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身边这个死灵法师是假的 > 章节目录 第六百零八章 阿蒂芬孙石像
    王乾用过午餐之后,跟走出来监工的主教打了声招呼,便出去巡逻了。

    其实这么大一片森林如果要全部搜寻是搜寻不过来的,即使王乾召唤了百十只捉刀纸人,撒在这茂密的森林里也不过是很的一波。

    “大人,前面有血迹。”前方的捉刀纸人回复道。

    王乾领着阴差们走过去,只见地上有着一片干涸的血迹,两旁的大树上还有剐蹭过的碎肉,于是问向一众纸人,“现尸体没有?”

    “没有。”那纸人禀报道,“十里之内如果有死气的话我会感应到。”

    “看来他们是退远了。”王乾点点头,他们来得正是昨天精灵进攻的方向,又王乾行了十里,依然没有收获,王乾伸手一招,让捉刀纸人们分左右进行侦查,他们原路返回去营地的后面,当路过营地的时候王乾远远的就能看到几座过木墙高度的箭塔被耸立了起来,他朝上面的持弓的佣兵打了下招呼,随后奔着后方过去。

    敌人是从前面来的,营地的后方并没有被他们深入,他们走了十多里便遇到了在外面设点的巡逻佣兵,那佣兵见到是从前哨方向过来巡逻的,便告诉他们前面不用巡逻了,那里是猴子的地盘。

    “昨日那些精灵就是利用猴子攻打前哨的,我打算把那些猴子处理掉。”王乾谢绝了他的好意,领着阴差们向猴子的守卫之地走去,佣兵见那风萧萧兮的背影微微摇头,在森林里那些灵活的家伙可不是那么好杀的。

    王乾他们向前走着,附近的开始出现唧唧叽的猴子啼叫声,甚至有一只捕捉到怪鸟的猴子见到王乾他们之后开始跟随,一直用那表情严肃的脸盯着他们背后看。

    一只,两只,随着它们啼叫声的变化,越来越多的猴子开始向王乾的队伍附近聚集,那树枝的嘎吱声不断,当王乾走到阿蒂芬孙的雕像面前只,四外圈的树木上已经蹲坐了一圈的猴子,就仿佛老师遇到分身后的鸣人那个场面,那些猴子面目严肃的紧盯着王乾走过雕像,正期盼着他离开的时候,王乾回头打了一颗骨牙钉在了石像的脸上。

    “叮!”

    王乾看着那被弹飞的骨牙,微微摇头,这石像还真是结实啊,但王乾的遗憾在猴子那边可是无法饶恕的亵渎大罪,那一弹就好比用铅球砸在它们的蛋上一样,瞬间愤怒的声音响彻整个森林。

    如雨落一般的猴子从天而降,集体的意志累加形成了能量光辉,那光辉在猴子的身上潇潇流转,散着类似斗气的波动,然而王乾一众却视若无睹,纹丝不动,任由猴子们将那一片树林砸的支离破碎,土荡烟扬。

    尘埃未落,一道巨大的黑色身影从地底钻出,正是那腐蚀巨鲲,只见那巨鲲仿佛出海般一冲一跃,瞬间砸向无数猴群的森林,刹那间浪花席卷,树木倒塌。

    巨大的冲击力将弥漫的尘埃吹灭,露出了王乾一众人的身影,只见近百只猴子死在了他们的身边,而他们的背后,两只巨大的玄阴鬼手正在狠狠的挤压着那群爆能量的猴子,随着王乾的转身,那些勉强抵挡的猴子被鬼手压的粉碎。

    “嗷!”

    猴子们彻底疯狂了,它们踏着同伴的尸体冲锋着,每一次跃起都看到了将对手撕碎的希望,但却又偏偏被瞬间出现的影刃将身体斩断,摔倒在尸堆中成为同伴的葬品,即使还有大群猴子曲线攻击,但仍旧敌不过那些不想浪费弩箭,手持唐刀的阴差。

    战斗一直在持续着,猴子们悲鸣不断,不停的进攻着王乾一众,王乾都被这样拼命送死的精神感动了,但立场不同,也就只能将它们当成偏执的疯子了。

    伴随着脚踩落叶的沙沙声,两队捉刀纸人从左右加入了战团,猴子们的数量开始急剧的减少,直到最后一只受伤未死的猴子想从尸堆上爬起来,却最终被弩弓射中脑门后,这场战争才真正的结束。

    “物种的领地意识还真是强啊。”王乾感慨了一句,看向两边的捉刀纸人,问道,“那边什么情况?”

