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北颂 > 章节目录 第0158章 惹不起,那就躲
    李迪听到寇准的话,老脸一红,嚷嚷道:“谁说我不辞官了?辞官的奏折我已经写好了,回去以后我就递进宫。”

    寇准挑起眉头,似笑非笑的道:“恐怕是还没写吧?要不老夫帮你研磨,你就在这写,写好以后,老夫亲自帮你送进宫?”

    李迪羞愧难当,恼怒道:“我又不是没长手,需要您帮?”

    不等寇准开口继续调侃,李迪赶忙转移话题道:“快把你那不成器的孙儿叫出来,让我打他一顿出出气。”

    寇准瞪了他一眼,不咸不淡的道:“为老不尊……你都多大人了,还跟一个孩子较劲。”

    李迪咬牙道:“是他非要跟我较劲的。”

    “行了吧……”

    寇准撇嘴喊了一声,说道:“那小子见了你就躲,这会儿估计已经溜的没影了,你是找不到他的。过来陪老夫坐会儿。

    有些事,昨晚来不及跟你说,刚好趁着这个机会,给你说道说道。”

    李迪一愣,思量了一下,坐在了寇准对面。

    他吵着嚷着找寇季,教训是假,刨根问底才是真。

    既然寇季躲着他,那他就不妨从寇准嘴里套话。

    当即。

    他陪着寇准聊了起来。

    ……

    寇府。

    暗门。

    寇季跳出了暗门,溜出了府外。

    留在府里,迟早会被李迪揪出来,还不如躲在府外安全。

    他悄悄溜出了寇府所在的巷子口,正准备找一个地方去落脚,就撞上了一个少女。

    寇季绕开了少女准备离开,却被少女拦在了身前。

    少女瞪着寇季,破口骂道:“寇季,你混蛋!”

    寇季闻言一愣,上下打量了一眼少女,挥起拳头,恶狠狠的威胁道:“你才混蛋!再敢骂我,揍你信不信?把路让开!”

    寇季一脸凶相,少女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让开了路。

    寇季懒得搭理少女,迈步离开了巷子口。

    寇季走后,少女才回过神,委屈的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她心里很委屈。

    她为了帮姐姐出头,瞒着府里的人,找上了李家的纨绔子弟,在寇府的巷子口堵寇季。

    却没料到李家的纨绔子弟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放跑了寇季。

    她只能去另请高明。

    她打着姐姐的旗号,倒是找了几个愿意帮忙出头的纨绔子弟。

    原本说好了这几日过来寇府找寇季麻烦的,可到了关头上,那些纨绔子弟纷纷变卦了。

    她一下子就懵了。

    当即,就追到人家府上去问。

    得到的答案让她更懵。

    那些纨绔子弟告诉她,寇府的哑虎出现了,让她尽量别找寇季麻烦,不然性命堪忧。

    她不知道寇府哑虎是谁。

    她只觉得是那些纨绔子弟们畏惧了寇季,不敢找寇季麻烦。

    于是乎,她决定亲自过来找寇季,给寇季一个教训。

    却没料到,一见面就被寇季给吓到了。

    她非但没教训了寇季,反倒被寇季给教训了,心里怎么能不委屈。

    “还好没有人借着汴京城里的风声,帮姐姐和这个无赖说亲……姐姐真要嫁给这个无赖的话,肯定受委屈……”

    少女一边哽咽,一边嘟囔着。

    她却不知道,她的祖父向敏中,盼人上门说亲,已经盼的望眼欲穿了。

    说起来,向敏中派人放出风声,想吸引寇准登门,帮寇季主动求亲,本是十拿九稳的事。

    偏偏碰上了太白经天出现,把寇准的目光,以及全汴京城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让他的谋划付之东流。

    真应了那句人算不如天算的话。

    向敏中的谋划,少女的委屈,寇季不清楚。

    他压根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离开了寇府所在的巷子口,他在街道上盘桓了许久,也找不到一个很好的容身之所。

