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北颂 > 章节目录 第0022章 上钩(求收藏!求推荐!)
    吴贤心神正沉浸在书法中,突然被人打扰,有些不快的皱眉道“他来干什么,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在铺子里守着吗?”

    吴府老管家弓着腰笑道“听说是有一幅上好的佳作送上门……”

    “上好的佳作?”

    吴贤愣了愣,目光落在了桌上的书法上,大喜过望,“快让他进来。”

    在吴府老管家引领下,中年人进入到吴府后院。

    “小人见过东家。”

    吴贤笑着迎上前,“不必多礼,听说又有好东西送上门?”

    中年人弓着腰,点点头,“比之前那一幅褚公楷书还要好。”

    中年人口中的好,指的是价值,吴贤却想岔了。

    吴贤瞪大眼珠子,“竟然比褚公的书法还好……”

    吴贤呼吸都变得急促了几分,搓着手追问道“谁的?阎立本、柳公权、张旭,不会是书圣王羲之的书法吧?”

    想到此处,吴贤自己先吓了一跳。

    不等中年人搭话,他倒是先摇着头否决起了自己说的话,“应该不是书圣的书法,书圣的真迹要是出世了,整个文坛都会轰动。

    褚遂良褚公,号称楷书四大家之一,书法一道上,能比得上他的屈指可数……”

    吴贤猜测了良久,猜测不到,就对中年人喊道“快说,到底是谁的书法。”

    “春嬉图……”

    中年热张嘴吐出了三个字。

    吴贤瞳孔一缩,瞪着眼睛,嘴皮子打着哆嗦,难以置信的道“你说什么?”

    “是春嬉图!”

    “不可能!”

    中年人重复了一句,吴贤确认自己没听错以后,果断否决了。

    “春嬉图已经被皇后赐给了刘家,此图干系重大,一直被刘家严密保存,怎么可能会被人拿出来典当,一定是假的。”

    吴贤黑着脸,下定论。

    中年人瞥了吴贤一眼,神色古怪的道“那要是刘家的人不识货,拿出来典当呢?”

    吴贤一愣,破口骂道“春嬉图对刘家意味着什么,刘美的人心知肚明,他怎么可能把春嬉图拿出来典当,除非是刘家那个不学无术的败家子刘亨……”

    说到这里,吴贤愣住了。

    然后,他一脸愕然的看向中年人,“不会真是刘亨吧?”

    中年人重重的点头。

    吴贤直愣愣的站在原地,发愣了许久,才长出了一口气,“刘府上,也唯有这个不学无术的败家子,不知道春嬉图的重要。”

    “那可是一道护身符啊!”

    吴贤感叹了一句,看向中年人,声音沉重的道“他要死当还是活当?”

    “活当!”

    吴贤点点头,有些意动,他沉吟道“他要死当的话,我还真不敢收。”

    《春嬉图》是皇后刘娥赐给刘家的护身符,吴贤要真把这画搞到手,刘娥不会放过他。

    对刘娥而言,他就是一个大一点的蚂蚁,碾死他,不需要一只手。

    但越是如此,吴贤就越想把画弄到手里,把玩几日,临摹几幅。

    虽然不能据为己有,但是借此一探太宗龙床上的秘闻,也是一件雅事。

    中年人愣了愣,求教道“小人只知道这幅图对刘家而言,事关重大,却不知道里面的门道,不知道东家可否解惑一二。”

    吴贤瞥了他一眼,笑道“也罢,我就跟你们说一说里面的门道。昔年,皇后被刘美发卖后,被官家收留,有人暗害官家,将此事捅到了太宗跟前。

    太宗得知此事以后大怒,让官家将皇后驱逐出府。

    官家舍不得跟皇后分别,所以就在王府外设了一处别院,将皇后安置在其中。

    此后,官家经常到别院里幽会皇后。”

