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冷艳总裁的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1062章、下一次,遥遥无期!
    此地,依山傍水!景色如此优美,却是空无一人。

    因为这里,就在昨天,出现了一场大规模游客离奇死亡的悬案,整个景区都被封锁调查。

    赵乾坤又回到了这里。

    只是相比较起昨天,今天,在他身边少了一条狗,还有那数之不尽的痴女。

    赵乾坤拿出从昨天开始就随身携带的杂志,望着封面上的人物,连连称奇“真美啊,纵观千古,如此美人,恐怕也只她一人了。”

    “人再美,那也不是你的。”

    一个调侃的声音响起“赵乾坤,你可是有身份的人,对一个封面杂志这般猥琐,你觉得合适么?”

    “欣赏美色,岂能称的上是猥琐?”

    赵乾坤抬头看了眼那凭空出现的妖娆女人,耸肩淡笑“至于你说不是我的,只是现在而言,来日房产,她李秋雪,终归会成为我的女人。”

    妖娆女人嗤鼻“你死心吧,李秋雪对秦风死心塌地的很,别说你不见得是秦风的对手,就算你有这个实力,杀了他,估计她也不会变心。”

    “世事无绝对,所有的结果,都并非是你说了算。”

    赵乾坤眯了眯眼,漆黑的眸子中,不着痕迹的闪过一抹不悦。

    他是个喜欢听好话的人,同时也不是什么内心宽广的人。

    妖娆女人撇了撇嘴,忽的说道“李秋雪出院了。”

    赵乾坤“意料之中。”

    妖娆女人“你不去找她?”

    “相煎何太急。”

    赵乾坤道“眼下你我还有要事,男男女女的事情,就暂且先放一边吧,待此行事情圆满结束,我自会再来找她。”

    妖娆女人怪怪一笑“就怕你再来找她的时候,她自己的亲生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呢。”

    赵乾坤皱眉“赵芊芊!”

    赵芊芊丝毫不被恐吓,反而更是嘲讽“怎么?

    这就生气了?

    如果你就这点心性,将来的赵家家主之位,恐怕还是我更合适呢。”

    “我……”赵乾坤气的有些牙疼。

    如果眼前之人,并非他的亲生妹妹,他早杀了!当然,前提是要赵芊芊的实力打半折……良久,赵乾坤平复下心情,狭长的眸子再度眯起“呵呵,若真像你说的那般……我得不到的,别人也是无法拥有的。”

    赵芊芊瞳孔微缩。

    赵乾坤,是疯子!……荣家众人已经开始准备逃亡之旅。

    毕竟,一旦等到华南地区的各大家族发难,家族基业坍塌自不用多说,同时,多年来积郁的恩怨,也会为他们带来杀身之祸。

    接下来,他们及时想要活命,也要亡命天涯!一众荣家人,心中思绪万千。

    耳边仿佛响起一句话。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固然,此事因为荣伟而起,可若是他们平日里各个为人端正,如今就算家族产业坍塌,也绝对不至于这般狼狈。

    他们仿佛又明白了秦风的另外一个用意。

    他在告诉世人,多行不义必自毙!若巅峰时作恶多端,虎落平阳时,即便秦风这般大能不与他们计较过多,仍会有无数人虎视眈眈。

    没人会帮他们,也没人敢帮他们!匆匆一夜,转眼即逝。

    一个本该走向辉煌的家族,只因为一个低级的错误,未来方向直接完成反转,开始迈上走向深渊的不归之路。

    ……在荣家忙不暇接的时候。

    秦风则是已经带着李秋雪,回到了蒂花苑。

    熟悉的房间中,至今还残留着李秋雪那淡淡的体香味,床榻上,被褥凌乱,夹杂着李秋雪昨天被秦风脱下的蕾丝睡裙。

    只一眼。

    秦风痛心疾首!回想昨晚,李秋雪那是何等的性感诱人?

    那是何等千载难逢的机会?

    愣生生的,又被他自己作死给作没了!“哼,活该!”

    而李秋雪看到床上的那条蕾丝睡裙,俏脸则是忍不住一阵火热,心中暗自咒骂了秦风一番。

    秦风悔恨,她又何尝不惋惜?

    昨天,天时地利人和,她卯足了劲,才好不容易酝酿出满腔热血,视死如归心意决绝。

    结果,到底还是一场乌龙!这个乌龙会造成什么后果?

    简单说,兴致全无。

    莫说是秦风作死,即便秦风没作死,过了昨晚,李秋雪想要再出现昨晚的状态,便又将是一次任重道远的旅程。

    因为,她是李秋雪。

    这种事情对她而言,本就是一个终极挑战,既然是终极挑战,哪能随随便便就有勇气上?

    这个勇气,就是李秋雪自己也不知道,下一次,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有了……李秋雪板着脸,默不作声的收起那有些情趣风的蕾丝睡裙,随手丢入垃圾桶,似是表明了她的态度。

    秦风痛苦的闭上双眼,内心怒龙咆哮“我恨啊!!”

    李秋雪躺入柔软的大床,这床上,却也还残留着秦风那淡淡的特殊的味道。

    嗅之,李秋雪又忍不住脸红……这床被子,要不要换呢?

    换吧?

    心里莫名有点不舍。

    不换?

    心里好像又有些排斥。

    秦风从痛苦中回神,满心留恋的看了眼李秋雪的大床,最后哀默的望向李秋雪“老婆,接下来,你又要独守空房了?”

    李秋雪面无表情“我还是比较喜欢这种状态。”

    “好……好吧……”秦风叹了口气,他知道,在这方面的事情上,他是绝对不能言而无信强来的。

    不然,会让李秋雪的恐男症真的触底反弹。

    熬吧,慢慢熬!李秋雪瞟了秦风两眼,抿了抿嘴,似是忽然想到什么“对了,赵乾坤那个人,你要小心点。”

    秦风皱眉“他是什么人?”

    对于赵乾坤,秦风自然不会淡忘,此人深不可测,此事到底也终归是因他而起,尽管他本无心,但就冲他看上李秋雪这一点,秦风就绝对不能姑息。

    我秦风的老婆,岂是你想觊觎就觊觎的?

    李秋雪也微微蹙着眉头,凝声说道“我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只是昨天在咖啡厅,他自我介绍了一次,自称是……隐龙的人。”

    “隐龙?”

    秦风一愕,这是什么存在?

    “对,隐龙!”

    李秋雪重重点头“听他口气,这应该是一个类似于武林的特殊存在,只是……比武林要更加强大可怕很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