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制演绎 > 《人间焦土》 1579:我储物袋呢?
    ——廖云在闭关,他要突破金丹,带着蚀日阁的人,在死境中杀出一道生机。

    而现在离去之日将近,蚀日阁两名筑基一个重伤一个闭关,可不可以趁此机会……

    ——

    “各凭本事。”

    闫妄站在树梢俯窥营地,微微一笑露出白皙的牙齿。

    乱了,伴随着一声短促而凄厉的惨叫,营地终于乱了。

    仅剩三四十武者,一拥而上各施所长,使出浑身解数疯狂的突入营地,带走一个个蚀日阁弟子的生命。

    短暂的混乱之后,蚀日阁反应过来,在长老和沙老头的指挥下,迅速集合抱团,开始对敌人进行反击。

    “啊,有毒……”

    “我受伤了……”

    “我的腿,谁来救救我~”

    一直处于观察位的闫妄,淡漠的望着这一切,眯缝着眼睛飞快扫过营地各处,眉角微微一抖:“终于,找到你了。”

    整个营地,只有东边的方向,在如此骚动混乱之下依旧保持安静,总有几人严阵以待的守在那里。

    【无极剑步】

    飘忽宛若鬼魅,锋芒似如剑光。

    树枝轻轻晃动,闫妄已经消失。

    别忘了,就算闫妄因提前进入剧本,整体实力得到极大的衰减,但灵魂强化这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压根没有半点减弱。

    以这群引气期的家伙感知力,能察觉到闫妄的气息才是奇怪呢。何况他还特意绕了一大圈,才谨慎的靠近过去。

    蓦得,他的目光与阴暗中的眼眸交汇,从对方眼中读出了戏谑。

    “真巧。”

    闫妄咧嘴一笑,脸上丝毫不显尴尬,然后……一剑劈出。

    之前为求谨慎,他还特意换上了蚀日阁弟子的衣服,没曾想现在竟然真派上了用场。

    夏云梦一头雾水的见他一剑劈在石头上,抬手一爪,竟然在自己脸上抓出数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他脑子坏掉了吗?”夏云梦刚生出这么个念头,就看到闫妄一头撞碎石壁,直接闯入了这由石壁垒砌的房屋中。

    伴随着嘈杂的响声,闫妄凄厉且沙哑的声音紧随其后:“啊……,阁主,那僵尸,僵……来……”

    噗……

    廖云蓦得喷出一口鲜血,惊怒的望着摔在腿边的闫妄,但察觉他再无声息后,不禁转头目光盯着呆愣的夏云梦。

    僵尸!

    灵识没有察觉到丝毫生气,反倒夏云梦身上充斥着浓郁的死气,当即廖云便反应了过来,抬手便是法术打出。

    夏云梦自然不可能站着挨打,身形一转悄然躲过,目光落在桌面的残渣上,在感应到那熟悉的气息后,顿时勃然大怒。

    吃了,这家伙竟然吃了自己的力量。

    夏云梦的注意力瞬间挪到廖云身上,方才闫妄一番作为的用意转而被她抛之脑后,取而代之的是对廖云举动深深的怨恨。

    杀了他,吃了他……

    夺回属于自己的力量!

    二人的战斗力自然不是外面那群引气期可以比拟的。

    这简陋的房屋连一瞬都没有坚持住便粉碎开来,伴随着法术的轰鸣,廖云与夏云梦的战场范围转而扩展到周围。

    强忍反噬之苦的廖云并未注意,自己腰间的储物袋,被摔进来的闫妄不露痕迹的摸走了,更不会在意交战时房屋塌陷,尘烟弥漫的时候闫妄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呼……”

    溜出战场的闫妄,飞快的朝远方窜去,头也不回,跑的比谁都快,压根没有半点回头掺和的意思。

    反正之前连杀带捡的,他凑够了最低档次的三百积分,而且此次参与考核的武者,能不能活着出去还不一定呢,他肯定达标了。

    他莫名想起之前碰见夏云梦的一幕,不禁呲牙冷笑,这厮佯装答应,其实一点诚意也没有,早就做好了毁约的打算。

    尤其是在得知灵韵凝骨草的存在后,她自觉若是吞下此物,再加上秘境中武者的血肉精华,等到时间直接硬闯出去也有信心。

    亦或者她另有其他办法伪装起来,蒙混过关瞒天过海。但唯有一点可以肯定,夏云梦压根就不打算放过他。

    本来她只是想吃了闫妄,但看到赤霄后,便起了贪欲。她佯装答应,实则是准备实力大进而后夺剑杀人。

    当然~

    闫妄也没啥诚意,他之前所说的计划,本就是顺着夏云梦的打算捋一捋而已,他的目的自始至终都是灵韵凝骨草。

    就算夏云梦遵循约定,闫妄也会昧下两颗。

    就算夏云梦心怀鬼胎,闫妄也有应对方案。

    不过这个方案到最后还是没有派上用场,因为他也没想到对方会在那里蹲着准备偷袭,而且好死不死的跟他打了个照面。

    到底闫妄灵机一动,急中生智的奇招,这才险之又险的避过了最大的危机。

    闫妄打量着手里的储物袋,默默思索:“就算廖云那家伙准备突破金丹期,也不可能傻不拉几的三颗全部吃掉,起码会剩个一两颗左右。

    全部吃掉的话,最不济我也会达到筑基期,加上种种技能的解锁提升,纵然僵尸吃了廖云实力再一次提升,我也不怂。

    正面刚不过起码也跑得掉,只要撑过这段时间,届时通道大开,魑魅宫的人自会料理了这厮。”

