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画道封天 > 章节目录 第0079章 都是好牙
    一个牙齿,金光闪闪;一个牙齿,阴森煞白。怎么看都让人不爽,真不知道这两位好牙口的主人怎么会凑到一起?他们不是敌人吗?

    ——《中天宇宙秘典之战争卷科隆帝国篇》

    光明黑暗面世人,几经沧海几浮沉。

    皆说终老不两立,正邪只为利益存。

    南明离州,萧克城外。

    四五万大军开到城下,本来按贝甘祥库的意思直接进城就完事了。谁知道事情有变,等待他们的居然是赛罗城的大主教和希薛男爵。

    夕阳把白一凡等人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高大。众人举目往城头上望去,教廷及赛罗城的战旗,已经代替了原本萧克城的大旗,在中央帅旗下大主教卡尔面带微笑正和包裹得十分严实的希薛男爵交谈。

    “男爵阁下,你送的情报教廷不会忘记!”卡尔主教微笑道。

    “尊敬的卡尔主教大人,你最好还是小心一点。对方有一个很厉害的剑圣!”希薛男爵磁性的声音从斗篷中传出。

    “这萧克城建设的不错,他一个剑圣能有什么用?就算他能上来,你我联手还怕他?”卡尔笑道。

    “小心为上!”希薛男爵淡淡的说道。

    “放心吧,我已派人去赛罗城调兵,最快明天上午就到。就他们这些没丝毫攻城器械的军团和一些叛军能出什么幺蛾子?”卡尔毫不在意的说道。

    “今晚小心点就是了!”希薛男爵提醒道。

    “哈哈!没想到那贝甘祥库居然要反了,正好送我一座城。以后你有什么事只管说!”卡尔主教心情十分的好。

    ……

    三天前,主教卡尔受大主教,同时也是洛克王国的国师梅赛德斯之命巡视萧克城,见全城军队出征大半,一打听才知道是贝甘祥库带领大军去围剿山贼去了。当时就很生气,这事大主教梅赛德斯居然没告诉自己。那就说明贝甘祥库是私自出兵。

    而当天晚上,正在大怒中的卡尔住处。有私交来访,希薛男爵。世人皆知血族是教廷的死敌,但没人知道私下他们还是朋友。在希薛男爵告诉卡尔萧克城的外出的军团已经被策反后。他不但不生气,反而乐了。这是白送自己一场功劳啊。

    萧克城城墙高大,凭贝甘祥库带出去的军团及未知的少量对手,短时间内很难攻破城内留守的大军及自己带来的两千教廷骑士。为保险起见,他又派人通知赛罗城,让赛罗城主益达九霄前来增援。此次完成洛克王国的后患之忧,大主教哪里肯定褒奖自己;以后教廷内有什么好处,必定少不了自己的。

    至于希薛男爵说的一个剑圣,自己师加上希薛男爵的秘术足以对付。只要坚持半天,赛罗城的大军一到,什么事都完结了。

    不过意气风发的卡尔和希薛男爵站在城头,看完远处的城下的大军。他不笑了,不是因为那个什么剑圣,而是来的军团太精锐了。数目也不少,本以为对方加一起也就两三万人马,没想到居然黑压压的一片,米多帝国的军团素质较高。所以方阵相对来说也就整齐了点,这就帮助卡尔更加容易估算出有多少人马。

    五万大军,他一不小心又看见一个熟人白一凡!

    顿时就咬牙切齿,不由自主用舌头舔了舔自己嘴中镶的金牙。当初就是这个少年一巴掌打掉自己三颗门牙,后来无奈只得镶了金牙。

    当然他不会去想自己为什么被一巴掌打得满地找牙,当初跟随圣子去永昌神州参加五洲交流大会,被白一凡抓住他的手呼在了自己脸上。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卡尔咬牙切齿的说道。

    “怎么?”希薛男爵一愣,刚才还满面春光,意气风发的卡尔怎么突然变脸了?

    “看见那小子了没?有机会给我活捉他,我要把他剥皮抽筋,挫骨扬灰!”卡尔黑着脸说道。

    “那个?白衣少年?”希薛男爵想确认一下。这少年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啊,如果非说特别的话,无非是官宦之家,帅气了点。毕竟白一凡现在在领导班子的位置站着呢。

