光清理城市是没有用的,这阶段我们需要尽量扶持一个属于我们的势力,才能在未来占据一席之地。”

    “你有什么意见?”王乾看着诺亚问道,显然诺尔跟他说了很多事情。

    “大地女神教会附庸的丰收教会就不错。”诺亚看着和里面邪教徒争吵的城防兵们说道,“他们时常布施贫民,而且相对中立,整个鸡鸣山,能向他们这样存活的已经很少了。”

    “嗯,不错。”王乾看着那些被邪教徒用绳子拴住,当奴隶一样驱使的神职人员说了一句。

    此时兰尔森和占领丰收教会的邪教徒已经从争吵演变成了殴打,伴随着一阵惊呼就成了流血事件,兰尔森领着士兵们在一顿狂砍之下冲进了教堂,但随着里面的几声惨叫,骑士和他的士兵们又飞快的退了出来。

    “伯爵已经和我们签订了协议,传教合法化,你想上绞刑架吗骑士?”穿着暗绿色教袍的主教在几个祭祀的簇拥下走出了丰收教堂,对着兰尔森愤怒的说道,尤其在其看到教堂外倒在地上的六七个教徒,主教瞬间红了眼睛,铿锵有力的用古语吟唱起咒文来。

    绿色的狂草不断的在青石板下生长,瞬间到达可以缠绕人的模样,骑士狼狈的捂着头盔领着鞋都跑掉的士兵们退到王乾身边,看着不断向这边扩充的野草大口的喘息着。

    “那佣兵是说有一批铠甲被运送到了这里吧?”王乾推开了骑士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向诺亚问道。

    “是的大人,由于无尽之草占据的丰收教会比较坚固,所以附近的邪教徒都会把从贵族家搜来的传承铠甲运送到这里寄存。”诺亚说道。

    “有铠甲那还犹豫什么,上啊!”王乾对着有些紧张的兰尔森和一众城防兵说道,“书上不是说你们这些封臣很暴躁的吗?靠!那个剑士,你去!”

    大剑士被点名眉头皱了一下,随后轻蔑的看了一眼那些城防兵,整个人化作一阵狂风向那布满三尺高的绿草冲去,两个城防兵见被大剑士鄙视了,举着手中的刀就跟着冲了过去,兰尔森想要拦都没拦住。

    那叫嚷的主教和祭祀们见大剑士过来全都开始念着咒文,然而只是刚起了个头,劲风就已经扑倒了自己的面前。

    丰收教会前,几个士兵用刀狂砍着催生的野草,半晌才从里面拽出被裹在里面的两位勇士,他们剧烈的咳嗽着,不时还能从嘴里拽出一条草叶,救人的士兵们哈哈大笑的嘲讽他们,你们两个上去是打算用嘴把那邪教徒召唤的狂草都吃光以此来打败他们吗?

    丰收教会里不时的走出搬运铠甲的原丰收教会信徒和城防兵,他们脚踩着无尽之草的教徒残骸,将铠甲和兵器搬运到王乾身旁的空地上。

    “下一次战斗我不会出手。”大剑士抿了抿脚上的血迹,站在一旁对王乾说道,他跟着城防兵只不过是看热闹的。

    “这个主意不错,你们三人轮番上场。”王乾点点头,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瓶初级体力药剂递给了大剑士,“辛苦了。”

    大剑士看了眼那瓶土黄色的药剂,嘴角动了动,随后默默的收了起来。

    见一众人将所有的铠甲都搬了出来,并且露出贪婪的目光,王乾示意他们可以挑选自己的铠甲和武器了,这一大堆城防兵立马高呼着蜂拥而上,扑向早已中意的铠甲,从头盔到胸甲腹甲链甲开始往自己身上招呼着,更有身体强壮的城防兵丧心病狂的往板甲里面钻,丝毫也不去想能不能带的动。

    如同菜市场般热闹的人群旁,王乾招呼了丰收教会残存的那些苦力,不,神职人员,他拿出一张厚厚的工作记录,然后示意他们在上面盖上印章。

    神职人员忐忑的走上前去,看到是某日某月城防队归还收复的丰收教堂并承诺提供保护,如有持此记录者,请贵教会给予最大的帮助后松了一口气,连忙让人去取已经不知道在哪垫桌腿的印章。

    现如今的城内光天化日下施展暴力是没人敢管的,但是被施暴对象是邪教徒就不一样了,尤其是那些将收集资产存放在丰收教会的邪教徒,他们这些东西也不是他们的,这都是要上缴到领主教会那里的。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大街上看热闹的平民们就全部被一阵冷风惊走了,街道上推车的贩飞快的收拾物品离开,几家开业的店铺也飞快的落下门窗,天空之中仿佛有阴云向这边飘来,不多的时候,丰收教会广场四周的路口便涌出来一大堆人群,他们分成一波一波的,显然是各各教会,兰尔森见此微微的攥紧双手剑,他抬头看了眼周围的阁楼屋顶,那里也站满了黑压压的人群。

    “非法聚众是违反鸡鸣山法律的,你们是想被关进地牢里吗?”王乾看着眼前的丰收教会神职人员瑟瑟抖的在自己的记录书上盖了印章后用恳求的眼神看着他,示意他回教堂里去吧,那神职人员连忙鞠躬感谢,随后领着一帮神职人员飞快的穿过开始枯萎的杂草,然后跑进教堂里并将门关上了。

    “这些该死的家伙!”兰尔森看到对方的动作生气的骂道,这么多邪教徒,只有依守教堂才有胜算的。

    “我们进驻鸡鸣山是有尼尔森伯爵的认可的。”就在这时,一个苍老又厚重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犹如立体环绕的效果,令人听不出真正的方向,“你出来与我们作对,伯爵想违约吗?”

    “这并非针对诸位,两者并没有冲突。”王乾抬头看了看天,随后盯向北方的一个位置,微笑着说道,“宗教合法化依然存在,但是我所管的是治安。”

    周围的邪教徒闻言一阵懵逼,这说的是什么屁话,邪教徒不搞事情那还是邪教徒吗?你让一群混乱邪恶阵营的人要社会秩序安宁,还说不是针对他们?

    “你们传教什么的我不干涉,哪怕你们的教义是往圣壶里面尿尿,这是你们的宗教自由。”王乾开口说道,同时眉头微微一跳,莫名的从身后感觉到很强的杀意,不过他一哆嗦就忽略了,“但同样,城内的治安不能乱,流血事件敲诈勒索诽谤杀人叛乱都是禁止生的。”

    “伯爵给了你们传教的合法权,但是却没让你犯法。”王乾见周围的邪教徒沉默,补充了一句,“在这座城里,无论是人类的国王还是宗教的神邸,犯了法我一样抓他。”

    王乾的话音一落,就将身后的城防兵们彻底折服了,那三个高手也是瞪大了眼睛,他怎么这么能说大话呢?是谁给了他这样的勇气,难道是他们三个?

    “对面的城防队长不会是自由女神教的人吧?”邪教徒的人群中也声的议论着,“这说话的语气赶上独立宣言了。”

    “别瞎说,他们只是向往自由又不是疯子,心被他们听到。”有邪教徒劝说道。

    “那么请问无尽之草教会触犯了什么法律?”那个声音继续环绕立体的说道,压下了教徒们的议论声,“为什么我看到的却是你们强取豪夺,盗取教会的资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