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画道封天 > 章节目录 第0046章 冷血军队
    一将功成万骨枯,慈不掌兵!

    ——《中天宇宙秘典之名人堂卷兵圣篇》

    战争残酷处,不分老妇孺。

    兵强或势弱,胜败小兵苦。

    西凉薄州,白一凡刚出洲际传送大阵。就受到猛烈、多层次的袭击。见对面的重甲骑兵众多,情急之下。他牙关一咬,冲向弓箭手阵地。

    依旧是箭如飞蝗,铺天盖地的就撒了过来!不过这次由于弓手军团重新搭箭的速度不同,射出来的箭雨比第一次少了很多!白一凡,左手枯材折芦狂点。瞬间在箭雨和自己跑出的路线上快速画出一片片松林。

    借着松林的掩护,左躲右闪快速靠近那些又要换箭支的弓箭手。

    这也是白一凡算计好的,弓箭手释然比法师的攻击距离远,但这种阵地式攻击手段。中间会有更换箭支的空挡。就给了他逃命的机会,至少给出画道构图的时间,就这也是白一凡现在手中有枯材折芦,不然以他的修为,想要画出松林怕也是困难无比。一棵两棵,十棵二十棵的还行。像现在成片的松林一起,那就是圣器的功劳了。

    枯材折芦,画道五大圣器之一,对花草树木有百分之三十的威力加成。

    一波箭雨过后,白一凡已经能看清第一排弓箭手脸上的惊讶表情。不由得心中一喜,再进一步这些弓手就废了……被近身的弓箭手,在白一凡眼中那基本上是挨揍的料

    他正想稍微心情好点时。第一排的弓手突然后退一步,与之同时一排一手使短刀,一手盾牌的刀盾兵越过弓箭手就顶上来了!

    “我去~!这……!”白一凡暗骂一声。

    知道自己的打算落空,但再回头为时已晚。不得已枯材折芦狂画几笔,迅速换上黑棍冲了上去。现在没办法了,冲过去吧!瞬间地面上一片木桩成型,白一凡在两米高、一米身围的木桩中快速穿行。

    为什么不跳起来,在木桩上跳跃不是更快吗?那是不行的,没看人家法师、弓手的一大片?在上面跑路那就成了移动的靶子,他才不会那么傻!

    至于画出木桩,他是为了给身后的重甲骑兵一点障碍,能不腹背受敌就别被两面夹击吧,另外还可以分散一下对面的刀盾兵……

    介绍的比较麻烦,现场都是瞬息之间的行动!二百步的距离,白一凡不到10秒就冲到刀盾兵的跟前。抡起黑棍就向自己对面的这个一身轻甲的刀盾兵砸过去!

    “噹!”的一声。盾牌兵应声而倒。整个小腿都被白一凡砸进地下,也不是白一凡手段毒辣,而是他急切想要脱身,在这多耽误一秒就会有十二分的危险!所以一棍下去,也没时间管这兵能不能扛得住了!

    白一凡见自己的一棍见效,脚尖一点这个刀盾兵的肩膀就跳到他的身后。为什么不踩盾牌跳?盾牌已经在他的棍下化为碎片!

    别忘了,当初白一凡拿到黑棍之初,打野狼可是一棍一滩血泥的!也就是这些人知道白一凡身手不凡,专门选出的精英前来埋伏截杀!一身轻甲,盾牌缓冲加上这刀盾兵的实力。才没被他一棍打成肉饼,不过这个刀盾兵也当场吐血而亡。

    冲过第一排刀盾兵,但这些士兵训练有素,配合得当。因为以他的速度,刚到跟前对方就已经第二批的长矛兵换到跟前,而弓手们现在已经退到第三排!也就是他们实力不行,虽然进退有法,终究比不了白一凡的速度!,不然他还真难冲得出去!

    一棍敲断刺过来的三根长矛的矛头,抬脚就踹飞正面那个微微一愣的长矛兵。接着一步就踏入弓手的前列!剩下的事对于白一凡来说就轻松多了,九龙登天步大开!闪烁着就冲过近一半的弓箭手阵地。

    远远的看见前面弓箭手身后的归元山,白一凡稍稍的松一口气。再加把劲,冲出去到了山上自己就万事大吉了!大不了去师兄家躲躲!

    看这些军队的装备和作战素养,白一凡猜他们应该是某个国家的军队,绝对不会是什么神魔大军。不然自己法阵都出不来!正在他刚想松口气之时。

    “我靠!”白一凡突然一声怪叫再也不敢松懈为什么?

