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变身女武帝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青莲身红莲体
    “看来还是需要找到那位一号啊,这几个都是听命的炮灰,居然什么信息都不知道。”

    独古月将三位三位杀手的灵魂吞噬之后,便如同处理那个五号一般,再次烧了这三具尸体。

    不过令独古月郁闷的是,到这里,线索便断了,想要继续查下去,就必须要先查一下醉云酒楼的幕后老板,不过难保连整个醉云酒楼都被当成了弃子。

    独古月有些郁闷,还以为能解决这档子事呢,谁知道这人只是扔出来几只炮灰试探自己。

    但想必一下子死掉四名武君境的银牌杀手,那个一号跟与血鸦勾结的人,在没有确切把握杀死自己之前,也该消停一段时间了吧。

    “哎!”

    独古月怀着满腔的郁闷向洛王武院回去,以后只能每日推算一遍天心的吉凶了,不然吃个饭都不安心。

    等独古月回到洛王武院后,一下子愣住了,因为萧刀王、乞丐老人、萧正太、天心,还有钟院长,此时都聚集在自己的宅院,好像就是聚集在这里等自己回来一样。

    而之后天心开口说的一句话,就更是直接印证了独古月的这个猜测。

    “师父,钟院长和萧叔叔他们都在等你。”

    独古月揉揉太阳穴,真想不通为什么一向怕生的天心会这么快就能做到一口一个萧叔叔地叫。

    看了看萧刀王的精致正太儿子,更苦恼了,难道这就是颜值的力量么?

    不过令独古月感到安心的是,天心此时的死劫已经过去了,就是不知道是自己解决四个银牌杀手的原因,还是此时有三位武王聚集在此的原因。

    独古月进来后,萧刀王便自觉地自己的儿子和天心一起离开了房间。

    这时,乞丐老人率先开口说话了:“独女娃儿,其实我就是十年前失踪的逍遥王,想必你也猜到了,我并不是失踪,而是被陷害的。”

    “打住。”独古月听完这句话,就赶忙叫停了乞丐老人。

    独古月现在对王都的这点破事还是一知半解,又怎么可能认识逍遥王是谁,武院藏书阁里的书籍中又没记载。

    于是独古月便对乞丐老人说道:“你先把这王都的局势给我说清楚吧,我是乡下来的,都给我介绍介绍,不然你说的再多,我听了也是一知半解。”

    乞丐老人虽然有些郁闷说话被打断,但听到独古月的要求,也还是应允了,开始缓缓讲述这洛克王国从十年前到现在的局势变化,之后又讲述了起来自己来到洛克王国后到现在的遭遇。

    话里话外的意思,无不是悲壮和内疚,以及悔恨和怒火,并且把有人针对独古月的责任都揽到了自己身上。

    独古月听了之后,也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萧刀王会去找他用了那么长时间,原来是被他徒弟的人给带走了,萧刀王找了好长时间,才找到他,最后还跟他徒弟打了一架。

    独古月有些同情地拍了拍乞丐老人的肩膀,安慰道:“这不是你的过错,要怪,也只能怪你当初识人不明吧。”

    乞丐老人,不,应该说逍遥王程鑫,惨然一笑后,还是向独古月道了声歉。

    独古月心情大好,倒不是因为逍遥王程鑫的道歉,而是现在终于弄明白谁是幕后针对自己的人了。

    摆在眼前的强大敌人并不可怕,只要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再努力些,总有能打死的一天,可怕的永远是未知。

    独古月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便从自己空间戒指中取出了那枚代表着银牌杀手的银牌,向逍遥王程鑫和钟院长问道:“你们说这陈世元是专门请血鸦来对付我的,还是他们早就有所勾结?”

    独古月问完这个问题后,程鑫和钟院长的眉头也都皱在了一起,毕竟这有可能是事关整个洛克王国的事情。

    要仅仅只是针对独古月请来的杀手还好,但若是要有勾结,那按照陈世元这十年大肆扩建势力的行为,恐怕图谋不,有可能就连谋害程鑫也是其中的一环也说不定。

    独古月虽然智慧只能算普通,阅历更是比不上逍遥王程鑫和武王钟离,但她不会因为担忧洛克王国而一叶障目,她能将自己从洛克王国这个大圈子里拿出来,清晰地分析能想到的每一件事。

    独古月向还在愁眉的程鑫问道:“老头儿,我若是能将你给尽快治好,你有那个决心来清理门户吗?”