    吴贤言语一顿,沉吟了片刻,又道“官家登基以后,将皇后接入到了宫中,为了掩饰皇后过往,还特地下旨,让皇后跟刘美义结金兰。

    当时的皇后,在宫里地位卑微,并没有名分,而官家后宫嫔妃众多。

    皇后担心自己失去了官家宠爱,无法再护持刘家,所以才挑选了这一副画送给刘美。

    刘家一旦犯了事,官家要严惩的话,看到了这幅画,就会念及昔日的旧情,放刘家一马。”

    中年人了然,道“没想到里面还有这么深的寓意。”

    吴贤笑道“那是自然,凡事能够执掌大权的人,每一处作为,都有深意。”

    中年人疑惑道“如今皇后执掌中宫、内庭,权力及大,刘家在她护持下,如日中天。这幅画岂不是失去了作用?”

    吴贤白了他一眼,幽幽道“只要官家在,这幅画就永远不会失去作用。朝堂上的事,很难说……当年寇准还不是权倾朝野,如今呢?空有宰相的名头,却举步维艰。”

    中年人躬身施礼,“受教了……”

    吴贤笑道“我之所以冒着有可能被皇后责罚的风险要收这幅画,还有另一层深意。”

    中年人茫然。

    一直站在一旁没说话的吴府老管家突然开口道“老爷是想借着这幅画,攀上皇后。”

    吴贤点点头,笑道“还是你懂我……这功、过就在一念之间,我把这画收入囊中,那就是过,可我要是保住这画,不让它流落在外,那就是功。”

    吴府老管家献媚的笑道“老爷攀上了丁相,在朝堂上的地位已经稳如泰山,若是再能攀上皇后,必定能平步青云。”

    吴贤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嘴上却谦逊道“现在说这话,还为时尚早。我还没有在朝堂上对寇准发难,在丁相眼里,还算不上是自己人。”

    “老爷谦逊了……”

    吴府老管家和中年人,对着吴贤狂拍马屁。

    等把吴贤拍的飘飘然的时候,中年人问道“老爷,那幅画小人就收了?”

    吴贤终究没有被马匹拍晕,他并没有急着答应,而是反问道“你确认那幅画是真品?”

    中年人凑近到吴贤身边,低声道“小人前些年的时候,跟着前辈们见识过宫廷画师的画作,深知他们的画技、所用的颜料和纸张。而那位一直伺候太宗的画师的画作,小人也有幸见过几幅。

    刘亨拿来的那一幅《春嬉图》,跟那位画师的画技、所喜用料、以及纸张都十分吻合。

    从纸张的颜色上判断,是一幅上了年头的画。

    更重要的是,那位画师的用印非常独特,用的是暗印,一般人看不出来,更模仿不来。”

    吴贤失态惊叫,“为官家作画,也敢用印?”

    中年人笑眯眯道“所以小人才说是暗印,不知道其中门道的话,根本看不出来。小人也是从那位画师的后人嘴里套出的这个消息,别人都不知道。”

    吴贤看向中年人,感叹道“有你做东来典当行的掌柜,我很放心。既然那幅画是真品,那就收了。他准备怎么当?”

    中年人道“活当,七日赎买,当两万贯。”

    吴贤沉吟着,“两万贯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不过借此能攀上皇后的话,倒也不亏,更何况他是活当,必定要赎买。

    两万贯在他手里转一圈,最后还是会回到我手里,还能赚不少利钱。

    他要是不赎买的话……”

    “老爷刚好可以把画献给皇后,直接攀上皇后,省去了借刘家之手攀上皇后的麻烦。”

    吴府老管家在一旁笑呵呵的补充。

    吴贤一愣,大笑道“妙!妙啊!哈哈哈哈!”

    “就这么办!”

    吴贤一拍手,吩咐中年人道“两万贯不是小数目,铺子里的钱财不够的话,可以去紫气赌坊支取,必要的时候,还可以给他免去利钱。”

    “小人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