    因为天空又暗了下来,这种天空突暗的情况。白一凡刚刚经历一次了!满天箭雨再次降临!看来对方是准备不惜一切代价的要弄死他!因为他现在已经冲进弓箭手的阵地,和对方的弓手搅在一起。本以为对方会投鼠忌器,自己冲出去的机会大点。

    现在看来,对方的指挥官是多么的冷静,为战局什么手段都敢用,冷血残酷怪不得人常说,“一将功成万骨枯”,另一句更贴切叫“慈不掌兵!”

    骂是没用的,只能尽量的躲开。此时的白一凡甚至把黑棍收回,重新换上枯材折芦。唰唰的又是一片松林,一片接一片的,边跑,边往外铺!白一凡的身法是好,一路闪烁着就跑出箭雨笼罩的范围。当然,他躲过去的箭不少,而松林帮他挡住的箭更多。

    在奔跑过程中,只听见身前,身后,身左,身右不时的传来“噗!”“噹!”“啊!”“哎!”弓手被弓箭射穿身体及惨叫声!那声音让白一凡头皮阵阵发麻!

    出此之外的动静就是从天而降的“噗!噗!嗖!嗖!”的箭雨破空之声。

    “雨过天晴!”白一凡也冲出包围圈。刚才事情紧急,他还没注意。现在回头一看,怎是一个“惨”字了得!满地的箭支,密密麻麻!有的箭支的尾羽因为冲击的力量还在颤抖!而在这“大雨”中一大片身着暗红色软甲的弓箭手们,横七速八的躺了一大片,静静的被埋在箭堆里!很多人都身中十支、二十支的箭弩!整整的被射成刺猬!

    扭曲的表情、涣散的眼神像是在问为什么会这样?偶尔有一两声呻吟,但也渐渐的减弱,直至消失!身上的红色软甲掩盖了热血的色彩!只能在他们身下才让人看清那殷红的血水慢慢的流淌,静静的汇成一条小溪缓缓的滋润着大地!

    白一凡愣愣的看着刚才自己冲过来的地方!脑袋一片空白,他是修炼过,也杀过妖怪魔兽。但第一次见自己的同类——人!如此凄惨的死在自己面前。胸腔里那个心,跳的砰砰作响!

    “嗖!噗!”远处飞来一支利箭直直的插在他的左肩上!

    “哎吆~!”白一凡一声大叫。猛然惊醒,这不是发愣的时候。此地不可就留,得赶紧跑路。

    被箭射醒的白一凡转身就跑,但这次很明显没有刚才跑的顺溜了。因为他一想起刚才那惨目忍睹的血腥场景就忍不住想干呕几下……

    肩膀上的箭羽被他拔下来了,虽然很疼但可忍受。毕竟在归元山上修炼的几年中,不可能不受伤。但拔后的伤口,开始的时候让他担心不已,因为居然微微发麻,难道是毒箭?还好不久又有疼痛的感觉!脚步不敢有丝毫停留!一口气跑到归元山一个密林中。他才稍稍的喘一口气!

    找个大树,一屁股靠着树根坐下。取出装水的葫芦“咕咚,咕咚!”的灌了几口,白一凡的心跳才稍稍的平稳一些。

    “那些人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白一凡冷静下来后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一见我就要弄死我?为什么啊?”白一凡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个理由。不由得仰天怒吼一声。

    “你真想知道?”居然还真有回应。

    白一凡一愣,扭过头一看。在不远处的一个大树的树杈上正坐着一个身穿黑袍的男子,此时他正煞有兴致的看着自己。

    “嗯?”白一凡明显的感觉这个人和刚才那支大军不一样。因为他是修炼者。

    “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杀我?我他他们无冤无仇的,甚至都不认识,脸面都没见过!”白一凡问道。

    “我当然知道,因为我也是来做这件事的!”这黑袍男子嘿嘿一笑道。

    “好吧,那你先告诉我,为什么要杀我吧!”白一凡无奈的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上的杂草尘土说道。

    “你很自信嘛!连问我是谁都不问?”黑袍男子笑了。

    “如你所愿,你贵姓啊?”白衣凡头疼的说道。

    “呵呵,不错!还挺礼貌的嘛!好吧,我是巴德尔!人称“暗之剑圣”!”黑袍巴德尔微微一笑的说道。

    “好了吧,名字你也介绍完了,那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杀我吧?我都不认识你们!”白一凡着急的问道。倒不是他怕什么暗之剑圣,只是被莫名其妙的埋伏、追杀还是那种不死不休的玩法,任谁都想先问个明白。

    “你现在还不知道?”

    “不知道!”

    “那我告诉你!”

    “请讲!”

    “杀你是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