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北颂 > 章节目录 第0312章 被赵祯教训了……
    “有盈利就好……”

    寇季笑着随口说了一句。

    向嫣笑的像是偷鸡贼一样的道:“可不止是有盈利,而是能赚大钱。妾身打算将城外的两个临近的别院打通,在里面建造一个印刷作坊,专门负责印书用。”

    寇季意外的道:“府上的钱财清点完了?”

    向嫣摇头道:“还没有……”

    寇季狐疑的道:“那你搞印刷作坊做什么?”

    向嫣笑眯眯的道:“当然是印书了……你不知道,妾身今日跟毕昇盘算了李公印刷所需要的费用以后,就想到了我祖父。

    妾身派人去了向府,告诉我祖父,说我寇府愿意帮我祖父印十万册的诗集、文章,只要五千贯钱。

    我祖父立马就派人把钱财送了过来。

    他以为占了咱们寇府的便宜,却不知道是咱们寇府在他身上占了便宜。”

    寇季嘴角抽搐的道:“这么对岳祖父他老人家,真的好吗?”

    向嫣满不在乎的道:“咱们做的是买卖,赚钱是应该的。”

    说完这话,向嫣又喜不自胜的道:“汴京城里要印书的人不少,明日里妾身派人挨个去问问,多招揽一些生意。咱们寇府又有一大笔收入进账。”

    寇季听到这里,也不知道说啥好。

    交子铺那个敛财机器马上就要开张了,到时候钱财会如同流水一样的滚进寇家。

    那寻常的一两千贯,还算是钱吗?

    寇季心里这么想,却没有说出来。

    难得向嫣对赚钱的事情这么上心,他也就任由向嫣随便去折腾。

    夫妻二人在房里聊了一会儿,就睡下了。

    翌日。

    起床以后。

    向嫣忙着去忽悠人了。

    寇季穿戴整齐,洗漱了一番后,出了门。

    刚出了门,就听到有人在议论昨晚柳永作出的赞颂他的诗词。

    当然了,议论万象楼扑卖消息的人更多。

    但这都不在寇季的关注之内。

    他坐上了轿子,入了宫。

    寇准在宫里待了好几日了,期间并没有回府,他作为寇准的乖孙儿,得去看看。

    入了宫。

    在资事堂内找到了正在批阅奏折的寇准。

    寇准的精神头不错,看得出在宫里的小日子过的挺滋润。

    一见到寇季,寇准就皱眉道:“你小子又给老夫惹麻烦了……”

    寇准随手拿起了一本奏折,丢在了寇季脚下,“弹劾你的……”

    随后又指着桌上的其他奏折,黑着脸道:“也是弹劾你的。”

    寇季捡起了地上的奏折,走到了寇准身边,干笑道:“我也没做什么,他们为何要弹劾我?”

    寇准冷哼道:“你出的那些类似于儿戏的题目,哄骗着官家,用来考校天下学子,不弹劾你,弹劾谁?”

    寇季笑道:“我也是看您几位为泄题的事情烦恼,所以才会出此下策。”

    寇准瞪了寇季一眼,道:“让你出手帮忙,可不是让你出手添乱。过几日大朝会,朝中一半的文臣都会弹劾你,到时候,老夫看你怎么办。”

    寇季摊开手道:“出题的人是官家,又不是我……”

    寇准没好气的骂道:“你当满朝文武都眼瞎?”

    寇季干巴巴笑道:“就算他们要弹劾我,祖父您也会护着我的,对不对?”

    “哼!”

    寇准冷哼了一声,却没有言语。

    他算是默认了寇季的说法。

    寇季笑道:“有您护着,我还怕什么。”

    寇准瞪眼道:“老夫能护住你一时,还能护住你一辈子?”

    寇季干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寇准明显不能护住他一辈子。

    就在祖孙二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

    赵祯匆匆走进了资事堂,一见到寇季,就叫道:“寇季,听说你手里掌握着一种价值一万万贯钱的手艺?听说是先秦时期,鲁班做出来的木鸟术?

    能不能做一个出来,让朕试试。”

    “木鸟术?”

    寇季一脸愕然。

    他盯着赵祯疑问道:“谁告诉你的,万象楼扑卖的是木鸟术?”

    赵祯认真的道:“汴京城的人都在传。”

    寇季摇头道:“万象楼扑卖的根本不是什么木鸟术,而是一种印刷术。”

    赵祯一愣,“印刷术?”

