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制演绎 > 《人间焦土》 1495:面子?面子不值钱
    咔嚓

    闫妄抬脚碾碎他的左手,大步离开了饭堂。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一人摸了摸下巴,目露精芒:“孟云涛那家伙这次要栽了,派出的狗腿子,连说客都不会当。

    不过好在有这个白痴打头阵,替我试探出了闫妄的性格,此次留影石的顿悟机会,算是十拿九稳了。”

    说着,他带着一群人,呼啦一下朝外涌去。

    等找到闫妄的时候,他们发现这家伙正笑眯眯的等着他们。

    “祁阳。”为首的男人冲他客气的笑了笑。

    闫妄淡淡的说道:“留影石,我没兴趣,我对另一种东西有兴趣。”

    “说来听听。”祁阳眨眨眼,知道闫妄这是要扔出条件了,如果吃得下,铁定能把他拉到自己阵营。

    闫妄竖起手指,意味深长:“我要你们举荐我,成为首席大弟子。”

    祁阳楞了下,苦笑着说道:“就算我们举荐,也没什么作用的。孟云涛那帮人势力不到时候他们反对,最多平分秋色,还需要得到所有弟子的认可。”

    闫妄摇摇头:“我只是,想要减少阻力,并非直接上位。只要少了你们的争夺,其他的我自有应付的办法。”

    “好。”

    祁阳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毫不迟疑的说道:“只要咱们联手,把孟云涛打下去,让我夺得留影石观摩的机会,我自然言出必行。”

    闫妄与他击掌,轻声回答:“一言为定,我到时候会尽可能的帮你拦下一些人,如果这样你还赢不了,那就没办法了。”

    祁阳咬牙说:“孟云涛,周海媚,只要你帮我拦下他们两不对,周海媚已经被你打趴了,只对付孟云涛即可。到时再输给我”

    “别,这么做太假了。”

    闫妄摇摇头,否决了这个提议,说道:“现在整个青州学府的人,几乎都知道我恶了孟云涛,要么不插手,一旦插手肯定会帮你。

    这种知而不宣的秘密,若是再演那么一出戏,会让人膈应的。我记得赢家是可以把机会转让给其他人的,如果我赢了,直接转让给你便是。”

    祁阳有些迟疑:“你有把握?”

    “若你不信我,何必来找我?”闫妄笑了笑。

    又商谈了片刻后,双方这才分开。

    闫妄回到自己的房间,闭目思索了一会儿,将种种可能性排除,最终目标锁定在了青州学府的镇魔塔上。

    根据大纲判断,接下来的大劫,将会席卷整个青州。妖魔汇聚,群魔乱舞,与各方势力展开硬碰硬的战斗。

    而这种情况很不合理,因为妖魔一向是独来独往,各玩各的,能让他们聚集起来只有一个原因足够的诱惑。

    纵观青州内外,人类的武技,妖魔没法修炼,自然无用,所以他们的目的不可能是什么神功武技。

    神兵利器,妖魔进化出的躯体,就是神兵利器,何至于抢夺人类铸造的东西?

    灵丹妙药,武者的血肉对妖魔而言,就是最好的进化补给品,何至于吞服这些东西?

    综上所述,能引动这么多妖魔联合掀起混乱的,恐怕就只有青州学府的镇魔塔了,因为只有这里,储存着大量的,数不清的妖魔晶核。

    晶核对于妖魔来说,仅次于高级武者的血肉滋补,甚至若找到进化方向相契合的晶核吞服的话,带来的收益,比武者血肉都来的大。

    “呼”

    闫妄揉了揉脑袋。

    所以说,他才这么着急,想要借着祁阳等人的势,在大乱之前,把自己尽快推到首席之位,哪怕在上面只坐片刻,也可以完成任务了。

    这个任务奖励,可是技能点兑换卡,不知道能兑换多少个技能点,但无疑可以提升他的实力,不是吗?

    接下来青州大乱,他必须要尽快提升实力,才有更大的把握,在混乱中浑水摸鱼。

    得罪门派不可怕,区区小辈之间的争斗,门派中那些大佬,还不至于拉着脸对付他。

    但世家门阀可就不一定了,详情可以参考侠路相逢中的经历,这群人手黑着呢,才不跟你玩套路规矩。

    相比之下,闫妄选择了得罪前者,倾向后者。

    “砰!”

    孟云涛颇为愤怒的将茶盏摔碎,咬牙切齿的盯着面前唯唯诺诺的家伙:“你不是很会说话吗?你不是很擅长溜须拍马吗?

    这次,我让你去展现自己的长处,你怎么蔫儿了?啊?你有什么底气去触闫妄的霉头?狗仗人势?老子是让你这么干的?”

    “我,我不知道他,他连您的面子都”

    “面子?”

    孟云涛劈头盖脸的抽了过去,红着眼怒视着他:“什么是面子?人家在乎你我的面子?人家客气是对宗门,不是对你我,懂吗?

    他连周海媚都敢打,而且还打成那样。年纪轻轻就有此等实力,潜力自然不可估量。你有什么资格在他面前装?

    你以为你是我吗?就算我亲自过去,也是一个层次的谈话。何况还要拉拢他,更要低一层。我让你过去请他,懂什么是请吗?啊?”

    骂了一顿,卸去怒火,孟云涛好歹平静下来,用力搓了搓脸颊,说道:“晚了,祁阳那厮,肯定借此机会跟闫妄搭上线了。

    别说周海媚还没有康复,就算她恢复过来,也不是闫妄的对手。这次机会平白错过了,只能等待下次了。”

    一个手下说道:“师兄你的实力,也不弱于闫妄啊。大不了”

    孟云涛冷笑:“就算我能打过他,祁阳呢?你把他忘了吗?你们这些人中,有谁是祁阳的对手?”

    “咱们要不回宗门请”

    “请个屁。”

    孟云涛毫不犹豫的掐死了他的话,讥讽的说道:“自己惹的事,自己解决,别动不动就回去告状,丢人二字知道怎么写吗?

    此次是我莽撞了,吃一堑长一智,吸取教训,下次再比过便是,这次就当让祁阳那家伙占个便宜。

    不急,这次不行,还有下次机会,事无绝对。

    咱们这次恶了闫妄,竭力缓和关系便是,不求将之拉拢,最起码别让他彻底倒向祁阳。只要下次他不去帮祁阳,只要他保持中立,咱们就有机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