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北颂 > 章节目录 第0122章 提刑衙门是非多
    寇季回到了四君园,并没有休息,而是让丫鬟们准备了热水,洗漱了一番后,换上了公服,撑着轿子,赶往了提刑司衙门。

    诚如王曙所言,提刑司衙门是朝廷的外台,内庭的外台,所以提刑司衙门公务繁多。

    如今张纶左迁,新任提刑官还没有上任,寇季这个提刑司判官,就是提刑司最大的官。

    提刑司上上下下的政务,都需要他过问。

    每过一日,提刑司就会多出无数政务。

    寇季若再不处理提刑司的公务,提刑司公务堆积如山,必然生乱子。

    寇季到了提刑司衙门,还没进门,刑狱知事等人就迎了上来。

    “大人,您可来了,您要是再不来,咱们提刑司可就真乱了。”

    “……”

    一行人把寇季团团围住,七嘴八舌的在哪儿焦急的说着。

    寇季摆了摆手,让他们让开了一条道路,他一边往衙门里走去,一边问道:“左右都是你们熟悉的政务,我不在,难道你们就不会自己处理?”

    刑狱知事闻言,苦着脸道:“大人呐,政务下官等人自然会处理,可没您盖印,下官等人也不敢承报给内庭啊。”

    “岂止是不敢,根本是没资格。下官们递上去的奏本,都被内庭打下来了。”

    “……”

    一行人一起苦着脸抱屈。

    寇季进了提刑司正堂,大马金刀的坐在了正中的案几前,说道:“行了,你们都别埋怨了,速速把你们这几日处理的政务呈上来,我自会审阅。”

    一行人闻言,赶忙吩咐身后的人去各自的房里去这几日处理的政务。

    一会儿工夫,寇季面前的桌子上堆满了卷宗、文书。

    眼看案几堆成了小山了,一行人也没有停下的意思。

    直到案几上的卷宗、文书,把寇季深埋在了其中以后,他们才停下。

    寇季望着眼前的政务,有些傻眼,“这么多?”

    刑狱知事在一旁苦笑道:“这还算少的……除了这些政务需要大人审阅外,刑部大牢里的囚犯,还需要大人去一一甄别,定夺。

    昨日内庭来了人,催问今岁的案子为何还没审结,为何还没有奏本递上去。

    下官找了个由头,推脱了过去,可也推脱不了几日。”

    钱谷知事叹气道:“马上要到五月了,各地征粮,也得提上日程了。还需要大人拟定一个章程,交给各地,让各地照办。”

    随着钱谷知事的话音落地,其余的知事,也纷纷开口。

    他们每个人手里,似乎都有重要的政务需要处理,而且一个比一个重要。

    寇季被他们七嘴八舌的吵的有些头大,抬手拍了拍桌子,瘪嘴道:“你们先下去,待我看完案几上的卷宗、文书,再做定夺。”

    刑狱知事闻言,喊道:“大人,刑部大牢里犯人的甄别,可等不下去了啊。内庭已经催了一次了,再催第二次的话,就要治我们办事不力之罪啊。”

    寇季微微皱起眉头,不悦道:“内庭那边,有我顶着,不需要你操心。都下去!”

    刑狱知事张了张嘴,还要说话。

    可他见寇季态度坚决,也不好跟寇季硬碰硬,就叹息了一声,退出了正堂。

    其余人也跟着退出了正堂。

    寇季在正堂里坐端正了,随手翻开了一卷卷宗,仔细审阅了一番,缓缓皱起了眉头。

    他丢下了卷宗,又翻开了第二卷卷宗,扫了两眼,又扔到了一边。

    一连翻了十几个卷宗,寇季都只是看了两眼丢在了一边。

    寇季眯着眼,屈指敲打着案几上的卷宗,自语道:“一个个明里看着都是能臣干吏,背地里却是一群腌臜货。七八年前的悬案、疑卷,都敢丢在我面前,让我处理。

    糊弄谁呢?”

    寇季瞥了门外一眼,又自语道:“我猜到了张纶在提刑司有心腹,会给我使绊子,只是我没想到,你们这么多人一起给我使绊子。

    原本我还觉得,让曹佾、刘亨、范仲淹三人入提刑司,顶替了你们的位置,有点对不起你们。

    如今看来,我没有对不起你们,反倒是你们对不起我。”

    “左右?”

    寇季呼喊了一声,门外立马进来了两个差役,等候差遣。

    “属下在。”

    寇季吩咐道:“一个去济阳郡王府,招曹佾过来,一个去金明池畔的刘府,招刘亨过来。”

    差役对视了一眼,齐声道:“喏……”

    寇季又道:“告诉他们,多带一点人,有用的人。”

    “属下明白。”

    差役们离开了正堂以后。

    寇季缓缓起身,在提刑司正堂内踱步。

    案几上的卷宗、文书,他没有再多看一眼。

    提刑司的知事们,联手给他使绊子。

    那他也没必要再给他们留面子。

    他们既然不愿意好好处理政务,那寇季就不介意,找一批人,过来取代他们。

    寇季在提刑司正堂走了一会儿,似乎觉得曹佾、刘亨二人带来的人手有可能不够。

    他又招来了一个差役,吩咐差役去寇府,传他口信,招一批人过来。

    同时,寇季又差遣差役,让他们去招提刑司各班各房的人,到正堂问话。

    提刑司一角的公房。

    几个知事坐在一起,说着悄悄话。

    封桩知事干笑着说,“咱们这么为难寇判官,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过分?我看一点儿也不过分。”

    刑狱知事撇嘴道:“他动张大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过分?外面不知情的人,称赞他有情有义。可我们提刑司,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张大人之所以被调走,就是因为他。

    是他不服张大人,这才使了诡计,调走了张大人。”

    钱谷知事重重点头,“说的对。我们中间有不少人,是靠着张大人一手提拔上来的。张大人受了委屈,我们不能坐视不理。”

    “论有情有义,张大人才是真的有情有义。寇季只是一个会耍手段的卑鄙小人。”

    “……”

    “可……可他祖父是宰相。碾死我们,比碾死蚂蚁还容易……”

    众人都在声讨寇季,巡边公事冷不丁的开口说了一句。

    众人闻言,哑然无声。

    良久以后,刑狱知事咬牙道:“他祖父是宰相又如何?宰相还能一手遮天不成?内庭里除了他祖父,还有丁公、李公。再往上,还有官家和娘娘。”

    巡边公事干巴巴的道:“可现在……寇公在朝堂上,那是一言九鼎。他要动我们,丁公、娘娘也护不住我们。”

    <sript>();</s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