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北颂 > 章节目录 第0204章 御史发难
    吕夷简若是离开了朝堂,三司的位置难保不会被寇准抢去,刘娥岂会答应?

    刘娥盯着吕夷简,银牙咬的咯嘣响,“哀家不答应!”

    吕夷简拱了拱手,道:“臣心意已决!”

    刘娥气的直拍坐下的椅子。

    她已经没了提刑司,要是再没了三司,那她在朝堂上的话语权就会直线下降。

    她如今能在朝堂上理直气壮的参与到所有政事的决策,凭借的就是三司。

    虽说她手里还有三衙,可三衙掌的是兵事。

    自太祖皇帝赵匡胤杯酒释兵权以来,朝廷一直推举的是重文抑武的策略。

    历经太祖赵匡胤、太宗赵光义、真宗赵恒,三朝。

    三衙在朝堂上的话语权已经被压到了最低。

    朝中大大小小的事务,皆有文臣决断,武臣虽然有参与权,可却没有决策权。

    所以说,三司是刘娥手里最大的仰仗,若是没了三司,她这个总摄国政,就变得名不副实。

    到时候说不定要变成跟赵祯一样的人形图章。

    她可没有强大的外戚做支撑。

    虽说这些年在她的提拔下,刘美的地位逐渐攀升,可是跟寇准、李迪等人比起来,仍然不够看。

    然而。

    刘娥有自己的想法,吕夷简也有自己的想法。

    吕夷简投靠了刘娥以后,多次向刘娥谏言,但是刘娥采纳的却很少。

    刘娥更宠信丁谓,而不是他。

    这让他心里有些失望。

    在满朝文武请罢提刑司的时候,他给刘娥谋划了一条最稳妥的道路,可是刘娥却没有听,反而听信了丁谓的话。

    最终不仅没能保住提刑司,反而跟满朝文武走到了对立面。

    此番参知政事之位的谋划,论资历、论功劳、论年纪、论呼声,都应该是他出任的。

    可就是因为他攀上了刘娥,而刘娥又没处理干净自己身上的麻烦,最后连累他失去了参知政事之位。

    这让他对刘娥失望透顶。

    他跟其他的官员不同,其他的官员纵然不能出任参知政事,出任一个六部尚书,也会很满足。

    但他必须坐上参知政事之位。

    他拥有他叔叔吕蒙正留下的庞大的政治资源。

    这些政治资源任他索取,他若是还不能坐上参知政事的位置,那那些依附于吕家门下的官员们,就会离开吕家。

    吕家这个庞然大物,也会倒下。

    他不求强爷胜祖,但求吕家的门户不会没落在自己手里。

    投靠刘娥,为的就是参知政事之位。

    如今刘娥在寇准制衡下,不能帮他坐上参知政事之位,那他就只能靠自己。

    巡视天下,查处贪污,在刘娥眼里,那是拉仇恨的事情,可在他眼里,这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只要他巡视一番天下,查处一些贪官污吏,那他在民间的威望就会直线拔高。

    等百姓们皆呼他青天的时候,那他入内庭,就势不可挡,谁也阻拦不了他。

    因此,在寇准提出派他去巡视天下,查处贪污的时候,他果断就答应了。

    寇准看出了吕夷简的心思,当即道:“准了!”

    他很看好吕夷简,若不是吕夷简投靠了刘娥,他势必会推吕夷简上位。

    如今吕夷简跟刘娥有闹崩的架势,又打算去巡视天下,查处贪污,借此攒名声,他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刘娥听到了寇准的话,怒目相向,“哀家不准!”

    寇准瞥向了刘娥,不咸不淡的道:“太后身为国母,当注意凤仪。”

    刘娥冷哼了一声,态度却没有变化。

    寇准也不再搭理她,而是对丁谓、向敏中道:“老夫和太后意见相左,庭议吧!”

    丁谓生硬的点点头。

    向敏中则直接开口道:“老夫赞成吕夷简巡视天下,查处贪污。近些年,因各地官员贪污**,逼迫百姓落草为寇的事情屡见不鲜,是时候该查一查了。”

    丁谓身为刘娥的人,自然得帮刘娥说话,他晃荡着脑袋,道:“三司乃是朝廷的依仗,些许的贪官污吏,那比得上三司重要。

    老夫以为,吕夷简奏请不妥。”

    刘娥冷冷的道:“哀家不准!”