    寇准皱眉道:“既然是印刷术,如何能值一万万贯钱。”

    寇季解释道:“原有的雕版印刷术自然不值这个价,可府上新创出的印刷术,却值这个价钱。”

    赵祯听到了万象楼扑卖的不是什么木鸟术,顿时有些失望。

    “价值一万万贯钱的印刷术,谁买得起?”

    赵祯随口说了一句,拔腿就往外走。

    寇季赶忙开口道:“印刷术功在社稷,利在千秋。不能仅仅用金钱衡量。”

    赵祯不以为意的道:“你还能把印刷术玩出花不成?”

    寇准在一旁赞同的点头。

    寇季淡然一笑,给赵祯、寇准二人讲解了一番活字印刷术。

    二人听完以后,略微有些吃惊。

    寇准在哪里不知道在沉思什么,赵祯皱眉道:“纵然比原有的印刷术好,也不可能值一万万贯钱。”

    寇准摇头道:“它的作用在社稷,一旦这种印刷术传出去,印刷书本的成本将会变得很低。到那个时候,印书的人自然会变得很多。

    当大量的书本充斥整个大宋的时候,读书人也会相对的多起来。

    到时候朝廷能够选用的人才,也将会大幅度提升。

    它的价值不应该用金钱衡量。”

    寇准看向寇季,疑问道:“你是怎么想的?”

    寇准不认为寇季会真的把活字印刷术卖出去,他也不相信有人能够拿出一万万贯钱财,来购买活字印刷术。

    所以他料定了寇季此举必有深意。

    寇季笑道:“我会把活字印刷术献给朝廷,由朝廷推广出去。不过,朝廷也必须给出相应的赏赐才行。”

    寇准缓缓点头道:“既然是功在社稷的功劳,当然需要赏赐。以往宫里的大匠研究出了有利于社稷的手艺,宫里会赏赐十万钱,加官一级。”

    寇季摇头道:“太少……”

    寇准缓缓皱起眉头。

    寇季说道:“朝廷这种方式的赏赐,弊大于利。赏赐太少,容易让匠人们心生不满,从而打击匠人们创出新手艺的激情。

    匠人们若是没了激情,如何创造出更多有利于江山社稷的手艺?”

    寇准盯着寇季道:“若是给了匠人厚赐,民间许多百姓会纷纷入匠籍,一些读书的苗子,也会转道去学匠术。

    这对朝廷而言,并不是好事。”

    寇季认真的道:“若是没有足够的手艺做支撑,朝廷就不会变强。”

    寇准张口要辩驳,寇季却抢先一步道:“我大宋之所以在辽国连番攻打下,依旧屹立至今,靠的是匠人们创出的步人甲、各型弓弩。”

    寇准瞪眼道:“那是满朝文武的功劳。”

    寇季失笑道:“算功劳吗?被人打也是一种功劳的话,那么我情愿不要这种功劳。满朝文武在战争中或许有功劳,但是将士们、以及那些坚硬的盔甲、锋利的兵器,却是根基。

    根基不稳,其他的一切都是空谈。”

    “你……”

    寇准有些恼怒。

    寇季打断了他的话,继续说道:“除了兵甲,还有各地的堤坝、道路等,也需要一定的手艺做支撑。汴京城紧邻黄河,黄河年年泛滥,水小时,会淹没开封周遭的村庄,水大的时候,甚至连汴京城也得遭殃。

    而朝廷每年都会拨付一部分的钱粮,构建黄河堤坝。

    可朝廷年年构建,黄河堤坝却年年崩塌。

    朝廷在黄河上花费的钱财,数以千万计算,可至今没有成效。

    其根本愿意,就是因为没有足够的手艺做支撑,构建的堤坝根本挡不住黄河的洪流冲击。”

    寇准沉声道:“黄河泛滥,由来已久,此前历朝历代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们如何解决?”

    寇季失笑道:“前人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们也解决不了?隋以前,谁人想过建立大运河,沟通南北?秦昭王以前,谁想过在川府建立都江堰?”

