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制演绎 > 《人间焦土》 1364:被人扣了黑锅
    “”

    知画早习惯了闫妄这种屁话,闻言只是略微翻了个白眼,抿了抿薄唇,免得憋不住笑出声来。

    虽然闫妄很多话都说的极为粗鄙,露骨,但知画甚至于闫家大多数人,都觉得自家少爷说的挺有道理。

    纵观古今,那些人墨客,所谓的诗兴大发,综合起来大都只有那么几个理由被贬了,失恋了,朋友死了,想家了,想女男人了。

    来福匆匆赶来,指着某个方向,低声说道:“少爷,那边有人。只有三四个,都佩有刀剑,想来是江湖人。”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闫妄不以为意的摇摇头,旋即话音一转:“不过老话说的好,有备无患嘛。吩咐下去,兵刃淬毒,做好准备,以防万一。”

    “”众人闻言,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

    自从闫妄在外溜达了一圈,回来之后可谓是性格变了太多,用他老子闫信的话说算是个n湖了,看来经历的事儿,让他吸取了不少经验。

    别的不说,拿现在来看。

    所有随行的人,水壶都是找巧匠制造的阴阳壶,每人身都带着唐门出品的暗器,毒药,干粮里头,还掺杂着致幻的剧毒。

    平日吃饭喝水,都须按照一定的流程操作,先服下解药,然后才能吃到嘴里。若是旁人随意乱动的话怕是死都死的不明不白。

    在出关之后,周围早已没有人迹,入目皆是黄沙荒漠。闫妄一行人还他么有马车,在这沙漠里,自然算是万花丛一点绿格外显眼。

    没有意外,没多久,来福所说的三四人的身影,便出现在不远处。

    两女,两男。均佩有刀剑,披着褐色的披风,头戴斗笠。

    “哦原来是云南那边的人。”闫妄眯起眼睛,从头到脚的将几人打量一遍,最终落在他们腰间挂着的铁匣徽记,心里恍然。

    云南那边有啥,无非是虫蛊蜃毒。这群人要么是五毒教的,要么是星宿派的,不管哪个都不是好相与的角色。

    毕竟玩毒的家伙,一向不受人待见。

    譬如唐门这种,纵然没干什么坏事,在江湖的风评,依旧处于亦正亦邪,被归为旁门左道。

    他们还好些,类似眼前这几个,不管是五毒,还是星宿,都已经被武林归类到邪门歪道了,旁门左道还不如呢。

    这时候,一男子举手抱拳,朗声问道:“敢问可是闫家,闫公子当面?”

    知画俏脸一变,低呼道:“少爷,他们竟然知道咱的身份?会不会是”

    “咳,看马车。”闫妄扶额,自己这个小侍女,怎么这么呆萌呢。车厢那么大的闫家标志,有点见识的都能认出来。

    “”知画大眼睛眨了眨,玉面泛红,弱弱的朝他身后缩了缩,脑袋快钻到沙子里去了。

    闫妄清了清嗓子,背着手站起走了几步,来到几人面前,笑道:“如果我没记错,我们闫家,似乎跟云南没什么来往吧?”

    这时,另外几人错了下目光,隐晦的对视一眼,悄然摇了摇头。

    “有趣。”闫妄是什么人?在三教九流摸滚打爬,经验极为丰富,还他么当过人奸,举目一扫,便将这几个人的神情动态尽收眼底。

    那男人沉默一会儿,再次问道:“敢问公子,前段时间可曾在临江路过?”

    闫妄呆了一下,脸明显露出迷茫:“临江?从未去过那里。”

    那地方虽然叫临江,但是一支分流,水浅且多有断流,连沙天虎的无影盗,都懒得去那里溜达。

    是多沙雕的商队,才会在那里经过。怕是以为自己的船,能在陆地跑吗?

    遵循剧情设定,作者起名废柴,地名全靠随机,别代现实地理

    见他的反应不似作伪,还有同伴的否认,这男人也发现,自己这边似乎被人摆了一道,蒙骗了一番。

    闫妄脸的笑容逐渐淡去,温润的气质随着他眼浮现的冷芒,变得如出匣利刃般咄咄逼人:“我似乎,被人甩了一个黑锅?”

    “额”

    男子干笑几声,摘下兜里露出真容,面带歉意的点点头:“我们五毒教前段时间,出了个叛徒,盗取了教宝物。

    我等一路追踪至临江附近,结果发现那名叛徒已经死亡,打听了一番后才得知,他在死前似乎与一名贵公子接触过,而且自称闫妄。”

    闫妄恍然:“同名同姓并不少见,更何况江湖的人,有些代号并不怪,或许你们听到的是阎罗王的阎王,而不是我门三闫的闫妄。”

    男子却摇摇头:“并非如此,他在客栈曾留下字号,掌柜曾说过,那个确实是闫家的令牌。”

    “有趣。”

    闫妄皱了皱眉,沉吟着说道:“看来那人是早有谋划,往我闫家头泼脏水啊。只是我很好,他既然能搞出假的令牌,为什么不做些伪装呢?”

    此言一出,四人面面相觑。

    半晌,其一名女子才苦笑着说道:“怕是他并非不想,而是没见过闫公子吧。闫公子近段时间才初入江湖,且在苏杭等地游历,有幸见过公子真容的,怕是少之又少。”

    闫妄问:“那你们是怎么追过来的?”

    女子抱剑环臂,轻声说道:“我们在江湖听闻,西夏郡主广发名帖,招五湖四海的年轻俊才前往,选拔驸马。

    无论是武林门派,还是世俗商贾,名门望族,都有名帖送来。所以我们猜测,公子您或许也会收到名帖。

    而且按照生意人的打算,算没有迎娶郡主之心,也会有拓展生意的打算,故而才打消了去闫家的念头,直接朝这里赶来。”

    闫妄听罢,没有再说什么,背在身后的手,悄然给来福等人打了个手势。身摄人气势消散,再度变成一开始的温润君子。

    “先坐吧,休息一下再说。”他笑了笑,边走边说:“我猜一猜,你们五毒门,是不是也受到名帖了?”

    女子颇为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公子怎么知道?”

    “而且你们还拒绝了是吗?”闫妄眼底升起一抹明悟,继续问道。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