    思来想去,寇季最终决定去万象典当行盘桓一二。

    好久没有去万象典当行了,他也不知道万象典当行的生意如何。

    说起来,他这个东家还真的不太称职。

    从把二宝送去了万象典当行以后,他就再也没去过万象典当行,也没有过问过万象典当行的生意,也没问过二宝等人的学业。

    刘亨倒是偶尔会去一次万象典当行。

    但他跟寇季凑到一起的时候,却很少说万象典当行的事情。

    所以张成把万象典当行搭理成什么样子,寇季也不知道。

    寇季在街道尽头,折道去了州桥街。

    州桥街一如往常,繁华热闹。

    作为汴京城的商业中心之一,不论汴京城发生了怎样的大事,它依然繁华。

    寇季到州桥街的时候,正是州桥街一天中人最多的时候。

    挑着担子的小商小贩,推着独轮车的脚夫,驾着马车的车夫,行脚的,行商的,跨马的,骑驴的等等,多不胜数。

    人头攒动,摩肩接踵。

    寇季在人群中挤了一炷香时间,才到了万象典当行门口。

    瞧着万象典当行,寇季也是一愣。

    比起寇季第一次到万象典当行,现在的万象典当行,简直像是换了一个模样。

    招牌、幌子、布帆,一样不缺。

    门口有灰衣小厮守着,笑眯眯的招呼着进门的客人,又贴心的告诉那些离开的客人们存好当票。

    生意看起来很红火。

    寇季到了门口的时候,灰衣小厮迎了上来,点头哈腰的问道:“公子是典当,还是赎当?”

    寇季笑道:“找人……”

    灰衣小厮一愣,仔细在寇季身上盘桓了一二,这才一脸疑惑的问道:“公子莫非是咱们万象典当行的东家?”

    寇季的样貌、年纪、气度,跟传说中的基本吻合,灰衣小厮这才试探了一问。

    寇季一愣,疑惑道:“你知道我?”

    灰衣小厮闻言,咧嘴笑道:“还真是东家您。小人自然知道您,东家您里边请,掌柜的吩咐过了,说见到了您,就一定要把您请进去。”

    灰衣小厮热情的迎着寇季进了万象典当行。

    还不时的招呼着典当行的小厮们,给寇季施礼。

    “东家到了!”

    “东家到了!”

    “……”

    “见过东家!”

    “……”

    凡是在万象典当行里做工的小厮们,都知道万象典当行有两个东家。

    一个是皇后的侄儿,一个是宰相的孙子。

    有这两个靠山在,万象典当行的生意就没遇到过什么难处。

    衙门里那些查商户税负的小官小吏,每次到了万象典当行门口,那都是绕着走的。

    街道上那些青皮混混,也不敢到典当行里找麻烦。

    上次有个不知死活的到典当行里闹事,当场就被巡检司的人抓走了,到现在都没出现过。

    有传言称,巡检司的人,已经把那个不知死活的人,扔到了金水河里喂王八了。

    没人找茬,也没人找事,加上张成又善于经营,所以万象典当行的生意,远比其他同行要好。

    无论是刘亨,还是张成,都不是吝啬的人。

    所以他们经常会给小厮们派发赏钱。

    小厮们拿了钱,对东家也是充满了感极。

    所以一直想找机会当面道谢。

    皇后的侄儿,他们经常见到,已经谢过了,可宰相的孙子,他们却从没见过。

    如今见到了,自然要答谢一番。

    顺便在东家面前露个脸,或许东家还能提携他们一二。

    寇季跟他们素未谋面,但他们对寇季的事迹,却很了解。

    寇季如何白手起家,如何在短短数月中狂敛十几万贯家财的事情,他们都从张成、刘亨嘴里听到过。

    他们也知道,万象典当行,真正做主的人,就是寇季这个东家。

    寇季对手下的人有多好,他们也是有目共睹。

    张成一个布庄的赘婿,在寇季提点下,成了汴京城最大的典当行的掌柜,

    二宝、陆铭,两个下人身份的人,在寇季提点下,开始学习读书,据说将来还要考科举。

    所以他们在寇季面前表现的很热切,希望寇季能够看中他们,提点一二。

    寇季随口应付着他们,在灰衣小厮带领下,进入到万象典当行后院。

    一进后院,就听到了一阵朗朗读书声。

    寇季嘴角不自觉勾起一丝笑意。

    灰衣小厮却在后院门口,停住了脚,一脸羡慕的听着后院的读书声。

    寇季疑惑的看着他,“不进去?”

