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制演绎 > 《人间焦土》 1496:梦魇
    “我去找闫妄。”

    念及至此,孟云涛再也坐不住,丢下一句话,起身离开。

    片刻。

    “你来了?”闫妄看了眼来人,指了指对面的座位:“请坐。”

    孟云涛突兀的问:“这次,你帮定他了,是吧?”

    “没错。”

    闫妄含笑点头:“你的人有点没脑子,所以让我对你们的印象很不好,反正我没有争夺的念头,既然有人出了价码,我自然不介意帮个忙。”

    “没机会了?”孟云涛拧着眉毛,沉声问。

    闫妄颔首回答:“这次是没有了,做人要讲信用嘛,不能出尔反尔,这么做会没朋友的。”

    孟云涛低下头,思考了一会儿,说道:“以你的实力,随时都可以成为精英弟子,无论加入哪一方势力。

    但是你到现在依旧没有做出选择,这代表你其实另有想法。我只想知道,你会保持这个状态多长时间?”

    闫妄看了他一眼,心里对孟云涛的印象提高了几分。“一个月,两个月,谁也说不准。”

    孟云涛闻言,顿时咯噔一下,因为留影石一年三次机会,也就是四个月一次,如果到四个月后,闫妄倒向祁阳那一方,恐怕以后他们再无半点争夺的可能了。

    所以,为今之计,只有稳住他,最好将之拉拢到自己这边,就算不成,也得让闫妄保持中立。

    最起码,要稳住他,把握下次机会。

    “下次,你会帮谁?”孟云涛问。

    闫妄将茶杯推过去,含笑说道:“一码归一码,这次我帮他,下次就不一定了。”

    孟云涛皱了皱眉:“他们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我要做,首席大弟子。”闫妄语含深意,言简意赅。

    “他们支持你?”孟云涛讶然挑眉,随即说道:“就算他们支持你,也没有”

    话说一半,戛然而止。

    孟云涛愕然抬头,略显呆滞的看着闫妄,敏锐的捕捉到了他脸上促狭的笑容,忍不住失声道:“你猜到我会过来?”

    “你说呢?”闫妄耸了耸肩。

    “你猜到我会拉拢你?”

    “你说呢?”

    “你这么说,笃定我也会支持你,从而让你不彻底倒向祁阳?”

    “你说呢?”

    “如果我不支持你,你会怎么做?”

    “继续帮他们咯。”

    “这次我也会支持你,把你推上去,但是代价”

    “你不会不知道,首席大弟子,意味着什么吧?”闫妄打断他的话,笑着说道:“到时候,我恐怕已经离开这里了,不是吗?”

    孟云涛苦笑着叹道:“看来,我还是小瞧你了。你只是把青州当成一个跳板,此地只是你的暂栖之处。”

    闫妄举杯示意,以茶代酒:“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不是吗?”

    “那就,提前祝你一路顺风。”孟云涛举起茶杯,心头阴郁散去,笑着说道:“不过就算如此,待当日争夺,我还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如果你留手,我会看不起你。”闫妄一饮而尽,拂袖一甩。“虽然是宗门弟子,但你很不错,值得一交。

    我虽然料到你会来,但没想到你是一个人来。我觉得你肯定会带援兵,不说打压,起码也会给予我警告。”

    孟云涛摇头,淡笑:“为了这点事情,就搞得人尽皆知,太掉档次了。这与那些打不过就回家告长辈的顽童,有何区别?我孟云涛还不至于如此不堪。”

    入夜。

    医馆。

    周海媚陡然眉毛一抖,霎时从沉睡中惊醒,呼的一下坐了起来,心有余悸的擦拭着额头的冷汗,下意识运转体内的力量,平复着躁动的不安。

    “怎么回事?”她揉了揉太阳穴,四顾看了一圈,忽然发现周围似乎有些不对劲。

    腐朽。

    医馆什么时候,变成这种模样了?

    她起身下床,想要穿鞋,却发现鞋子早已破烂,稍稍用力,床单顿时被扯碎,旁边的桌椅板凳,漆木斑驳,遍布着一层尘灰。

    水果已经沤烂,散发着难闻的气味,窗外透着模糊的,泛着令人浑身发冷的幽光,如同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暗中窥伺着。

    咔嚓叮当

    她忍不住提起戒备,摸向自己的兵刃,然入手却一阵碎渣,微微用力,便见冷艳锯突然断裂,砸落在地,叮当作响。

    呼

    一阵冷风灌了进来,将吱吱呀呀的破门冲开,露出黑洞洞的,好似通往深渊的过道,仅仅看一眼,便有着心悸的感觉。

    “呵呵,故弄玄虚。”

    周海媚楞了一下,随之冷笑,大步朝外走去。

    不知过了多久。

    伴随着一阵激烈的碰撞声,周海媚不甘的捂着被洞穿的脖颈,美眸怒瞪着面前持剑的黑影。

    闫妄,就是他,这个黑影是闫妄!!!

    周海媚心中狂呼,眼眸光芒逐渐暗淡,待力气顺着伤口流逝完毕,顿时失去了声息。

    “呼”

    她蓦得惊醒,狠狠的甩了甩脑袋,胡乱抓着自己的头发,有些迷茫的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一时间竟有些失神。

    梦?

    真的是梦?

    只是一场梦吗?

    如此真实的梦,怎么可能!

    周海媚下意识摸了摸咽喉,似还能隐约感受到剑刃洞穿咽喉时,那一丝刺骨的冰冷。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她翻身下床,穿着衣服,随口问道:“我听外面似乎有些吵闹。”

    有人笑着回答她的问题:“今天,似乎又是争夺留影石的时候,外面都是凑热闹的小家伙。”

    “我去看看。”周海媚说着,朝外走去。

    等她来到场中,便发现了似乎有点不对劲。

    周围的观众,仿佛木偶一样,目光呆滞,机械的挥舞着手臂,张嘴发出彻耳的欢呼加油声。

    台上的人,是闫妄与孟云涛。

    让周海媚感觉到荒谬的是,闫妄竟然有三只手臂,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妖魔。而孟云涛也不遑多让,除了脑袋相似,身体如同一条蜈蚣。

    “不对,不对。”

    周海媚忍不住恍惚一瞬,不经意间腿弯一软,靠在旁边人身上。

    冰冷没有温度。

    她忍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转头看去,却见被她撞倒的家伙,躺在地上依旧不断挥舞着手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