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神魔因果 > 《神魔因果》正文 第1740章
    的没事吗?”段浪看着身前的巨大蚕蛹不确定的问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点你放心。”琉璃骨架上前用手轻微触碰那些乳白色的细软丝线,“我虽然不擅长医术,但我当初怎么说也是在这世间游离了数千年,虽然并不专攻但一些隐蔽的治疗之法我也是有所耳闻的,现在我给你朋友用的便是当初我偶然得到的‘天蚕遗丝’。”

    随着他手指的滑动,那些被触碰到的乳白丝线仿佛受到感应般轻轻扭动,原来这些蚕丝并非死物。

    “天蚕遗丝?有什么用?”段浪越看越觉得不靠谱,无论是前世今生他都未曾听说过有这种不靠谱的治疗之法,难道把伤者包裹在蚕蛹之中便可治愈他全身的疾病吗?而且当时董遇之所受伤之深他是有着清晰的感受的,无论是从什么方面检查,董遇之都不可能生存下来,毕竟他的大脑承受了爆炸的绝大部分冲击,生存几率可以说是丝毫没有。

    “你现在还年轻,还尚未体会到外面世界的各种神奇,所以你对这种方法有疑惑也是正常的。”琉璃骨架解释道,“你可知我将你带走时你身上的伤有多重吗,当时你腹内的内脏被一种不明的力量腐蚀溃烂,并且全身的生命力大量消耗,几乎跟一个濒死的老人相同,但我不依旧将你拯救过来了吗,因为我对你使用的也是一种秘法,虽然知道的人并不多,但却是很有用的。”

    段浪半信半疑,使用凶器的后遗症的确是随着次数的增加变得越发的严重的,但他没想到这一次的竟然如此凶险,原来自己险些就要丧命,“那你觉得董遇之有多大的可能性可以恢复如初?或者能否苏醒过来?”

    “你知不知道这只尸吼的体内蕴含着纯净的龙血?”琉璃骨架问道。

    “我知道。”

    “哦?那你知不知道他是如何让龙血汇聚在体内且不发生冲突的吗?”

    “因为他当初生活中黑蟒森林的时候偶然碰到了一颗龙蛋,然后又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将那颗蛋给吞了下去。”段浪不敢隐瞒实情,毕竟还是董遇之的命最重要,只要这些信息对琉璃骨架的治疗有所帮助,那他便会全部说出,“他跟我说,自他吞下龙蛋后便引来了森林中妖兽的群体追杀,为了逃命他才跑到了几千里之外的晕岑山林。”

    “怪不得。”琉璃骨架略微点了点头,“龙血的气息是任何妖兽都无法抗拒的,在他吃下龙蛋后那股气息便融到血脉之中,自然会引来妖兽的群起而攻。”

    “这龙血跟他的治疗有关系吗?”段浪问道。

    “当然有关系了。”琉璃骨架略微提升声调对段浪说,“你知道的还真是不多啊,这龙血的功效可多得很,我现在就不一一跟你介绍了,现在对于你那个兄弟来说最有用的便是龙血的治疗效果。我想你应该也看到了他伤的有多重。”

    “没错,虽然当时的情况混乱,但我还仔细感应了一下,他那时应该已经死了。”段浪说这话的时候有些语塞,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死”这个字太过悲伤了。

    “其实当初死的是他作为尸吼的那一部分,而剩下蕴含龙血的那部分还并未死去,我的这个‘天蚕遗丝’便是通过吸收各种高贵血脉来达到起死回生的效果的,再怎么说这只尸吼的境界也只是金丹境,根本不具备那么顽强的生命力,若是没有遗丝和龙血的帮助他很难恢复过来的。”

    段浪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心中不禁对这治疗之法又增添了几分信心,“他若是苏醒过来是不是便不再怀有龙血了?”

    “没错。”琉璃骨架点头说道,“若是不付出些代价是根本没办法救活他的,现在他的最后一口真气便是在龙血的滋养下才得以幸存,尸吼一族毕竟还是比不上神龙珍贵,单凭那颗龙蛋所蕴含的龙血足以救活他。”

    “这样也好。”段浪终于放下心来,“若是他不能活下来,留着那些龙血也没有什么用,一颗龙蛋换回一条命也不亏。”

    琉璃骨架见段浪想通后心中暗喜,只有先将他的这个心结打开才有可能让他收下宝具,无论怎么看段浪的天赋都是他所见过的人当中最强的一个根据他的骨骼生长情况来看应该只有十岁,但如此年幼便将剑道领悟到了如此深刻的地步,而且还是最具攻击性的杀戮剑道!这次若是错过他,那自己会后悔终生的。

    富丽堂皇的房间中吊挂着包裹董遇之的巨大蚕蛹,这间房子并没有了其他摆设所以此时略显空旷。

    “现在你还要拒绝宝具吗?”琉璃骨架还是忍不住问段浪,“你的朋友已经没有了性命之忧,他现在只是需要足够的时间,过段时间后他便能苏醒过来。”

    “需要多久?”段浪还有些回避他的问题。

    “也许五年,也许十年,也有可能会是一百年,需要时间的长短还是需要看他自己意念。”

    那骨架又一挥手,两个呼吸之后段浪便又来到了当初混战的那个大殿之中,此时他正和琉璃骨架并排坐在那个高大的木椅之上,当时大战的痕迹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一眼望去满是说不尽的华丽与壮阔。

    “怎么样?坐在这里的感觉如何?”琉璃骨架一本正经坐在那里,脸正视前方说道,“当初我的势力尚在的时候,殿下是百位大将,只可惜后来兵败如山倒,单凭我一人之力根本就没有办法改变整个战局。”怎么样?坐在这里的感觉如何?”琉璃骨架一本正经坐在那里,脸正视前方说道,“当初我的势力尚在的时候,殿下是百位大将,只可惜后来兵败如山倒,单凭我一人之力根本就没有办法改变整个战局。”

    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里充满了悲伤,那些随自己征战数千年的老战友们,最后全都葬身在了那片火海之后,虽然自己拼命的想要保护他们的子嗣可怎奈敌人的手段太过凶猛,尽管逃跑了数年,但最后还是被抓住了。

    “我有些没听懂?”段浪愣住了,这和他的判断并不一样,赶忙疑惑的问

    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里充满了悲伤,那些随自己征战数千年的老战友们,最后全都葬身在了那片火海之后,虽然自己拼命的想要保护他们的子嗣可怎奈敌人的手段太过凶猛,尽管逃跑了数年,但最后还是被抓住了。

    “我有些没听懂?”段浪愣住了,这和他的判断并不一样,赶忙疑惑的问,“难道你不是宝具吗?”

    “我既是又不是。”琉璃骨架站了起来,在段浪的注视下张开了手臂,“我是这宝具的上一任主人,只不过我已经陨落,现在只是被囚禁在宝具之中的亡魂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