    “那个小混蛋得罪了圣子大人!”卡尔不说自己的事,却把圣子哈文搬出来。

    “哦,明白了!”希薛男爵点头。得罪圣子那就必须死,反正自己杀人杀多了,也不在乎多这一个。至于你是什么身份?得罪圣子都是一个结果。

    ……

    “看见城墙上的那两个人了吗?”暗之剑圣悄悄的对白一凡说道。

    “看见了,果然是那个什么主教!”白一凡笑了。

    “你真认识?”暗之剑圣巴德尔叹息道。果然是世家子弟啊,这都认识。

    “是啊,之前一巴掌把他牙打掉几个。”白一凡嘴欠的毛病又犯了。

    “……”暗之剑圣无语了。

    “真的,在永昌神州,还有个什么圣子哈文。”白一凡一想到当初的情景就开心不已。

    “剑圣先生!”暗之剑圣还未开口,一旁的卢梭克鲁的声音响起。

    “卢梭将军有何吩咐!”现在卢梭克鲁为明王办事,暗之剑圣的态度比在西凉薄州好了不少。

    “我看对方这意思是早有准备,我们初来乍到。现在处境不妙,他们肯定会去其他城池调兵。我们没多少时间,我想请先生今晚……贝甘将军以为如何?”卢梭克鲁对着暗之剑圣巴德尔说完,又征求一下贝甘祥库的意思。毕竟人家才是本地人。

    “将军说的不错,现在这情景。对方已经知道我们的意图。只能强行拿下。如果大军攻城,我方损失会不小,另外萧克城的军团怕动起手来不好下手。”贝甘祥库分析道。都是袍泽,刚出去几天,回来就刀兵相见?那肯定发挥不出战力,也容易引起士兵的反感情绪。

    “只能斩首了!”卢梭克鲁点了点头说道。

    “只能这样,好在他一个主教不会带很多高手,两位剑圣出手,破开城门还是可以的。”贝甘祥库说道。

    “那个黑袍人看着有点眼熟……”暗之剑圣突然说道。

    “这个……这个我也不清楚,教廷和萧克城没这样装扮的人。”贝甘祥库微皱眉头的回答道。

    “我想起来了,那个是希薛男爵!”暗之剑圣巴德尔一拍脑袋醒悟道。

    “血族……”贝甘祥库脸上大变。

    “对,就是他。我和他交过手,居郎厚所言他可能就是希薛男爵。”暗之剑圣巴德尔对众人说道。

    “血族和教廷不是死敌吗?怎么会搅在一起?”白一凡的大脑不够用了。

    “唉~!”卢梭克鲁居然和贝甘祥库同时叹了一口气。

    “你们……?”众人不解的问道。

    “利益!”卢梭克鲁叹了口气说道,贝甘祥库则一旁的点了点头。

    果然做大将的想法一致,兵者,诡道。他们常游走与此道之中,自然明白其中的奥妙。

    “白一凡,你最厉害,你和巴德尔先生一起去~!”没等卢梭克鲁说话,一旁的丽莎笑嘻嘻的说道。

    “好!”这次白一凡没有矫情的推辞。

    他明白身后的几万大军,如不能短时间内进城,恐怕会等来灭顶之灾。另外一个原因是他看到了西城门楼上交谈的两人。眼力极好的他,居然看见两口好牙,卡尔主教的大金牙在夕阳的照射下,金光闪闪,一副欠揍的样子。而希薛男爵的白森森的牙齿,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对尖牙变长的情景。

    让人超级不爽,众人也不安营扎寨。卢梭克鲁只是命令大家简单的吃些干粮,就开始擂起战鼓。城头上的卡尔和希薛男爵一见,微微一惊。虽然两人修为不弱,但并非带兵之人。自然搞不懂卢梭克鲁的真正用意,战鼓刚一敲响,卡尔就命守城士兵及教廷骑士各就位。

    然而,一通战鼓过后。城下的米多大军除了轻骑兵奔腾,跑到城上射手的射程极限之外五米处,其他的完全没动静。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轻骑兵跑到近前一个折身又跑回去了。还没等城上的人松口气。地动山摇的万马奔腾又来了,这次比轻骑军团的威势更大。

    重骑军团按着前面轻骑的路线折个来回,紧接着萧克城的轻骑兵上演同样的路子。然后是萧克城的重骑兵;再接着换米多帝国的轻骑兵;如此轮换的表演。

    城上的守卫军团,在一惊一乍中度过了小半宿。前几轮他们还精神绷紧的戒备;到后来成了看骑术表演的观众。靠着城墙垛,对下方的骑兵指指点点。

    “看见没?那是咱们萧克城的轻骑。”

    “看见了,不过好像没这支没见过的厉害啊!”

    “是啊,也不知道他们是哪来的?装备这么好!”

    “不知道。”

    “看他们的样子,好像不是来打咱们似的。”

    “是啊,不像!不然早冲上来了!”

    “看见没,那边弓弩手,一轮下来,咱们这队估计得少一半。”

    “嗯,暗红色的软甲啊!居然是弓箭手用,真奢侈!”

    “唉!估计咱们的贝甘将军……”

    “别乱说!”

    ……

    于此同时,在城门口左边两公里处。有两个黑影如青烟一般飘起,本身就身法奇高的两人借着藤蔓的助力,轻而易举就踏上三十米高的城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