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制演绎 > 章节目录 1246:无头骑士,驱魔考核。
    表壳上,被人刻下了一行字母:照片不错,你的女儿很可爱,妻子很漂亮,父母很慈祥,我会找机会拜访一番的……

    “啊……”

    雷克斯压抑的低吼,歇斯底里的咆哮,被他死死的压在喉咙里。只能发出微弱的,如受伤的小兽般的哀鸣。

    他想怒吼,更想把闫妄撕成碎片,但是他不敢。

    经过昨晚的接触,雷克斯丝毫不怀疑,闫妄在发现自己不听话后,会直接杀了他的全家。

    “我会杀了你,一定会。”雷克斯将怀表合上,用力攥着,全速朝家的方向奔去。

    ……

    “在这里停一下,我有点事儿。”闫妄打了个响指,叼着烟下车,叩响了不远处的木门。

    吱呀~

    木门打开。

    探头出来一个小姑娘,好奇的望着他:“你是?”

    闫妄笑了笑,从怀里拿出一个信封:“你父亲的朋友。等你父亲回来,请把这个交给他。还有,这个送你。”

    他取出一块巧克力递给小姑娘,冲她摆摆手,回到了车上。

    随着马夫的吆喝,车队缓缓离开……

    没人问闫妄去做什么,这是个人隐私,再说了谁没几个朋友?

    ……

    在临近下午的时候。

    商队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也就是戈达尔小镇。

    暂时告别了夏普,闫妄跟薇薇安不紧不慢的朝不远处的森林赶去。

    “停下。”

    闫妄豁然止步,较有兴致的盯着一棵树上留下的划痕。

    薇薇安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不禁问道:“有什么可疑之处吗?这里野兽不少,有许多人都会进去打猎,留下这些痕迹不奇怪吧?”

    “有。”

    闫妄走上前,伸出手摸了摸痕迹,在地上扒拉了一番,捻起一片带血的碎布。

    薇薇安脸色微变,下意识摸到了枪上:“这是……衣物碎片?难道说……”

    闫妄丢掉碎布,四下扫视着周围的痕迹,口中轻声说道:“一人逃,靠在这棵树干旁,或许是休息,亦或者其他。

    但紧接着便被一柄刀斧砍下了脑袋,他没有来得及反抗。

    唔……尸体是被拖走了。还有马蹄印,能在这地方还骑马的,我想除了傻子,就只有那个无头骑士了吧?”

    薇薇安指着地上隐约的痕迹,说道:“顺着痕迹,找到凶手很简单。”

    “或许吧。”闫妄瞳孔缩了缩,模棱两可的应了一声,手已经悄然搭在了剑柄之上。“希望如此。”

    不知怎的,蓦得听到他这种语气,薇薇安心里有些没底,再看前方密林,已然觉得那就好似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恶魔,等着他们自己走进去送死。

    啪嗒~

    脆响,闫妄见她看来,楞了一下,把嘴里刚点燃的烟递给她:“要不……你也来一根?暖暖身子。”

    “……”薇薇安无言以对,妈个鸡,第一次听说抽烟能他么暖身子的,你当这是热可可吗?

    “走吧。”闫妄喷了一个烟圈,顺着血迹踏入了丛林深处。

    ——

    “喂,你有没有感觉到,有点冷?”薇薇安搓了搓胳膊,有些不自然的朝闫妄这边靠了靠。

    闫妄指了指头顶:“没有。可能因为你穿的太少,这里树木挺茂密的,连阳光都遮住了,温度低一些也很正常。”

    “你等一下,我穿个衣服。”她扯了扯闫妄的衣袖,从包里拿出一件皮衣套在身上,顿时感觉暖和许多。

    “到地方了。”

    闫妄驻足眺望,几十米外,坐落着一个破败的,杂草丛生的古堡,在这样的环境下,显得有些阴森恐怖。

    “嚯,看样子很久都没有人打理了。”

    薇薇安说了句废话,看了看地面上的马蹄印:“那个无头骑士,应该就居住在这里吧?”

    “或许。”闫妄皱了皱眉,他看到的跟薇薇安看到的不怎么一样。

    因为这里乍一看,荒无人烟。但有些地方,却有人类活动留下的痕迹。譬如古堡的大门旁,以及不远处丢在草丛中的,色彩还算鲜艳的糖纸。

    不过,这里距离小镇不算太远,偶尔有人过来,也可以理解。

    咔嚓~

    闫妄移开脚,发现一截被他踩碎的骨头。

    “人的骨头,是盆骨。”薇薇安的理论知识还是很扎实的,蹲下来扒拉几下,便给出了答案。

    “小心。”

    蓦得,闫妄一把扯住她的胳膊,猛然朝旁一甩,拧身抬腿,悍然砸出。

    嘭!

    闷响声炸裂。

    闫妄倒退数步,右手搭在剑柄上,眯缝着眼睛,打量着面前突兀出现的家伙。

    骨头马,上面坐着一个人骨架,他的脖子上空无一物,没有脑袋……

    身上还披着斑驳锈迹的盔甲。他的手上,还提着一柄足有三米长,索饶着浓浓血腥味的长斧。

    “无头骑士?”闫妄歪头看着他,目露凝重之色。

    虽然对方占着骑马的便宜,但就刚刚那一记撞击,力道却大得可怕。

    无头骑士没有动静,就好像一个雕塑一样,默默的站在原地。

    骨头马的眼睛闪烁着绿色的光芒,里头似乎被困着许多怨魂。稍稍与之对视,闫妄就泛起略微的不适感,似乎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吸进去一样。

    嗡~

    龙吟声炸裂。

    随着一道炫目的光华,血色匹练宛若一轮弯月,凛然斜划,砍向无头骑士胯下那匹马的脑袋。

    呼……巨斧舞动,掀起阵阵狂风,声势骇人的朝闫妄当头斩下。

    “都是骨头架子了,你坐在上面都不怕卡住吗?”闫妄嘴里吐槽着,但手上攻势却越发凌厉。

    刺耳的兵刃碰撞声,在这片诡异的环境中,显得格外突兀。

    徒然间,赤霄剑随着闫妄用力,沿着巨斧擦出一道火花。只见他一脚抬起,好似擎天巨柱,当即落下,踩在巨斧背部。

    骑士抽兵策马,欲要暂退与之周旋。

    然而闫妄却三两步在巨斧上连连几踏,借力跃起。

    一招很俗套的递剑直刺,精准毒辣的刺入骑士的铠甲间隙,随着他手腕一抖,内力爆发间,骑士一块蒹葭顿时被他生生带掉。

    “咔嚓!”

    内力加持下,他的速度呈几何倍的提升,左手在马头上猛地一拍,借力拧身,凌空一转,剑锋斜侧,携以无匹锋锐,凛然斩下骑士提着巨斧的一条臂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