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北颂 > 章节目录 第0063章 御龙直齐出
    “这大宋江山,不能丢……更不能以这种方式丢……不然,我赵氏一族,会沦为天下人的笑柄……”

    刘娥闻言,凤眉横立,冷声道:“臣妾倒是想瞧瞧,谁有这个胆子。臣妾不介意将他九族诛尽!”

    刘娥的话斩钉截铁,充满了自信。

    赵恒却摇了摇头,他不相信刘娥的话,更不相信刘娥能够做到,撑起一座江山。

    他又自顾自的道:“寇准虽然讨厌,却是一个能抗大事的人。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朕能当上这个皇帝,里面就有寇准一份功劳。

    当年,两位皇兄先后被罢免太子之位。

    父皇再次立储的时候,问及寇准。

    寇准偏帮了朕一句,朕就当上了这个皇帝。

    现在细想起来,父皇当年再次立储的时候,问及寇准,未免没有托孤之意。

    他能被父皇选中,委以托孤重任。

    说明父皇信他。

    父皇信他,朕也信他。

    朕当皇帝这些年,寇准的所作所为,也对得起朕的信任。”

    刘娥沉吟道:“官家信的是先帝……”

    赵恒乐了,“还是你懂朕……朕比起父皇,终究是差了些。父皇在位,南收吴越,北伏北汉,为大宋江山开疆拓土,建立不世功业。

    父皇能建立如此功业,就在于他识人善用。

    他看人的眼光,自然高过朕许多。”

    赵恒对刘娥招了招手。

    刘娥会意,伸出手跟赵恒握在一起。

    赵恒拍着刘娥的手,叮嘱道:“所以这托孤之臣,朕必然选寇准。朕若有碍,满朝文武但凡有为难你们母子的,你尽可处置,唯独这寇准,必须留下。”

    刘娥迟疑了一下,缓缓点头。

    赵恒满意的笑了。

    “既然不知道寇准在闹什么妖,那就去他府上看看,亲自问一问。”

    “官家……您的龙体……”

    赵恒晃了晃头,叹息道:“朕能为益儿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摆驾吧!”

    刘娥咬了咬牙,见赵恒去意已决,就不好再阻拦。

    她吩咐身边的宦官道:“郭槐,摆驾……”

    郭槐抱着拂尘躬了躬身,迈步往资事堂外走去。

    刚走到门外,就撞上了周怀正。

    周怀正为了守住仙丹的秘密,挨了两顿板子,腿脚有些不便,但他仍旧拖着残躯,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郭槐见到了周怀正,讥讽道:“这不是周都都知嘛,晾了官家七日,这才想起了伺候官家?”

    周怀正充耳不闻,迈步进了资事堂。

    赵恒、刘娥见到周怀正出现,也是一愣。

    周怀正趴在地上,谦卑的跪俯道:“奴婢周怀正,叩见官家,叩见娘娘。”

    赵恒目光在周怀正身上盘桓了一圈,没有说话。

    刘娥冷冷的道:“现在来见官家,是打算说出你守着的秘密?晚了!官家要亲自去寇府,询问寇准。”

    周怀正抬起头,摇头道:“事关重大,奴婢不会说,也不敢说。”

    周怀正对赵恒拱手道:“官家也不必去找寇相公,奴婢猜测,寇相公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赵恒一愣,目光幽幽的看向周怀正,“到底是怎样的大事,能让你们对朕守口如瓶?你们就不担心朕的责罚吗?”

    周怀正心里的委屈,哀伤,再也憋不住了,眼泪夺眶而下。

    “官家……您还是越晚知道越好……”

    说完这话,周怀正一个劲的叩头。

    “奴婢对不起官家,奴婢没有伺候好官家……”

    他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不断地叩头。

    脑袋磕破了,他也没有在意。

    赵恒看到这一幕,一愣再愣。

    周怀正跟随他多年,一直小心的伺候着他,多少有点感情。

    赵恒不忍看他糟践自己,就叹气道:“行了,别磕头了,也别哭了……”

    周怀正抬起头,泪眼婆娑道:“官家,奴婢心里苦啊!奴婢替您难过啊!奴婢恨不得以身代之!”

    赵恒看向了刘娥。

    帝后二人,一脸疑惑。

    周怀正种种举动,都让他们二人有种不安的感觉。

    赵恒茫然的道:“到底怎么回事?”

    周怀正晃着头,依旧不肯说。

    赵恒皱眉道:“你不肯说,寇准自然会说。既然你说寇准在来的路上,那朕就让人用轿子去接他。”

    “左右?!”

    “卑职在!”

    “命御龙直去接寇准!”

    刘娥猛然起身,惊愕道:“官家,御龙直,打的可是您的仪仗!”

    赵恒烦躁的道:“一个个都给朕装聋作哑,朕下旨也不肯说。朕就不信,摆出御龙直,寇准还敢给朕端着。”

    “可是……”

    刘娥一脸犹豫,欲言又止。

    赵恒道:“朕知道你担心什么,朕就是想看看,他们严防死守的秘密,到底值不值朕出动御龙直。”

    “不值的话……哼!”

    随着赵恒一声令下。

    御龙直各部,撑着皇帝出行的仪仗,奔向了寇府。

    汴京城的百姓们,瞧见了御龙直各部,吓了一跳。

    他们以为官家出宫了。

    跑过去一看,没有瞧见龙撵,说明官家没有出宫。

    既然官家没有出宫,那出动御龙直,到底是为了什么?

    汴京城里不乏好事的闲散之人,他们跟随在御龙直身后,想瞧瞧御龙直去什么地方。

    队伍越聚越大,一刻钟以后,人数就达到数千人。

    四君园内。

    寇准等人对此毫不知情。

    他们此刻脸色铁青的望着四君园满园的老鼠尸体。

    七日里。

    他们圈养了上万只老鼠,分别让它们以仙丹为食。

    七日后,老鼠们几乎全死了。

    剩下的那些没死的,也变得病怏怏的。

    仙丹有毒的事情,已经成了事实。

    这些老鼠的尸体就是铁证。

    接下来,就是向官家上奏此事,然后迎接一片腥风血雨。

    此事上奏给官家,会造成多大的动荡,没人知道。

    但肯定不会小。

    寇准一瞬间像是苍老了十岁,他声音沙哑的对着关上房门,躲在屋子里的寇季道:“季儿,快出来,随老夫进宫……”

    寇季在屋内顶着门,大声喊道:“你们好歹是朝堂上的重臣,说话得讲信用。说好了我帮你们验证了仙丹有毒,你们就不透露此事跟我有关的。

    现在要拉我去见官家!

    你们出尔反尔!”

    寇准低声怒吼道:“此事事关重大,不是你耍性子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