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北颂 > 章节目录 第0053章 惊变
    王曾,年四旬,青州益都人,咸平年间,王曾连中三元,引为一时佳话。

    赵恒惜才,把他当成储相培养,历任将作监丞判济州、秘书省著作郎、直史馆、三司户部判官、右正言、吏部侍郎、右谏议大夫、参知政事。

    天禧元年,因受前任宰相王钦若排挤陷害,罢为尚书礼部侍郎、判都省,次年调离出京。

    王钦若罢相以后,王曾又被调返还朝,复任左谏议大夫。

    王曾在朝堂上,算是一位重臣。

    连同王曙这位重臣,两位重臣弹劾一个小小的侍御史。

    那情况就不同了。

    赵恒必须重视。

    所以,在刘娥审阅完了王曙的奏折以后,赵恒侧过头,赶忙问,“如何?”

    刘娥特地瞥了寇准一眼,沉吟了一下,低声道:“言之有据……”

    寇准府上御赐通天犀带被骗之事,在汴京城里闹的沸沸扬扬的。

    刘娥执掌着皇城司,岂有不知之理。

    原本刘娥想借着通天犀带被骗之事,向寇准发难。

    可她没料到吴贤那个蠢货,居然连到手的通天犀带都保不住。

    更让她没料到的是,她娘家人也参与到了其中。

    吴贤那个蠢货,她不会保。

    可刘家,她得护着。

    为了不让刘家沾染上麻烦,吴贤这个人,留不得。

    赵恒闻言,点点头,看向寇准三人,“三位爱卿以为如何?”

    寇准淡淡的道:“着大理寺、刑部、开封府,三司会审,严查此事。”

    李迪补充道:“查清罪证以后,依法严办。”

    丁谓的目光在寇准、刘娥身上盘桓了一下。

    吴贤那个必死之人,他是不会保的。

    但这并不妨碍他给寇准添堵。

    可刘娥和寇准在赵恒心里的地位比他重,他们两个人都点头了,赵恒必定应允。

    他再添堵,没有任何用处。

    一念至此。

    丁谓道:“臣没有异议。”

    赵恒点头道:“那就依寇爱卿所言,着大理寺、刑部、开封府,三司会审,查证属实以后,该怎么办,依国法行事。”

    大理寺、刑部、开封府,三个衙门的主官闻言,齐齐躬身道:“喏~”

    “朕乏了……”

    赵恒用手遮了遮嘴,身躯有些摇晃。

    周怀正闻言,赶忙开口道:“退朝!”

    寇准见此,急了,他上前几步,道:“官家,西夏王李德明继母丁忧,向朝廷讨旨追封,请官家定夺。”

    赵恒乏力的道:“此事交由皇后定夺。”

    “官家?!”

    寇准急眼了。

    赵恒眼珠子一瞪,没有说话,反而一头栽倒在了蒲团上。

    “官家?!”

    满朝文武吓傻了。

    刘娥、寇准等人,扑向了晕倒的赵恒。

    “快!快传御医!”

    御医姗姗来迟。

    帮赵恒诊过脉以后,哀声对一旁注视着他的刘娥、寇准等人道:“官家上朝之前,饮了一碗虎狼药,如今虎狼药的效用过去了,身体撑不住,晕倒了。”

    寇准瞪起眼珠,喝斥道:“你怎敢给官家用虎狼药?”

    御医腿肚子一哆嗦,吓的瘫倒在了地上。

    寇准那吃人一般的目光,吓到他了。

    周怀正在一旁哀嚎道:“不怪他的,官家非要用虎狼药,还下了御旨,谁也拦不住。”

    寇准怒喝道:“为何不请示我等?就算不请示我等,也该请示皇后。”

    刘娥目光阴沉的点点头,如同看死人一样,在周怀正和御医身上扫视了一圈。

    她并没有出声责罚,而是看向寇准、丁谓,“先扶官家回寝宫再说。”

    寇准和丁谓阴沉着脸,点点头。

    李迪紧皱眉头,道:“官家众目睽睽下晕倒,被人传出去了,恐遭猜忌,需要下封口令。”

    刘娥、寇准、丁谓对视了一眼,点点头。

    “但凡有人走路风声,杀无赦!”

    三人异口同声的说。

    刘娥道:“朝堂上的事情,就劳烦寇相、丁相,太子劳烦李相照看。本宫会陪着官家……”

    寇准三人齐齐点头。

    刘娥令人抬着赵恒离开了大殿。

    李迪上前,牵走了皇太子赵受益。

    寇准站在御阶之下,望着闹哄哄的满朝文武,面色肃穆的道:“肃静!”

    他的目光从闭上了嘴的满朝文武身上扫视了一圈,冷冷的道:“今日之事,封口,谁敢走漏风声,杀无赦!”

    满朝文武,齐齐施礼。

    “喏~”

    “散朝!”

    满朝文武各怀心思的离开了玉清昭应宫。

    唯独寇准、丁谓留了下来,他们二人在满朝文武离开以后,赶往了资事堂,去主持政务。

    ……

    皇宫外。

    寇季和刘亨宿醉清醒以后,就看到了百官们的轿子从他们眼前掠过。

    寇准伸了个懒腰,望着御街上排成一条长龙的轿子队伍,感叹道:“真壮观啊……”

    上千文武百官的轿子,加上轿夫、小厮,数千人的队伍,如何能不壮观。

    刘亨揉了揉红彤彤的眼眶,睡眼惺忪的走到了酒楼的窗边,抬头往外一瞧,愣了。

    “怕是出事了……”

    刘亨愣愣的呢喃了一句。

    寇季愕然,“何以见得?”

    刘亨郑重其事的道:“平日里散朝以后,百官们回府的轿子可没这么急。”

    寇季一愣,往御街上仔细瞧了瞧。

    “还真是……”

    顿了顿,寇季失声笑道:“就算发生了大事,跟你我有什么关系。以我们的身份,还没有资格参与到朝堂上的大事当中。”

    刘亨摇头笑道:“你说的也对。”

    寇季笑道:“心情变好了?”

    刘亨脸上的笑意一僵,“以后我再也不会去万花楼。”

    寇季失笑道:“你还是忘不了。不过也没关系,在成长的道路上,碰见这么一桩事,也不是坏事。”

    “走吧!去州桥街,今日约了张成哥哥去开封府过契,还要清理东来典当行和紫气赌坊烧毁以后的杂物。”

    寇季和刘亨结伴出了酒楼,赶到了州桥街。

    他们赶到州桥街的时候,张成已经提早一步到了。

    罗润娘也跟着,只是不见张成的岳父和儿子。

    互相寒暄了一番以后。

    张成陪着寇季去开封府过契,刘亨跟罗润娘留在了州桥街。

    寇季跟张成过完了地契以后,回到了州桥街。

    等他们回到州桥街的时候,就看到刘亨的那些狗腿子重新回到了他身边,刘亨正指使着他们在清理东来典当行和紫气赌坊烧毁以后的杂物。

    罗润娘也从西瓦子市,招来了一帮子短工,过来帮忙。

    足足有上百人。

    一行人忙碌了一天,收拾了一半杂物。

    张成和罗润娘让人在清理出来的空地上搭了个窝棚,住下了。

    刘亨不愿意回家挨骂,学着他们,也在清出来的空地上搭了个窝棚住下了。

    寇季不愿意留下陪他们吹冷风,就带着二宝、陆铭二人回府了。

    三个人赶在太阳落山之前,赶到了寇府门口。

    还没有进府,就撞上了寇准的官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