    现在,闫妄要做的就是静心等待。

    等待廖云撑不住,被僵尸弄死,这样的话储物袋上的烙印便会消失,他也不消废功夫慢慢磨了。

    ——

    砰!

    廖云咳嗽几声,唇角似有嫣红溢出,捏着法印的手指隐约发颤,气势较之方才多了几分日暮西山的颓废。

    一鼓作气,再而竭……

    刚刚趁着怒意上头,他强自压下反噬与夏云梦开战,本来是打着速战速决的念头。

    毕竟在他心里就算夏云梦吞了不少人,但终归都是引气期,给予她的恢复有限,自己应该还能占点优势。

    他哪里知道,不久前沙老头前去送了一波人头,就算他苟着小命回来,但也气血亏损严重的紧,筑基期修士的本源让夏云梦恢复的更快一筹。

    如今,双方其实是站在一个层次上,谁也不比谁强些。可再加上僵尸的特殊体质,夏云梦足以支撑更久,只要拖延一段时间,廖云自然不是对手。

    他知道对方打的就是消磨时间的主意,自然不想如她所愿,下意识就摸向腰间储物袋,准备嗑药回血拼死一战。

    诶?

    什么鬼?

    怎么回事?

    我的储物袋呢?

    我辣么大一个储物袋怎么说没就没了?

    他的情绪变化如此明显,夏云梦又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出来,心头大喜,她以为方才房屋倒塌的时候,把这厮的储物袋带下去了。

    夏云梦自不会在由着他发呆,当即脚下一踩,留下一个大坑,身如闪电般朝半空而去,指尖尸气汇聚,散发着令人心悸的煞气。

    我的储物袋!!!

    廖云勉强抵挡着对方的攻势,绞尽脑汁的回忆储物袋在哪……等等,那个重伤的弟子!

    他忽然想起,那家伙被僵尸打进来的时候,收力不及直接倒在了他脚边,当时廖云还在盘膝打坐,尝试突破。

    会不会是因为他把自己的储物袋带掉了?

    受到惊扰的廖云当时反噬,正努力压下伤势,一时间根本没有分神注意这件事,现在这么一想很有可能啊。

    “噗……”

    廖云胸口蓦得一塌,脸色由红转白,当即喷出一股血雾,见他并指酿着血雾急促的划出几个符纹,扬手一拍,推开夏云梦同时人朝废墟处掉下。

    “不好!”夏云梦知道他要做什么,暗骂一声,强行接下这仓促一记法术,起身就要追上。

    “啊……”

    就在这时,狂风大作,碎石废墟被生生刮开,廖云站在中央呆呆的望着空无一物的地面,蓦得发出一阵土拨鼠般撕心裂肺的长啸。

    “……”

    虽然身为敌人,可夏云梦还是感受到了那种浓浓的怨念。

    这是何等的屈辱啊,临近突破金丹期的修士,一方势力的魁首,竟然被一个无名小卒给摆了一道。

    所以,夏云梦出手更迅速了,想要趁此机会,一局定胜负,将廖云弄死在这里。

    ——

    窝在暗处的闫妄忽然眨眨眼,掏出那个储物袋,他感知到上面属于廖云的灵识烙印消失了,这就代表……他挂了。

    魂力散发,渗入其中,闫妄脑袋里忽然出现一个空间的立体图像,很他么的不科学……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111立方米?”闫妄数死早,对这玩意压根没啥概念,只知道大概能装半个摩托车。

    里面零碎东西不少,不过闫妄直接取出了那两颗被封存在玉盒中的灵韵凝骨草,敲碎玉盒,吃掉!

    干净利落,果断迅速。

    他可没空搞闻一闻,嗅一嗅之类的骚操作。

    有些腥气,跟那种炸带鱼的味道差不多,闫妄咂咂嘴莫名有点饿了,看了看储物袋的肉干,干粮,毫不犹豫的拿了出来胡吃海塞。

    抽空看了眼技能树解锁情况,解锁到【神乎其技】中等,除此之外各类技能等级均有提升。

    “五五开……”

    闫妄估摸了一下,心里大概有了底。想了想便将所有的蚀日阁弟子令牌塞进了储物袋,然后将之打上自己的烙印,最后……塞进了贴身内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