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北颂 > 章节目录 第0248章 辽皇看上你了……
    寇季猜不透辽皇耶律隆绪的心思,捺钵内的其他人也猜不透辽皇耶律隆绪的心思。

    众人心中皆有疑惑,却没人敢开口问其缘由。

    辽皇耶律隆绪行事,全凭一心,无需向任何人解释,也没有人能有资格让他解释。

    就在捺钵内所有人猜测辽皇耶律隆绪心思的时候,辽皇耶律隆绪盯着寇季,再次开口道:“朕听了你的意思,你是不是也应该顺应一下朕的心思?”

    寇季一愣,疑问道:“辽国皇帝陛下有何吩咐?”

    辽皇耶律隆绪这么给他面子,他多少也得给人家一点面子。

    辽皇耶律隆绪盯着捺钵外那一座没有点燃的火塔,对寇季道:“今日是朕皇儿的诞辰,宫外最大的那一座火塔,需要他亲自点燃。

    朕的皇儿年幼,无法独自点燃那一座火塔,朕希望你能帮他一二。”

    寇季闻言一愣,微微沉吟了起来。

    他不明白辽皇耶律隆绪此举有什么深意。

    但捺钵内的辽臣们却炸开了锅。

    有人当即起身,直言道:“陛下,您怎么能让一个外人带领大皇子去点燃那座火塔呢?”

    “陛下,此举不妥!”

    “陛下,寇季区区一个外臣,根本没有这个资格。”

    “陛下,往年都是您亲自送大皇子去点燃火塔的。”

    “”

    辽臣们七嘴八舌的说着。

    辽皇耶律隆绪冷哼了一声,道:“都给朕闭嘴。”

    辽臣们闻言,垂头丧气的闭上嘴。

    辽皇耶律隆绪盯着寇季,询问道:“如何?能不能顺了朕的心意?”

    寇季心里暗叹了一声,拱手道:“外臣遵旨。”

    辽皇耶律隆绪闻言,满意的点点头,他对伺候着耶律宗真的侍女摆摆手。

    侍女会意,弯下腰身,趴在耶律宗真耳边低语了几句。

    然后在耶律宗真灵动的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的时候,牵着耶律宗真下了御座,到了寇季面前。

    耶律宗真在侍女牵引下,到了寇季面前。

    他眨巴着灵动的双眼,盯着寇季看了许久,挣脱了侍女的手,向寇季伸出了他的小手。

    寇季对着他拱了拱手,伸手牵住了他,领着他往外走去。

    耶律宗真迈着两条短短的小腿,吃力的跟着寇季,不时的还仰起头,仔细的打量寇季。

    寇季努力的放慢了脚步,让耶律宗真能跟上他的速度。

    可是走了两步,耶律宗真突然停下了。

    他仰着脑袋,盯着寇季,嘴里吐出了一个寇季听不懂的音。

    寇季见耶律宗真停下,也不敢强拽。

    面对耶律宗真吐出的那一个他听不懂的音,一脸茫然。

    一直跟随在他二人身后的侍女见此,微微捶胸一礼,轻声道:“殿下让您抱着他”

    寇季一愣,屈臂抱起了耶律宗真,把他抱在了怀里。

    侍女见此,有些意外,她张了张嘴,却没说话。

    那些个辽臣见了以后,频频皱眉。

    顺圣元妃萧耨斤拧起了眉头,沉声道:“不合礼数”

    “哼”

    辽皇耶律隆绪轻哼了一声,顺圣元妃萧耨斤不甘心的闭上嘴。

    辽后萧菩萨哥看到这一幕,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慈祥的笑意。

    寇季的做法在辽国,确实有些不合礼数。

    耶律宗真虽然年幼,可他已经会走了,在这种重要的场合,他去哪儿都得自己走,别人不能帮他,也没资格帮他。

    作为辽国大皇子,辽国以后的储君,他必须如同幼狼一样活着。

    在辽人的认知里,幼狼就该活的比别人坚强。

    一味的活在别人帮衬下的幼狼,那不是狼,是家犬。

    所以在辽国皇子的成长的过程中,很少有人去帮他。

    反而会有很多人出手去磨砺他。

    然而,寇季那会在乎这个。

    他只想尽快的完成辽皇耶律隆绪的请托,然后回去驿馆里,仔细想一想辽皇耶律隆绪今日反常的举动,究竟有何深意。

    抱上了耶律宗真,寇季就不用再迁就他,慢慢往前挪动了,他迈开步子往捺钵走去。

    辽皇耶律隆绪瞧着一大一小两道身影缓缓往外走去,嘴角勾起了一丝微不可查的笑容。

    辽后萧菩萨哥瞧见了辽皇耶律隆绪嘴角的笑意,目光在寇季身上盘桓了一二,沉吟了片刻,低声问辽皇耶律隆绪,“陛下很欣赏他?”

