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大霹雳系统 > 风生水起戏天下 四百零五:离弦之箭(一)
    再运玄玄妙法,屋内无风自动,而此时,脑海中的那张势力卡也荡出生化之力,赠予自己丹田四肢百骸,借助力量,不多时,自己的武道元神幻化虚无,从中诞生出一个金色圆珠,和自己地魂之身不同,这次借用的实力,有一种龙的感觉,而且也不是凭空出现凝聚,而是从虚无之中诞生圆珠。

    珠子越来越大,直到变成磨盘直径为止,而这气息也被结结实实的遮盖住,没有向屋外漏出一丝一毫。但莺煞看着那珠子,体内的恶龙臂却是有一种熟悉感。

    猝然变化,珠子如同莲花一样,层层剥开,正是一女子蜷缩躺在其中,莺煞感觉得到,这种联系,是自己的天魂所化无疑。

    任务完成:三化之体。

    任务条件:完成除命魂之外化体。

    任务奖励:四奇观之烟都临世。请选择合适地点放置山门耗费永寄玉名额数,五。

    永寄玉一共只能使用九枚,其中两枚是意琦行和九千胜,这烟都虽然没有耗费永寄玉,但是却耗费了名额,而且这五枚名额,实在是高昂。因为除了古陵逝烟和宫无后,莺煞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堪得起一枚永寄玉的价值。

    不过任务完成,感觉自身实力慢慢恢复,莺煞大喜过望,虚手一握,斩秋风立马现身。刀响鸣动,好似庆祝其主解封,再临人世。

    不过天魂之身却未醒来,而且莺煞近处一看,是和自己女身相同的面容。

    “地魂之身和我本身也没什么共同点,为何天魂”

    收起了思考,为今之计,便是先离去,毕竟莺煞自己有数,她绝非姬子鸣的对手。特别是他的暗伤貌似被自己跌落那无尽深坑的时候无意间用八品神通医治好了,这就更麻烦了。

    而轻轻闭眼,却是皱眉再开眼:“为什么?为什么还是女身!”

    但是系统却是沉浸,没有丝毫言语,只好先走一步看一步,挥手间,真元覆盖那球体合上,直接收入自身空间,既然天魂不醒,只好待到自己离去再做打算。

    而这时,一缕气息已经外泄。正在溪流边的刘倾雨刚刚摘得一朵大大的莲花,在月光之下显得洁白非常,但一转头,便看到姬子鸣面色一白,直接纵身离去,行动之快,稍纵即逝。

    快若闪电,一道杀机凌然的人,站在屋外。

    一声怒吼,响动山涧四方:“步千怀!”

    实力恢复巅峰的莺煞自然也感受到了迅疾如风的姬子鸣,转身挥手,门窗大敞,照映在姬子鸣眼中的,却是莺煞本人。

    万万没想到屋内竟然是佳人持刀而立,但却是不一样的姿态:“恩?”

    手握斩秋风,竖立身侧:“吃惊吗?”

    “你?”眼神盯着刀,又盯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斩秋风?这?”

    莺煞很想说本尊步千怀,但是忍住了嘴,毕竟若是道花候变成女身这个事情传出去,就不要再江湖上混了。

    “本尊,天府九天之中天。”

    “中天不是步千怀?原来开始就搞错了。那为何你会有这柄刀?若无记错,此刀乃是步千怀委托炼器丹宗副宗主亲手所铸,刀内藏剑,实为经典。”

    “你无需知道那么多。”

    “你隐藏在我身边,是为了什么?”

    莺煞轻转刀身,一道刀鸣不自主的发出:“杀人。”

    姬子鸣的眼也正了,因为他知道,杀人,是件很严肃的事情,容不得半点掺假。

    “美人心计,如此算计,中天不愧是中天。”

    莺煞直接挥手,黑袍掩盖住了身上的女子装扮,左手捏着那黑龙面具。

    “如此实力,泯王也不辱其名。”

    明月照人,明月照心,两个人。一个在屋内,一个在屋外,形成的,却是一触即发的战局。

    演变至此,周围也多出不少高手。但莺煞无惧,不多说自己还有卡片,足够杀光此处所有人,再挟天子令诸侯,至少有几十万的军队把控,足能成就大业。之前先遁走的想法走就被扔到烟消云外,毕竟成功的诱惑着实不小。

    烟都未放置合适地点,无法使用。借用烟都力量一次,下次需等到二十四时辰之后。

    刚刚想到这,系统便不合时宜的开口了,自然知道莺煞在想什么,而莺煞面色不动的问道在这里放置呢?

