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带着大纲去穿越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六章 桓灵先生
    圣勇广场早早已空无一人,除了两个不守规矩的家伙。

    “人字一科,桓灵先生,在西行百米的桓灵学院授课。”轩辕风看着榜单,对林羽凡说道:“你在二科,不过在东边。”

    “我听说每个人在各榜单上的排名不同,待遇也不同,我在积分榜上排前一百,修为榜上排前一千,这个成绩在新弟子中算得上名列前茅,做一些出格的举动先生们相比也不会计较。”

    虽然林羽凡也是第一次进到仙门,第一次知道积分榜这种东西,可是他和轩辕风一样一眼看穿了它们的实质。

    “这个‘出格的举动’指的是去其他先生那儿听课吧?走吧,我很好奇这桓灵先生是谁。”轩辕风觉得和聪明人说话还是方便,就像熟识多年的老友一样知道对方想什么。

    萧小铃去的学院东绕西绕都不好找,而轩辕风去的桓灵学院真的是出了圣勇广场就能看见,因为是突然多出来很多弟子,所以仙门里的很多学院都是新修的。

    虽然轩辕风没交过一块晶石的学费,可是自有人大把金山银山用来敲门。

    轩辕风和林羽凡刚要进入学院,从墙上突然伸出两只手将他俩拉倒一旁,轩辕风抬头,发现墙上趴着十五男十四女二十九个人,离自己最近的两个人对轩辕风和林羽凡说道。

    “嘿!懂不懂规矩?偷听就要有自知之明,还想走正门?待会惹了桓灵先生不高兴,把我们都轰出去哥几个可是要找你麻烦!”

    墙上趴着的其他人都厌恶地看着轩辕风,然后又专心致志地听院内先生讲课。

    “这桓灵先生,这么厉害的吗?”轩辕风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这么热情的上课。

    不过也能理解,在这个世界里你的每一次提升都是关于你自己,而不为了他人。

    当你从普通人来到碎身境,你的身体强壮寿命延长,但你从初中来到高中只是为了日后成为对别人有用的人。

    “我们也趴着听吧,反正我也不会听很久。”轩辕风双脚一蹬跳上三米高的红墙,抱住墙头朝院内望去,桓灵学院是个大院,里面有三个隔间供“天”、“地”,“人”三阶的学生上课,每一科只有三十人,此时的人字一科中院长桓灵手持卷轴认真讲解着。

    “修炼一途,讲的是突破自我,达到人能所至的极限。按道理说,每个人的极限都是一样的——那就是人族的极限。”桓灵先生每说至此,眼中总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

    “先生,修仙有什么必要条件吗?难道每个人都能修仙吗?”一个少年问道,十余年少爷生活的他不敢相信自己的下人其实也可以修仙。

    “每个人都可以修炼,但是想要有所作为,努力、天赋、运气、方法等等条件缺一不可。”桓灵说到此处瞟了一样墙上的人,他又何尝不知道这些孩子不是自己的学生,但他不忍心赶他们走。

    于是又用洪亮的声音对着说有人说道:“无论男女老少,只要你肯努力,都能改变你的命运。”

    “据古籍中记载,这个世界本不是现在这副模样,在上古时代,几乎人人都能达到人族极限,甚至去追求更高境界。”桓灵心里暗叹,这番话没有说出来。

    这些对这些孩子们来说还太远。

    “桓灵长老作为龙圣仙门的内长老,可以说是仙门里最强几人了。”林羽凡昨晚在藏书阁找轩辕风的去处时,查到了龙圣仙门很多历史。

    龙圣仙门内分顶、上、中、下四层。普通的先生、执事们都只是下层;外长老和管事是中层;内长老和堂主是上层;而顶层都是龙狞这样的老怪物级别。

    龙狞毕竟是真龙后裔,寿命远高于人族,能接近到他这个层次的这一千年来只有慕容兮一个,可是慕容兮已经不在龙圣仙门了。

    所以龙圣仙门的顶层从来都只有三四个人。

    “喔,原来如此。”轩辕风点点头,怪不得大家都听得那么认真,原来是先生厉害。

    不知道小铃那边又是如何的呢?

    萧小铃这边,肖朱正在自顾自地读着经典案卷,身前围了一排,一排之后还有熙熙攘攘的几个人,再之后,便是剩下的所有人。

    刚刚肖朱问了几个问题,答得上的才能继续听后面的讲义,答不上的人就放在后面自生自灭了。

    “为什么,明明是刚来的第一天,什么都没教就问问题,这要我们怎么答啊!”被赶到后面的何溪说道。

    萧小铃苦笑着不知道说什么,肖朱给出的问题中有一道题轩辕风曾告诉过自己答案,可是当萧小铃一字不错的回答后,却被呵斥一派胡言!

    “我看他就是故意的!你看那些坐在前面的学生哪个不是积分榜上排名靠前或者家世显赫的!我们这些普通学生没有学过高品阶的功法,自然答不出问题了。”一旁的少年敢怒不敢抗,只能低声说道。

    萧小铃再次苦笑,安慰道:“仙门不是发了入门功法吗,我们先照着那个练吧,总会有办法的。”

    “练什么练啊!你以为功法是想练就练的吗?大家修炼的第一部功法大多不同,身体被功法改造的程度也不一样,贸然修炼多部功法,有可能使得修炼之路变得异常艰难!”

    其他人不敢对肖朱发脾气,就只能把怒火倾斜在萧小铃身上。

    “就是,你什么都不懂也敢胡出主意。刚刚迟到的是你吧?听说你除了修炼什么都不会,但修为也只是最低的碎皮期?哼!说不定就是因为你这样的人,让肖朱看了烦,害的大家现在成了这样。”

    萧小铃刚要张口,却觉得没什么好说的,看着周围的人,又有什么好说的。

    “要我说不如我们这样,我们干脆都不修炼了,等以后学院之间有了比赛,大家就一起出丑,让仙门好好看看这肖朱是怎么教学生的!”一个少年提议,大家纷纷应和!

    “没错!这样仙门就会重视我们了!”

    “不修炼了!反正这肖朱什么也没教我们,他算个什么先生!我看就是一坨狗屎!”

    “就是就是!不修炼了!”

    萧小铃看着激愤的众人,不懂他们这么愤怒为何不上前和先生理论。

    “我还是修炼少爷给我的功法吧。”萧小铃伸出粉舌在手心一点,闭上眼双手合十,按照功法的描述凝聚法力绕经脉循环。

    一点点寒气聚集在萧小铃的手上。

    “哼!等我以后出息了,一定要整死这狗肖朱!”

    “什么玩意,狗眼看人低!”

    “在其位不尽其职,废物一个!”

    “!!¥!”

    周围吵杂的吵闹惹得萧小铃心烦,睁眼一看,一枚小小的冰针因为紊乱的法力流动和没有控制好速度,将萧小铃的掌心刺破,鲜红的血液慢慢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