    辽皇耶律隆绪沉吟了一下,缓缓点头。

    辽后萧菩萨哥淡淡一笑,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反倒是顺圣元妃萧耨斤听到了萧菩萨哥的话,冷哼道:“我大辽有的是比他杰出的才俊,陛下何须放着自家的才俊不欣赏,反而去欣赏一个外人。”

    辽皇耶律隆绪厌恶的瞪了顺圣元妃萧耨斤一眼,低声喝斥道:“你懂什么”

    顺圣元妃萧耨斤撇撇嘴,刚准备继续开口。

    辽后萧菩萨哥低声提醒道:“妹妹,够了。大喜的日子,不要触怒陛下。”

    顺圣元妃萧耨斤轻哼了一声,没有再开口。

    辽皇耶律隆绪微微握了握拳头。

    若不是顺圣元妃萧耨斤姓萧,若不是顺圣元妃萧耨斤是耶律宗真的生母,辽皇耶律隆绪早就命人把她拉出去点天灯了。

    这女人自从生下了辽国大皇子以后,就越发放肆了。

    顺圣元妃萧耨斤放不放肆,寇季不知道。

    寇季只知道辽国大皇子耶律宗真有点放肆。

    这小家伙在他怀里,一点儿也不消停,两只小腿不停的踢腾,在他身上踩出了一个个小脚印。

    这还不算完。

    小家伙似乎对他的肩膀情有独钟,已经啃了三下了,没有啃动,然后盯着他的肩膀流口水。

    口水打湿了寇季的衣服,寇季却只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寇季抱着耶律宗真到了捺钵门口。

    两个辽国勇士,捧着一支火把,递给了寇季。

    寇季手持着火把,抱着耶律宗真,走到了最大的那一座火塔前。

    在火塔四周,早已有各部族小头人、头人,手持着火把在等候。

    等寇季走到了火塔前以后,耶律宗真的手搭在了火把上,努力的往外推。

    寇季一瞧,小家伙似乎很有经验。

    他就顺了小家伙的心思,拽着小家伙的手,一起握着火把,丢尽了火塔里。

    各部族小头人、头人,先是单手锤胸,对着耶律宗真说了一大堆寇季听不懂的话,然后一个个把手里的火把丢尽了火塔里。

    随着一道一道火把的加入,火塔瞬间被点燃了。

    猛烈的火焰越升越高,随即蔓延到了整座火塔,火焰一窜直冲云霄。

    耶律宗真盯着火焰,非常激动,在寇季怀里一纵一纵的,似乎想跳出寇季的怀抱,扑向火焰。

    坐在捺钵外的那些辽臣、各部族、各藩属的头人们,纷纷起身,单手锤胸,向耶律宗真说着一大堆的吉祥话。

    寇季抱着小家伙回到了捺钵内。

    捺钵内的辽臣们纷纷起身,单手锤胸,向耶律宗真说着吉祥话。

    耶律宗真在寇季怀里一蹦一蹦的,似乎在回应他们。

    寇季抱着耶律宗真到了辽皇耶律隆绪面前以后,把他还给了辽国的侍女,侍女牵着耶律宗真回到了御座上。

    辽臣们再次表示祝贺。

    在辽皇耶律隆绪准许以后,才重新落座。

    辽皇耶律隆绪对寇季笑道:“寇爱卿也落座吧赐上座。”

    寇季挑了挑眉,道谢了一声,在辽国侍女引领下坐在了王曾身旁。

    对于辽皇耶律隆绪称呼他爱卿,他也没多想。

    宋辽两国自澶渊之盟以后,便是兄弟之国。

    两国之间的邦交文书上,经常用御兄、御弟互相称呼。

    宋使到了辽国以后,为显亲昵,辽皇耶律隆绪经常以爱卿称呼。

    寇季大致上能理解辽皇耶律隆绪的心思。

    在他眼里,兄弟的东西,就是他的东西。

    兄弟的臣子,就是他的臣子。

    他的臣子,还是他的臣子。

    寇季刚坐定以后,王曾低声对他说了一句。

    “辽皇看中你了”

    寇季一愣,不等他开口,就见王曾已经举起了酒杯,站起了身。

    寇季也赶忙举起了酒杯,站起了身。

    因为辽皇耶律隆绪举起了酒杯站起了身,所以捺钵内所有人都站起了身。

    辽皇耶律隆绪举着酒杯起身以后,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话。

    他并没有找人翻译,在他叽里咕噜说完话以后,又用汉话把自己刚才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

    大致上都是一些场面话,寇季也没有用心听。

    辽皇耶律隆绪说完话以后,高举酒杯,道:“诸位,盛饮赐杯。”

    话音落地,辽皇耶律隆绪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其他人也跟着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随后,一场盛大的宴会开始了。

    大家坐在一起吃吃喝喝,看着侍女们跳舞,看着勇士们摔跤。

    偶尔还有一两个小部族的头人跳进场中,表演一下他们部族特有的节目,场面十分热闹。

    寇季却无心看这些节目。

    他在王曾重新坐下以后,就攀到了王曾身边,低声问道:“您说辽皇看中我了?”

