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北颂 > 章节目录 第0249章 一个要命的女人……
    看完了别人拿出来的礼物,寇季觉得大宋准备的礼物,没必要拿出来了。

    太丢人。

    一个刘亨请的镂空的金佛,能有多少价值?

    放在寻常百姓家里,那是一等一的稀罕物,可拿到这种场面上,真的很丢人。

    然而,向敏中那老倌自己造的孽,却不愿意自己去挡。

    而是推着寇季出去当了献礼的使节。

    寇季心里恶狠狠的把向敏中骂了三遍,然后捧着笼罩着纱布的金佛,到了辽皇耶律隆绪面前。

    见到了大宋献礼,所有人都身长了脖子,打算一探究竟。

    历年来,在辽国朝堂上献礼的时候,大宋的礼物一直都是最贵重的。

    所以大家都很想瞧一瞧,今年大宋又献上了什么珍贵的礼物。

    辽皇耶律隆绪似乎也有这个心思,所以在看到了大宋献上的礼物蒙着纱布以后,就说道:“掀开,让朕瞧瞧。”

    寇季嘴角抽搐着,掀开了金佛身上笼罩的纱布。

    他已经做好了迎接所有人鄙夷的目光的准备。

    然而,当他掀开纱布以后,却愣住了。

    手里的金佛,明显变了一个模样。

    那一行铭刻在金佛身上的小字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尊镶嵌着宝石的华丽的金佛。

    金佛佛身并没有大动,只是在金佛胸前,多了一个用红宝石镶嵌出来的佛印。

    佛头上头发凸起的部分,也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块大小相同的墨色宝石。

    四周的辽臣在看到了金佛以后,发出了一声惊呼。

    旋即,他们皆站起身。

    辽皇耶律隆绪、辽后萧菩萨哥、顺圣元妃萧耨斤三人也站起身。

    除了辽皇耶律隆绪微微点了点头以外,其余人皆双手合十向金佛施礼。

    辽皇耶律隆绪盯着寇季手里的金佛,赞叹道:“你能从大相国寺内请一座金佛,不远万里送到我大辽,为朕的皇儿献礼,有心了。”

    寇季闻言,微微一愣。

    这金佛跟他见到寻常的佛像,并没有什么不同。

    为何辽皇耶律隆绪能一言断定,这金佛是从大相国寺内请的。

    心中虽然有疑惑,但是寇季没有开口发问。

    献上了金佛以后。

    辽皇耶律隆绪宣了一声赏。

    当即有侍女端着盘子,赐了一颗东珠给寇季。

    献礼过后。

    又是一番饮宴。

    饮宴一直持续到了深夜才散场。

    寇季有心拉着向敏中、王曾二人攀谈一二。

    谁知道人家散场以后,果断钻进了辽皇耶律隆绪给他们安排的帐篷里。

    寇季只能耷拉着脑袋,回到了辽皇耶律隆绪给自己指定的帐篷。

    帐篷外的辽臣们并没有散,那些各小部族的头人们也没有散,似乎到了深夜以后,他们的宴会才刚刚开场。

    白天的时候,那些趁机的各小部族的女子们,似乎在这个时候登场了。

    在寇季帐篷外不远的地方,响起了一道道欢声笑语,还有一道道嘹亮的歌声。

    寇季掀开了帐篷瞧了一眼,就看到了一个个辽国的少男少女们,围着篝火,在哪儿喝酒、吃肉、唱歌、跳舞。

    他们脸上洋溢着热情的笑容。

    时不时,有少男拉着少女,消失在众人眼前,躲进了帐篷后、草甸后、或者没人的角落。

    寇季不用猜,也知道他们去做什么了。

    因为有一对少男少女就躲进了距离他不远处的草甸后,开始做起了难以启齿的事情。

    寇季觉得,偷窥别人繁衍后代,有些不妥。

    他果断放下了帐篷的帘子,躲进了被窝。

    只是帐篷外的繁衍后代的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听的他脑仁疼。

    就在寇季用被子捂着脑袋在床上打滚的时候,一个铜壶,顺着他帐篷帘子下的缝隙,滚了进来。

    撞上了放在他帐篷当中的火盆以后,发出了一声叮当的响声。

    寇季一愣,掀开了被子,往帐篷门口瞧去。

    却见帐篷的帘子被人掀了个大开,一阵轻风吹了进来,吹灭了帐篷里的烛火。

    帐篷里只剩下了帐篷顶部空洞处投下来的月光。

    一道身影借着那一缕月光,投进了寇季的帐篷。

    一股淡淡的幽香,顺着寇季的鼻子,窜了进去。

    不等寇季反应过来,那道身影已经爬上了寇季的榻上。

    寇季警惕的拉开了距离,低声道:“谁?”