    不可。势力卡等同于金色卡片规则,两张卡片使用间隔不能小于十个时辰。

    这一句话,让莺煞最大的底牌直接作废,御清绝和烟都势力现在都仍不出手,至少现在的局面,只能说让自己撤走即可,杀光这些灵朝余部,今天,怕是不行了。

    “嗞怎么这样”

    姬子鸣长戟以失,但是泯王剑仍在,右手扶着左腰间的剑柄:“若你能放下所有打算并且留下,本王可以以大灵泯王的身份保证,我大灵所属之人和天府的仇怨,既往不咎。”

    “呵。”环顾自周,不少高手蠢蠢欲动,端的是一副插翅难飞的架势。

    “本尊要走!”捏着黑龙面具的纤细柔荑向回一转,面具扣在脸上,登时杀气四溢:“谁人能拦!”

    “你不能走。”摇了摇头,姬子鸣眼中好似下了决定,泯王剑倏然出鞘。

    右手抬刀,双手横握,右边刀尖杵地形成左高右低之势,正是杀伐攻势的前奏:“这江湖上,还没人,能拦得住天府中天!”

    “拦不拦得住天府的中天,本王不清楚。”姬子鸣直接持剑前走,眼神忽然明亮,左手向前一伸,好似想要拉回什么一样:“但拦住本王的王妃,本王有足够的信心!”

    怒上眉梢,莺煞体内玄冰罡劲爆发,四周如滞冰窟:“你放肆!”刀上血红,直接凌空一斩:“胆敢染指本尊,今日本尊要你命丧九泉!”

    冷眼凝视,却是怒火中烧。莺煞刀走奇诡,再现魔邪之名。

    比她的刀更快,是那柄象征王权的泯王剑。刀剑相抵,莺煞甚至只是感受到了姬子鸣那如星辰般的速度,便被一股巨力压迫而来。

    本就是女身,即便是真元丹田解封,相较于原本男身,也是下降了一成实力。高手对决,莫说一成,但凡一丝一毫,一个呼吸,都能决定一盘棋局的动向。

    斩秋风本就集合了苗刀,,关刀的优势于一身,更是势大力沉,但现在莺煞的骨骼和身形,却是有了一丝差别。女子,更是这种身材高挑的女子,本就不适合如此刚猛霸刀的兵刃。

    冲击失力,莺煞没有任何犹豫,左手顺势抽出莫妄寻踪,右手持刀,直接往斜上一冲,让刀镡直接顶住泯王剑,向上牵动。但是莺煞的力气却是差了姬子鸣一筹,根本挪不开这柄剑,左手的剑也根本没有好的时机。刀剑本就有差别,而且莺煞手中的刀剑差别更达,刀是苗刀样式,却占了的势大力沉和关刀的霸道,适合硬碰硬。而莫妄寻踪则是无形无妄之剑,走的是轻灵的路数,若是贸然攻击,反而会被抓住把柄,落了下乘。

    但这样的话,莺煞已经不能忍了,这姬子鸣明显就是个登徒子,留不得!

    而听了这话,这么多天这些侍卫和客卿供奉也都清楚,都没有插手,反而是后撤了几步,明显得很,这是皇族的私事,不是他们掺和的。而此处高手云集,除非天府九天亲自前来,否则这中天已经是瓮中之鳖,插翅难逃。

    莺煞力气拼不过,想要后撤,却发现刚走一步,姬子鸣便进一步,如同粘着狗皮膏药一般甩都甩不掉。

    刀招剑招皆发挥不出,处处压制,莺煞已经有点后悔刚才生气上头,就应该恢复实力第一时间离去,这样也好以后徐徐图之。

    眼中八花齐开,近距离之下,姬子鸣也看到了莺煞眼中奇景,下意识警戒,却是为时已晚。

    藤蔓直接缠住姬子鸣双脚,并往上攀爬,周围地面不知何多多了许多花骨朵,哪怕没有开放,也能看出即将到来的,是花开艳艳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