    寇准慢悠悠的道:“老夫以总摄国政的身份,准许此事。老夫以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的身份,准许此事。”

    寇准之所以搬出了自己两个身份,那就是为了告诉所有人,在庭议这种事上,他有两票。

    寇准、向敏中二人投了三票,而刘娥和丁谓却只有两票,自然就得听寇准和向敏中的。

    寇季力推向敏中担任参知政事的效果,立马就显现出来了。

    此前朝廷遇到了事情,需要庭议的时候,寇准和刘娥的意见不相上下,最终还需要他们商议许久一个,取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意见,作为最后的决定。

    如今有了向敏中加入。

    寇准一下子就压过了刘娥。

    满朝文武通过这一次简单的庭议,都感觉出了朝堂上风向的变化。

    他们看向寇准的目光变得更加敬畏。

    只要向敏中不倒向刘娥,那寇准就是妥妥的权臣了。

    寇季却没有因此感到欣喜,反而皱着眉头。

    此前他说的那番话,明里暗里,都在告诉百官,朝堂上那些有名无实,又或者职权重复的衙门,都需要被罢黜。

    可百官们似乎没把他这话听进去。

    他说了那么多话,百官们似乎只关注贪污这一点。

    寇季准备出声提醒,却被李迪拽住了袖子。

    寇季皱着眉头,疑惑道:“李爷爷,您拉着我做什么?”

    李迪翻了个白眼,低声道:“别再开口找死了。”

    寇季沉声道:“怎么讲?”

    李迪扯着寇季的袖子,凑到寇季身边,低声道:“能站在这垂拱殿上的人,有蠢货吗?没有!一个比一个精明!你说的话,牵连那么大,他们怎么可能不上心?

    你今日那番话,他们一个个都记在心里了。

    但是为何没人在朝堂上议论此事?

    甚至连你祖父,还有太后,都在装聋作哑?

    那是因为干系太大,还不到决策的时候,所以才没人议论。

    等到了需要决策的时候,他们会吵的比你都凶。”

    李迪左右瞥了两眼,见没人注意他们两个,又低声道:“你以为满朝文武,就你一个聪明人,没人看得出朝廷的弊政?

    这垂拱殿里,有一个算一个,一个个肚子里都清楚着呢。

    没人掀开这个盖子,是因为大家都得了好处,所以才假装不知道。

    久而久之,也没人愿意去掀开这个盖子。

    因为盖子里面捂着的官员太多太多,牵扯到的利益太多太多。

    稍有不慎,就会身死道消。

    你今日冒大不韪,掀开了这个盖子,把里面的东西如数家珍的摆到所有人面前。

    必定会被人记恨。

    他们或许会忌惮你祖父的威势,不敢动你。

    但你再搅和下去,难保他们不会铤而走险。”

    寇季皱眉道:“可我若不提此事,任由朝廷推托过去,推到最后,岂不是不了了之了?”

    李迪晃了晃脑袋,松开了寇季的袖子,解释道:“不会……你今日这番话,肯定会很快在汴京城里传开。到时候朝野皆知朝政有弊端。

    朝廷纵然是装一装样子,也会罢黜几个闲散的衙门,给百官,以及百姓一个交代。

    百官们现在没有言语,不代表他们不关注此事。

    恰恰相反,百官们心里很在意此事。

    此后的一段时间里,朝廷的各部会进入到角逐当中。

    最终角逐出来的胜者,将会继续屹立在朝堂上。

    败者则会被朝廷罢黜。

    所以现在这个时候,你不需要再多说话了。”

    顿了顿,李迪盯着寇季幽幽的道:“你得庆幸你祖父总摄国政,换作旁人说出这番话,一定会被百官们生撕了不可。”

    寇季细细的分析了一番李迪的话,觉得李迪说的有理。

    当即,他打消了继续谏言的目的,对着李迪说了一句俏皮话。

    “我祖父要不是总摄国政,我也不会说这番话。”

    李迪听到这话,乐了。

    “老夫倒是忘了,你小子惜命的很。”

    二人相视一笑。

    就在二人说话的时候,吕夷简巡视天下,查处贪污的事情也有了定论。

    寇准当庭宣布,加吕夷简为巡按,代天子巡视天下,赐天子剑,可先斩后奏,赐钦差仪仗,所到之处,百官恭迎。

    在吕夷简谢恩以后。

    刘娥恼怒的拂袖而去。

    然而,刘娥没走两步,御史大夫高声喊道:“太后留步!”