    灰衣小厮干笑道:“先生授课的时候,从不让我们打扰。小人就不进去了……”

    寇季摇头笑道:“有空你也可以去听一听先生授课。”

    灰衣小厮一愣,狂喜道:“多谢东家提点。”

    寇季笑了笑,没有说话,迈步进入到了后院。

    后院里。

    并排放置着两行桌椅。

    二宝、陆铭,还有张成的儿子,并排坐在一起。

    授课的先生,坐在首排,面对着他们,正在教授他们学问。

    先生瞧见了寇季以后,赶忙起身,拱手道:“见过小少爷……”

    二宝三人闻言,纷纷回过身。

    当二宝和陆铭看到了寇季的时候,一脸喜色。

    反倒是张成的儿子,一脸疑惑的看着寇季。

    他跟寇季没见过几面,所以印象并不深,也谈不上什么感情。

    二宝和陆铭虽然脸上充满了惊喜,可他们却没有什么动作,依旧规规矩矩的坐在桌前。

    寇季见此,满意的点点头。

    看得出,授课的先生不仅教授了他们学问,还教授了他们不少礼仪。

    寇季对先生拱了拱手,“成果不错,辛苦你了。”

    先生闻言,含笑道:“为小少爷做事,不敢言苦。”

    寇季缓缓点头,“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不会失言的。”

    先生恭敬的对寇季拱了拱手。

    寇季指着二宝、陆铭,对先生道:“我跟他们说说话……”

    先生点点头,对二宝三人道:“放课……”

    二宝三人起身向先生施礼过后,这才欢呼了一声,向寇季扑了过来。

    二宝和陆铭扑到了寇季身边,一脸激动的看着寇季。

    张成的儿子则驻足在书桌前,打量着寇季。

    “少爷!”

    “少爷!”

    二宝、陆铭激动的呼喊着。

    寇季点头笑道:“你们两个都长高了不少,看得出伙食不错。”

    两个小家伙一个劲的点头。

    寇季笑问道:“学业如何?”

    两个小家伙开始七嘴八舌的讲起了他们近期的所学,以及已经学过的东西。

    寇季仔细聆听,发现两个小家伙近期已经学了不少东西了。

    虽然发蒙比较晚,可两个小家伙肯吃苦,所以学到了不少东西。

    二宝认识了七百多个字。

    陆铭足足认识了一千余字。

    他们还会背一些古人的诗文。

    两个才入学不到数月的孩子,能学到这个份上,寇季已经很欣慰了。

    他勉励了两个小家伙几句。

    并且答应了他们,下此过来的时候,帮他们带三套上好的笔墨纸砚。

    然后在两个小家伙的欢呼声中,打发他们去玩了。

    等他们走后,先生带着寇季到了房里坐下。

    刚坐下没多久,张成就出现在了房内。

    一进门,就大声喊道:“寇季兄弟,你可来了。”

    数十日不见,张成足足胖了一圈,看来近期没少应酬。

    寇季对张成笑道:“张成哥哥近期一切安好?”

    张成笑道:“好!好得很!有你之前指点的法子,咱们的生意一直都很好。”

    顿了顿,张成收起了笑脸,低声道:“就是有些担心你,你又不许我去府上探望,所以我只能在这里瞎担心。”

    寇季狐疑道:“担心我什么?”

    张成瞪眼道:“咱们万象典当行的生意越做越大,接触的人也越来越多。我可没少从旁人嘴里听到寇府的消息。

    听说如今朝中争权争的激烈,寇府也牵连在其中,而且还处于下风。

    稍有不慎,就会举家发配。

    你说说,听到这种消息,我能不替你担心吗?”

    寇季微微一愣,没料到张成也会知道此事。

    不过仔细一想也就释然了。

    如今寇准一众人,跟刘娥、丁谓斗的水深火热,汴京城里早已传的沸沸扬扬了。

    张成不知道的话,那才奇怪呢。

    寇季笑道:“你不必为我担心……我是不会被发配的。”

    张成将信将疑的问道:“真的?”

    寇季点头笑道:“真的!”

    听到这话,张成长出了一口气,道:“那就好……”

    虽然他不知道朝中争权有多激烈,有多危险,但他对寇季有一种近乎于盲目的信任。

    寇季说的话,他都信。

    因为到目前为止,他还真没见过,寇季有什么事情是办不成的。

    张成看向寇季,笑道:“你不会有事就好,我也不用再为你瞎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