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行走在诸天世界 > 章节目录 第81章 本体
    肖止强忍着心中的恐惧,他看向埃拉“老师,你是我最敬爱的人,你的人偶技术完美无缺,不该让黑暗罪恶侵蚀内心,你知道的,这世界上真正热爱人偶艺术的人很少,我们这样的更应该让自己内心圣洁……”

    埃拉的面容不断的在扭曲,身上玛丽·肖苍老的面孔更加恐怖起来“神已不在,我父亲遭遇杀害的时候,神在哪里,我爱人本该安全归来时,神又在哪里呀……”她的愤怒强烈,后花园的花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着。

    肖止毫不犹豫的掏出手枪对着虚影,扣动扳机,砰!

    滚烫的子弹击碎玛丽·肖的头颅,但很快又慢慢合拢成原状,她肆无忌惮的笑道“只凭这玩具可奈何不了我的。”

    埃拉突然剧烈的挣扎起来,她用手指着自己的脑袋“肖止,打这里,她就会消失了……”

    她?

    这话语让肖止有点发愣。

    埃拉不是由玛丽·肖的亡灵直接操控的吗,为什么会有“她”这个字?刚才开始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埃拉是有忏悔的心思,但却跟精神分裂一样的,时而好时而坏着。

    精神分裂?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

    会不会是自己这半个月有意无意说的那些引导话,在玛丽·肖的心里种下一个潜意识,导致和罪恶意识产生两极分化,意识分为两半,分别是善良和邪恶!尼玛这样玩的话就太过于刺激了吧……

    想归想,他还是开枪了!

    子弹这次穿透埃拉的眉心,留下一个暗红的弹孔,没有血液流出来!

    她背上虚幻的玛丽·肖仿佛遭到重击,不停的挣扎着分离出来,朝石桌上那个两人合作出来的小人偶飞去!肖止毫不犹豫,连续开了十几枪,将那个名为“肖止”的人偶打的支离破碎,再无还原的可能性!

    玛丽·肖尖叫着在空中飞舞,化作了虚无。

    但肖止依然眉头紧皱,他既没有看到任务完成的小纸片也没有听到“击杀!”音效!

    她没有消散,只是隐藏到其他人偶上去了……

    埃拉……

    应该说,名为埃拉的完美人偶在地上轻微抽搐着。

    肖止缓缓走过去,抬起枪对着她的脑袋“对不起,老师,您终究不是人,请原谅我。”

    正常人眉心挨上一枪早就死了,但埃拉还能坚挺着坐实了完美人偶的身份,她没有恐惧的表情,倒是有些解脱的说道“埃拉的玛丽·肖,但玛丽·肖却不是埃拉,我忘记这副人偶躯壳生前是什么身份,但也不重要了,玛丽·肖每杀一个人,我的罪孽就加深一分……”

    原来如此……

    他明白了。

    埃拉是玛丽·肖。

    玛丽·肖不是埃拉。

    玛丽肖利用活人制作出埃拉这个完美人偶时,不知用什么办法将记忆和意识复制进人偶里面,成为新的“玛丽·肖”。

    因为是人偶的原因,亡灵可以随意降临这副躯壳进行操控,当亡灵不在的时候,人偶埃拉就由复制出来的“玛丽·肖”进行操控……

    当前的情况。

    简单说,文件玛丽·肖1复制出了玛丽·肖2。

    复制的过程玛丽·肖1将生前隐藏在灵魂深处的善良一并给了玛丽·肖2,经过肖止这半个月相处的引导下,那份隐藏在玛丽·肖2深处的善良显现出来,两者之间便开始出现了差异。

    亡灵玛丽肖从生前到死后,积攒了大量的怨气和怒火,凶恶异常。

    她复制自己的时候,怒火和怨气可能无法复制,只能复制了意识和记忆,这让埃拉看起来虽然像第二个她,可实际上还是一个婴儿……

    肖止缓缓吐出一口气“老师,谢谢你的人偶技巧,不见。”

    砰砰砰砰砰!

    手枪不断的射出子弹,将埃拉打的支离破碎,成为一地的零件为止……

    既然已经开始做了,就没有停下来的理由,肖止知道爱德华也人偶之一,他立刻冲到房子里面去直奔二楼!果不其然,爱德华坐在那里阴险的笑着“我已经掌握完美人偶的制作方法,即使你毁掉了埃拉,我还能制作出更多的埃拉……”

    肖止呵一声,他从口袋拿出一小袋封着的清水,推出弹夹将水袋子撕碎让水流淌在弹夹里。

    装回去,抬手就是两枪“我只要杀死源文件就行了!”

    爱德华坐在轮椅上中了十几枪,身上浮现出玛丽肖的身影,她痛苦的尖叫着“这是什么子弹,为什么能伤害到我,你要死……”

    刚才水袋里装的是十字架和驱魔祷文祈祷过的圣水,倒在子弹上,让子弹也拥有了轻微的神圣力量。这十几枪的子弹,犹如钢钉一样,将玛丽·肖的灵体钉在爱德华的人偶尸体上,这才是让她产生略微惊慌的……

    肖止不是真正的牧师,无法产生真正的信仰力量,他所祈祷出来的圣水效果实在有限,玛丽肖疯狂的挣扎之下,灵体一点一点的抽出来,他见状抬手连续开枪,反正无限子弹不要钱!

    爱德华简直被打成了马蜂窝一样,可是子弹虽多,沾染到圣水的子弹越来越少,玛丽·肖忍着痛苦一下子窜出去,没入旁边的大柜子里消失不见。

    肖止移动枪口对着大柜子再来一窜的子弹洗礼,然后伸手抓起旁边的烛台小心翼翼的将柜子门勾开!原来是碗柜,里面装着层层叠叠的碗。

    她去哪里了?

    阴冷的气息更加浓重!

    肖止下意识抬头,只见一张极度溃烂恐怖的脸近在咫尺,浓重的腐臭味扑面而来!

    是玛丽·肖,拥有实体的那种!

    原来玛丽·肖将自己的人偶尸体藏在柜子顶端接近天花板的空隙里,那么高的位置一般人很难发现到!她发出尖锐的怪笑声,口中伸出一条长长的舌头,在肖止的脸上甩一下!仿佛在戏弄躺在砧板上一条待宰的鱼……

    该死的……

    明明努力克制惊惧情绪,但肖止却感觉自己莫名的想要尖叫起来!

    他感觉自己的下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缓缓往下扯着,喉咙发痒,唯有高声尖叫才能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