    今日百官前来参加大朝会,除了推举参知政事人选外,最大的目的就是弹劾刘娥。

    刘娥这个主角要是走了,那他们的戏可就没法子唱了。

    刘娥被人唤住,回过身,恼怒的道:“你也想陪着吕夷简一起去巡视天下?”

    御史大夫不卑不亢的道:“朝廷若是需要,老臣愿往。但在老臣离京之前,有一事想当面请教太后。”

    刘娥知道御史大夫要问什么,也知道御史大夫要说什么。

    她很想避开,但又避不开。

    躲避不是长久解决问题的办法,该面对的问题,她必须要面对。

    刘娥怒气冲冲的回到了自己的座前,坐定以后,冷声道:“讲!”

    御史大夫拱了拱手,高声道:“臣记得,大中祥符三年,先帝向世人宣告,言称官家是太后所出,借此册立太后为皇后,如今却被证实,官家非太后所出。

    既然太后是借官家生母的身份哄骗了世人,坐上了皇后之位。

    又借此坐上了太后之位。

    如今真相大白,太后您哄骗了世人,是不是应该给世人一个交代?”

    刘娥冷冷的盯着御史大夫,沉声道:“你想要哀家给你一个怎样的交代?”

    御史大夫朗声道:“此前天降示警,钦天监判为女主昌。太后借官家生母的身份,爬上了皇后之位,又一跃成为了太后。以后难保不会趁着官家年幼,效仿武周。

    所以老臣恳请太后,自削后位,永居后宫。

    如此一来,既给了世人一个交代,也破除了女主昌的谣言。”

    顿了顿,御史大夫又道:“太后可能有所不知,近些日子,民间盛传狸猫换太子的故事。直言太后当年假借剥了皮的狸猫,从李太妃身边偷换了官家。

    此事目前还只是在汴京城里传播,假以时日,必定会传遍天下。

    到那个时候,太后若是依然稳居在后位上,那天下间黎民百姓,该如何看待朝廷?

    如何看待皇室?”

    御史大夫盯着刘娥,沉声道:“一个借子博宠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居于母仪天下的后位上?”

    “嘭!”

    刘娥猛的一拍座椅的扶手,响声传遍大殿。

    她站起身,直指御史大夫,咆哮道:“放肆!哀家的后位是先帝赐的,不是你们给的。先帝临危之际,非但没有罢黜哀家的后位,还许了哀家总摄国政之权。先帝都没有质疑哀家有没有资格居于后位,你凭什么质疑?

    你是在说先帝处事昏庸吗?”

    御史大夫面对刘娥的咆哮,非但没有惧怕,反而认真的道:“先帝临危之际,多次出现幻觉,做一两件糊涂事,那也在所难免。”

    刘娥怒目盯着御史大夫,喝道:“先帝尸骨未寒,你就如此指责先帝,此乃大不敬。来人呐,给哀家把这个对先帝不敬的贼人拖下去,乱棍打死。”

    刘娥话音刚落,便有朝臣出班,阻止他。

    “太后,我朝自立国以来,还尚未有人因为上书言事获罪。太后是想开历史之先河吗?”

    “不错,今日因为御史大夫直言劝谏,太后就迁怒于人,他日谁还赶在朝堂上直言劝谏?若是朝堂上没有一个人肯说真话,事事皆顺着太后的心思,顺着官家的心思,那么国将不国。”

    “……”

    “太后若是要杖毙御史大夫,那就请连微臣一起杖毙吧。”

    “……”

    一瞬间,有十几位官员跳出来帮御史大夫说话,还有四五个愿意陪着御史大夫一起死。

    他们齐齐盯着刘娥,似乎在告诉刘娥。

    快点吧!给爷们来个痛快的!我们要是皱一皱眉头,就跟你姓刘!

    刘娥被他们气的,浑身直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