    王曾放下了酒杯,重重的点头道:“不错,辽皇看中了你,而且还不是一般看中。”

    寇季疑问,“怎么讲?”

    王曾低声道:“你以为那火塔是什么人都能陪着辽国大皇子点的吗?”

    寇季问道:“有什么说法?”

    王曾道:“此前几年,陪着辽国大皇子点火塔的,都是辽皇自己。”

    “其他人不行吗?”

    “也行”

    “有没有先例?”

    寇季追问。

    王曾点头道:“有辽皇年幼的时候,陪他一起点火塔的人叫耶律隆运,辽皇的叔叔。”

    顿了顿,王曾补充道:“除此之外,他还有另一个名字,叫韩德让。”

    王曾目光落在寇季身上,吧嗒着嘴感叹道:“辽皇这是在暗示你。”

    寇季一脸愕然。

    辽皇耶律隆绪在暗示寇季什么,不用王曾明说,他也猜得出来。

    辽皇耶律隆绪是在暗示寇季,只要寇季愿意投靠辽国,他会培养寇季成为另一个韩德让。

    当耶律宗真接替了辽皇耶律隆绪的皇位以后,寇季就是另一个耶律隆运。

    寇季想通了这一点,看向了在御座上瞎折腾的耶律宗真,心里嘀咕了一句。

    小子,你知不知道,你爹想请我给你做干爹

    寇季目光在耶律宗真身上盘桓了一二,想起了耶律隆运和承天皇太后的趣事,顿时目光又落在了顺圣元妃萧耨斤身上。

    瞧见了顺圣元妃萧耨斤那张又黑又丑的脸,寇季心里再次嘀咕了一句。

    小宗真,虽然你爹想邀请我给你当干爹,但是我真的不想当你干爹

    随后,寇季的目光又落在了辽皇耶律隆绪身上,盯着辽皇耶律隆绪那张充满了威严的脸,他怎么想也想不通。

    这位雄主,为了拉拢他,居然会给出如此高的待遇。

    虽说他在大宋干了不少事情,也看穿了辽皇耶律隆绪攻打西夏的目的。

    可这些,还不足以让辽皇耶律隆绪下如此血本招揽他。

    他不明白,这位雄主,到底是从哪儿看出了,他有跟韩德让不相上下的本事。

    不懂就问。

    这是寇季一直保持着的一个优良的习惯。

    在心中有了疑惑以后。

    寇季就看向了王曾,继续追问道:“辽皇为何要下这么大本钱拉拢我?我也没发现自己有媲美耶律隆运的本事啊?”

    王曾撇嘴道:“老夫也没发现”

    寇季一愣,神色古怪的道:“其实我还是很有本事的”

    王曾哼哼了一声,道:“能比老夫大?”

    寇季瞬间闭上嘴不说话了。

    别看王曾在大宋朝堂上像是一块砖头一样的被随便搬,像是没有多少地位似的。

    其实王曾相当厉害。

    这也是一位神童级的人物。

    二十三岁的时候,状元及第。

    虽说出仕的时候,年龄比晏殊高。

    可人家状元及第的含金量,却比任何人都高。

    人家是三元及第。

    大宋立国至今,只有两位三元及第的人物。

    一个是蔡州汝阳人孙何,另一个就是王曾。

    也就是说,从大宋立国至今,能跟他一教高下的,只有孙何。

    比文采,寇季输给人家的可不止一星半点。

    再细数王曾的履历,那就更不是寇季能比的了。

    寇季没办法跟王曾相比,就只能瓮声瓮气的问道:“那你说辽皇到底看中了我什么本事?”

    王曾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老夫也想知道。”

    向敏中在这个时候,带着一身羊肉的腥膻味凑过来,嫉妒的道:“老夫也很想知道,辽皇到底看上了你哪一点。”

    寇季耸动了一下鼻子,询问道:“向爷爷,您吃羊肉了?”

    向敏中一愣,摇头道:“没有啊。”

    寇季狐疑的道:“那您身上的味道?”

    向敏中嘿嘿一笑,瞥了一眼距离自己不远处的辽女。

    寇季脸色一黑,一脸嫌弃的道:“您离我远点”

    王曾上下打量了一眼向敏中,嫌弃的往寇季身边坐了坐。

    向敏中老脸一黑。

    寇季、王曾却懒得搭理他。

    二人低着头喝酒、吃肉,看表演。

    酒足饭饱以后。

    由女真部头人带头,开始向辽国大皇子耶律宗真献上礼物。

    龙眼大小的东珠,一显就是十二颗。

    向敏中瞧着都眼热,可见这些东珠到底有多珍贵。

    随后其他各部族、各藩属跟着献上了礼物。

    除了高丽献上的那一根据说有千年的老参以外,其他各部族、各藩属献上的礼物,远远比不上女真部献上的东珠。

    最后压轴的就是大宋献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