    “你不必知道我是谁,也不要问我是谁……”

    “我只求一夕欢好,我不会缠着你……”

    “……”

    “不行!”

    寇季严词拒绝。

    那女子倒在寇季怀里,低声道:“你嘴上说不要,可身体很诚实……”

    寇季推开了那女子,义正言辞的道:“我是个洁身自好的人。”

    那女子一愣,幽幽的道:“你是在嫌弃我?我知道你们宋人喜欢干净,不喜欢我们辽人身上的腥膻味,所以在来之前,我洗了很多次。”

    顿了顿,那女子又道:“而且我跟外面的那些女子不同,我从没被人碰过。”

    寇季急声道:“我也从来没被人碰过。我也不想被别人碰。你快出去,不然我喊人了。”

    “哎……”

    听到寇季要喊人,那女子叹了一口气,缓缓起身,往帐篷外走去。

    走到帐篷门口的时候,那女子幽幽的道:“你不打算挽留我?”

    寇季质问道:“我为何要挽留你?”

    那女子低声道:“我要是走了,你会后悔的。”

    寇季认真的道:“我不会后悔。”

    那女子也没有多言,离开了寇季的帐篷。

    那女子说的没错。

    她走了没多久,寇季就后悔了。

    他没料到,走了一个温婉的,来了一个狂暴的。

    就在那女子走了以后不久,一个美妇人,领着四个膀大腰圆的侍女,强闯进了寇季的帐篷内。

    不等寇季发问,那美妇人就开口道:“没想到你居然能引来她的青睐。本来本宫打算进你帐篷的,但是看到她先一步进了你帐篷,本宫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正当本宫准备离开的时候,你居然把她赶出了帐篷。”

    美妇人盯着寇季上下打量了一眼,满意的笑道:“你做的很好,本宫很满意。”

    寇季一脸懵逼的盯着她,“你谁啊?”

    美妇人盯着寇季笑道:“本宫耶律赛哥!”

    寇季一愣,愕然道:“十三公主耶律赛哥?”

    耶律赛哥点头道:“不错,正是本宫。”

    寇季回想了一下临来的时候,王曾给他突击培训的辽国皇室的成员资料以后,愕然道:“你不是……”

    耶律赛哥不等寇季把话说完,就抢先一步道:“你想说,本宫应该被幽禁着才对,为何会出现在你的帐篷里,对不对?”

    寇季缓缓点头。

    耶律赛哥笑道:“还不是因为你。因为你的出现,本宫才被从幽禁之所放出。父皇说过,只要本宫能拿下你,就可以赦免本宫的罪过。”

    寇季立马用被子裹紧自己,认真的道:“我不是随便的人。”

    耶律赛哥点头道:“本宫知道……”

    寇季赶忙道:“那你还不出去?”

    耶律赛哥笑道:“本宫要是就这么走了,父皇肯定不会赦免本宫。所以,本宫要定你了,你今晚就是本宫的人了。”

    寇季驱赶道:“你快走,你再不走,我喊人了。”

    耶律赛哥听到这话,哈哈大笑,“你喊吧,你再怎么喊也没用。别人只会以为我们玩的尽兴,不会有人进来打扰我们的。”

    “卧槽!”

    见自己喊人的威胁不管用,寇季说了一句脏话,拔腿就往外面跑。

    耶律赛哥见此,对随她而来的侍女吩咐道:“给本宫抓住他。”

    四个膀大腰圆的侍女一拥而上,封死了寇季所有的去路。

    寇季无处可逃,四处瞧了一眼,发现了地上的火盆。

    他眼前一亮。

    从怀里取出了一个皮袋子,随手扬了出去。

    皮袋子里面装着的火药撒进了火盆里,呲呲呲冒着火光。

    那四个侍女赶忙躲避。

    寇季借此逃出了帐篷。

    跑出帐篷不远。

    一只素手抓住了他,牵着他逃离了帐篷所在的地方。

    寇季就任由人家牵着,一路逃离了此地。

    一路逃到了一堆燃尽的篝火旁,才缓缓停下。

    寇季喘着粗气,抹了一把额头的细汗,低声道:“谢谢……”