    独古月的话一出口,武王钟离和逍遥王程鑫的眉头顿时松开了,因为只需要独古月的这一个提醒,便开阔了他们的思想。

    很多问题也都有了解决方案,他们根本就不需要考虑血鸦组织是不是早就对洛克王国有所图谋。

    只要拔掉逍遥王这个与血鸦组织相连的头衔就行了,逍遥王的名号只要不能为血鸦组织所用,那血鸦组织不管积蓄了多少力量,都没办法拿到明面上来。

    因为不管血鸦组织有多么强大,但他们终究是杀手组织,逍遥王府若是掌控了洛克王国,那只能算是叛乱夺权。

    而一旦血鸦组织明面上对一个国家进行侵略,那周边各国人人自危之下,所有的势力都会对他们进行围剿,他们也就距离灭亡不远了。

    面对独古月所问的清理门户问题,一时之间程鑫再次沉默了,虽然陈世元欺师灭祖,但他已经老了,还是不由得想起曾经的那些美好时光。

    面对仇敌、对手,他能毫不犹豫地下杀手,但陈世元是他从养到大的徒弟,就如同亲子一般,就算陈世元是个六亲不认、欺师灭祖的畜牲,但他依旧不忍心杀了他。

    程鑫面对的这个选择,没人有资格去代他下决定,也没人有立场去催促他,所以独古月和钟院长只是在旁等着他,一句都没插嘴。

    房间内不知沉默了多久,程鑫才开口,沙哑地说道:“我的弟子可以不为善,也可以不忠国,但决不能成为别人的爪牙作恶多端,古月你若是能尽快治好我,我还是想亲自清理门户。”

    谈到这里,也算是事件敲定了,独古月说道:“好,今日云飞的爷爷古玄天正好送来了一份续脉丹的药材,我现在就能为你炼制续脉丹。”

    就在这时,钟院长也开口说道:“我去外面给你护法,保证无一陌生人能踏足附近,”

    “多谢院长大人,我这便准备开始炼制续脉丹了。”独古月向钟离道谢道。

    之前独古月吞噬了四位武君境的灵魂,现在不仅精神力完全恢复,甚至还做出了一点的突破。

    一品养神丹和二品养神丹对独古月的效用都不大,而炼制四品养神丹又感觉不太划算,所以独古月还是打算先炼制几瓶三品养神丹用比较好。

    钟院长出去后,独古月也不理会床上仿佛一下子又苍老了十岁的逍遥王程鑫,直接取出炼制养神丹的药材开始炼丹。

    之前在异珍阁花了一百多万两黄金购买的全是三阶药材,在空间戒指里都堆成了一座药材山,直到今日才算是正式开始使用。

    那么多天过去,独古月空间戒指里的聚元丹和养神丹都已经用完,剩下的也只有一些淬体丹、解毒丹、壮气丹和疗伤丹。

    因为这些丹药都不常用,除了淬体丹每日一颗外,其它的都没用过,所以囤积的量只增不减,看来有必要也去售卖些了。

    独古月旁若无人地开炉炼丹,程鑫也知趣地不出一点声音,以免打扰到独古月。

    两个半时辰后,由于独古月一直不停地炼制三品养神丹,已经炼制了二十瓶。

    炼制养神丹的灵药用光了,而独古月的精神力却只是有一丝疲惫。

    若是放在之前,现在绝对已经想倒头就睡了,由此看来之前精神力上的一点突破也不算啊!

    独古月服用了两颗三品养神丹后,便直接躺在地上,进入了精神世界。

    说好的帮助那位武王境老妪炼制驻容养颜丹,独古月可是能得到一半的数量呢。

    驻容养颜丹在丹药之中的地位就跟空间戒指在灵器中的地位一样,很特殊,总体也是划分了下品、中品、上品和极品,各自对应着前面一至三品,中间四至六品,和后面七至九品,极品对应十品帝丹。

    所以凭借独古月现在的精神力,最多也不过炼制个中品驻容养颜丹。

    独古月只能在精神世界中多练习,这样在现实中才能将少量的精神力挥出最大的作用。

    学习炼制驻容养颜丹对独古月并不算什么,所以在精神世界中,独古月还顺便学会了红莲战体诀。

    不过学会也只是学会,学会不代表练成,毕竟在精神世界也没法去修炼炼体功法,独古月还是需要亲自在现实中一层一层地修炼。

    红莲战体诀共分为七层,共有两个阶段,一至四曾为青莲玄身,青莲玄身大成后,以肉身硬抗四阶灵器不是问题,五至七曾便是红莲战体了,不仅可以硬抗五阶至七阶的灵器,周身在战斗时,溢散出的元气还会化为一朵朵红莲攻击身边敌人。

    若是直接忽略红莲战体诀只能修炼到堪比武皇境的第七层,那红莲战体诀绝对能称之为天阶功法,毕竟红莲战体诀不像其它炼体功法那样增加肌肉,红莲战体诀修炼后,只会让肉身变得紧致,变得更有弹性,有韧性,既增强了肉身,还能兼顾塑造身材,

    独古月虽然有一颗男儿心,但不到万不得已,也是一万个不愿意自己变成肌肉芭比的,那也太辣眼睛了,毕竟自己不能与女性恋爱,更不会与男性恋爱,欣赏自己的美貌已经是剩下唯一的乐趣了。

    不过要修炼出青莲玄身,那还需要青莲叶和水云珠为主要灵药来炼制一枚二品草玄丹。

    虽然只是二品丹药,但其中的这两样主药却异常难寻,因为水云珠只有在冰川中的绿草地里才能有机会寻找到。

    青莲叶就更不用提了,那更是青灵赤心蟒的伴生灵药,一般随着青灵赤心蟒出生不久,便会被其吃掉。

    独古月真是想不通创出红莲战体诀的高人到底是怎么开创出来的,这青莲玄身可还只是红莲战体的初级体质啊,后面的红莲战体,条件更是苛刻百倍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