    “左右都有猴群,处理掉之后没有其他现。”纸人们回答道,“另外猴子肉不好吃。”

    “你怎么能确认是猴子呢,没准是恐怖直立猿也说不定的。”王乾淡淡的说道,“那面具你们也咬的动?”

    “当脆骨吃,感觉就不一样了。”捉刀纸人咧嘴笑道,“我们留下一个没吃,削下来做了面具,大人你看怎么样?”

    那纸人说完,就将面具带在了脸上,身旁散站着的捉刀纸人们也跟着把面具带上在脸上,然后这些面目严肃的纸人便抽出刀来向王乾他们斩去。

    “能控制灵魂吗?”看着气势汹汹的面具纸人,王乾淡淡的说道,身边的阴差已经将唐刀横在胸口,就等待它们的第一次冲击,结果这些捉刀纸人围了上来后又将那严肃的面具摘了下来,“怎么样大人,是不是很有气势啊?”

    王乾没有说话,他眉头微微一皱,随后看向远处的石像,只见那无比坚硬的石像已经没入在黑水中近半,竟然是底座被腐蚀后栽倒在地上,又被残余的黑水腐蚀整个部分,王乾走了过去,伸腿将那半瓢扣在地上的石像翻了过来,便看到了里面的乾坤所在。

    石像是中空的,里面的空间镶嵌了一具猴子干尸,那猴子身上布满了铁钉,连通在石像内壁,他那面具模样的头已经被黑水腐烂掉半个,唯独手中紧抱的一块石头完好无损。

    “它应该是活着的时候被人用铁钉贯穿,保持着捧着石块的姿势后被浇灌上类似水泥的石浆封住,禁锢其灵魂用来吸引操控其他血脉传承者。”阴差看着那扭曲的尸体说道过,“那种面相应该是族群的一种诅咒,它应该是巫师一类的存在,可以操控着族群中的其他相同面孔的猴子。”

    “阿蒂芬孙么,强大又脆弱着。”王乾自语道,好在黑水腐蚀了它的脑子,刚刚那些捉刀纸人可不是在表演,看到纸人们开始围着那具无头干尸想要拿它捧着的石头,王乾有些气愤的说道,“再让我看见你们玩来路不明的东西,我就让你们去地狱里陪火蛇玩。”

    “不敢了大人。”纸人们悻悻的收了手让到一边,那脸上画着的眉眼嘴鼻笑的那个叫假,王乾正打算回营,结果不经意间的再次看了眼干尸手中的石头,脚步突然一顿,随后就走了过去。

    “大人不能碰来路不明的东西啊。”那干尸身边的纸人下意识的就要拦住王乾,结果被王乾一脚踹到了一边。

    “滚一边去。”王乾骂了一句,随后指向那些纸人,“把你们手中的面具都给我扔了!”

    一众纸人闻言手臂微微一抖,然后不舍的将面具扔到了脚下,紧接着一顿踹,将那些面具踹碎,看向王乾弯腰,忍住了要说用点蜡烛吗?的冲动。

    这时王乾已经将干尸手中的石块拿到了手里,他仔细的端详了一下,把看土撸卡看成了多边形,随后转身对阴差们说道,“这是那道门上其中一个缺口的形状。”

    “这阿蒂芬孙守卫的竟然是那本魔法书,原本还以为是那些邪教徒用来守卫大本营的。”阴差们闻言微微一愣,随后恍然大悟的说道,“其实都一样。”

    王乾点点头,看来那主教想破解大门的方法是很难了,他将石头收入空间戒指,随后一团腐蚀液体毁掉了石像,对众手下道,“走,去其他石像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