    寇准阴沉着脸,沉默不语。

    倒不是说他在有意跟寇季对着干。

    而是他的思想,跟天下读书人的思想一样。

    天底下的读书人都觉得,除了他们以外,其他行业的人都不太重要。

    匠人们在他们眼里更像是工具,想用能用的时候,拿过来用一用,不想用的时候,就丢到一边。

    他们不明白匠人们的重要性,也不明白匠人们对社会的贡献。

    或许只有等到某些技艺失传以后,他们想起来要用的时候,才会重视一下匠人。

    寇准皱眉询问寇季,“你想让朝廷如何赏赐匠人?”

    寇季道:“但凡能创出与国有用的手艺的匠人,都应该获得跟进士一样的待遇,赏钱应该给十万贯。”

    “噌!”

    寇准猛然起身,盯着寇季道:“你疯了?”

    赵祯也在一旁愣愣的盯着寇季,他觉得寇季也有些疯狂。

    匠人而已,他们再厉害,又怎么能跟进士相提并论?

    寇季认真的道:“我没疯!在你们眼里,读书人重要。可在我眼里,高明的匠人远比读书人要重要。天下匠人数十万计,可真正能创出与国有用的手艺的匠人,少之又少。

    天下读书人数以十万计,能考中进士的人,却多达数万。

    相比较而言,那个更珍贵?”

    赵祯、寇准皆沉默不语。

    但是寇季的话,他们却不怎么赞成。

    虽说按照寇季的说法对比下来,高明的匠人确实珍贵一些。

    可匠人和读书人是两个阶级的人。

    士农工商,四个阶级从产生的那一刻起,就有着严苛的等级制度。

    历朝历代也严苛的遵循着这个等级制度,不是谁想打破,就能打破的。

    寇季的做法,就是在打破这种等级制度。

    居于四个等级首位的士人阶级,是不会允许其他三个等级的人跟他们平起平坐的。

    而掌控着天下绝大多数话语权的,就是士人阶级。

    寇准瞪了寇季一眼,道:“你先回府歇着,此事容后再议。”

    寇季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寇准却不想在搭理他。

    赵祯见此,拉着寇季出了资事堂。

    “寇季,你在跟天下间的读书人为敌!”

    赵祯拉着寇季到了皇宫里的一座偏殿内,认真的说道。

    寇季愣了愣,道:“我没想那么多。”

    赵祯道:“朕知道你想让我大宋多出好多的好东西,朕也知道你这么做是为了大宋的江山社稷。可这些好东西要是需要拿你的性命来换的话,朕情愿不要。”

    寇季一脸意外的看向赵祯,“官家知道的还挺多?”

    赵祯小脸一黑,喃喃道:“其实朕也是一知半解。这些话是李爱卿私底下告诉朕的。他告诉朕,你在万象楼里扑卖一万万贯钱的手艺,是为了大宋好。可你却在为自己招祸。”

    寇季失笑道:“从我入仕起,没少给读书人添堵,也没见谁能把我怎么样。”

    赵祯认真的道:“千万不要小逊天下间的读书人。他们的力量远比你想象的可怕。”

    寇季再次意外的看向赵祯。

    赵祯干巴巴的道:“这是父皇曾经告诉朕的。”

    寇季笑道:“我这是被官家教训了?”

    赵祯噗呲一笑,道:“朕也没想着教训你,朕就是不想看到你惹上麻烦。”

    寇季躬身一礼,道:“臣受教了。”

    赵祯乐呵呵的笑道:“那就好……”

    顿了顿,赵祯又道:“朕近些日在资事堂的时候,看到了许多朝臣弹劾你。朕会帮你说话的。”

    寇季点点头道:“多谢官家。”

    寇季陪着赵祯说了会儿话,离开了皇宫。

    回府的路上,他暗自沉思着。

    他只是想帮毕昇讨一个体面的身份,讨一个高一点的待遇而已。

    却没料到,居然牵扯出了阶级问题。

    这个问题有点太大,大到他目前还没有能力解决。

    回到了府上,待了几日。

    大朝会到了。

    寇季穿戴整齐以后,入宫去参加大朝会。

    在入宫的路上,寇季听到了许多要弹劾他的风声,但是他都没有在意。

    嘴在百官们身上,他又不能堵上百官们的嘴,不让人家说话。

    寇准虽然权倾朝野,但是他却没有称霸的野心,朝臣们偶尔弹劾他,又或者弹劾寇季,只要不是太过分,他一般都不会怪罪。

    久而久之,百官们也就有点管不住自己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