    “没关系……”

    轻柔的声音听着有些耳熟。

    寇季仔细打量了一下牵着自己的女子,略微一愣。

    皎洁的月光洒在了女子脸上,让寇季看清了女子的面容。

    一个十六岁左右的娇小女子,长得很俊秀,给人一种恬静淡雅的感觉。

    嗅着那熟悉的香味,寇季愣愣的道:“刚才在帐篷里……”

    女子摇了摇头,轻声道:“刚才的事情不用多说了,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

    寇季一愣,缓缓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女子淡然一笑,对寇季邀请道:“陪我坐下聊聊?”

    寇季点头答应了。

    女子在燃尽了篝火旁边,挖了一个小小的坑洞,把篝火里还没有燃尽了炭火,用一根小木棍推了进去,然后盖上土,又捡了一张别人扔下的毯子扑到了上面,才邀请寇季坐下。

    待到二人坐定以后,女子梳理了一下耳边的发丝,盯着天空中皎洁的明月,低声道:“我很喜欢宋国,喜欢宋国了衣服,喜欢宋国的诗词,还有宋国的胭脂水粉。

    虽说这些东西,我在大辽都能看到。

    但是我还是想去宋国走一走,看一看。”

    寇季沉吟了一下道:“宋国或许没你想象的那么好。”

    女子歪过头,意外道:“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想象中的宋国是什么样子?”

    寇季一愣,哑口无言。

    寇季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开口道:“听你的谈吐,你不像是……”

    女子盯着寇季,低声笑道:“不像是那种会钻人帐篷的女子,对不对?”

    寇季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女子低声笑道:“我也不想的。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

    顿了顿,女子盯着寇季笑道:“我刚才跟你说,我很喜欢宋国,很想去宋国。”

    寇季疑惑道:“你是为了去大宋,所以才钻我帐篷,想让我带你去到大宋?”

    女子摇了摇头,神色有些黯然的道:“我是因为不想去宋国,所以才钻你帐篷的。父皇说,谁能留下你的人,又或者留下你的孩子,谁就可以向他提一个条件。”

    寇季微微一愣?

    又一位公主?

    耶律隆绪你是疯了吗?

    我到底那里好了,值得你下这么大的血本?

    你这么做,容易让我生出背叛赵祯的心思啊。

    你这么做不对!

    “你的条件是?不想去大宋?”

    寇季腹谤了许久以后,疑问道。

    女子点点头。

    寇季皱眉道:“可你的话,前后自相矛盾啊?”

    女子盯着寇季,笑吟吟的道:“我说的那么清楚,你还没听明白吗?”

    寇季一愣再愣。

    许久以后,他的瞳孔一点点放大,一脸惊恐的盯着女子,“你是鬼吗?”

    女子见此,咯咯娇笑道:“你猜到了?父皇说你很聪明,你果然很聪明。”

    寇季强忍着自己心头的惊恐,苦着脸道:“我情愿我没猜到。”

    女子笑容灿烂的道:“可你已经猜到了。”

    寇季盯着女子,哀求道:“就当我们没见过,好不好?”

    女子突然板起脸,道:“不行……”

    寇季微微起身,准备溜走。

    女子见此,威胁道:“你要是敢跑,我就把今晚的事情说出去。而且还是到了你们宋国以后。”

    寇季果断坐下身,叹气道:“你赢了。说说吧,你要怎样,才会不把今晚的事情说出去。”

    女子顺势往地上一趟,道:“陪我躺会儿,说说话。”

    寇季嘴角抽搐着,道:“你这是在要我命啊。”

    女子似笑非笑的盯着寇季,道:“那你躺不躺?”

    “躺!”

    寇季咬着牙,躺在了女子身边。

    只是他并没有挨着女子躺下,而是跟她拉开了很大的距离。

    女子见寇季一脸痛苦的模样,一个劲的低声发笑。

    她还一个劲的往寇季身边凑。

    “你很害怕?”

    女子盯着寇季笑问。

    寇季无语道:“能不怕吗?”

    女子一把拽住了寇季的胳膊,抱在了怀里,笑嘻嘻的道:“你真是一个有趣的人。你们宋人是不是都像你这么一样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