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农女有田有点闲 > VIP卷 第七十一章 关键时刻,自然要表决心
    若是张婆子跟自己大闹一场,王老柱说不定还会在心里觉得张婆子女人家家的,就是喜欢没事找事。

    可这张婆子啥话都不说,倒是让王老柱觉得事情大条了。

    想来想,冲王永珠使个眼色:“去看看你娘咋样了?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要脸面的他找了个借口。

    王永珠撇撇嘴,切,当自己没听到么?这个时候还装?

    不过她自己也担心张婆子,顺从的起身进屋。

    张婆子躺在炕上,面朝着里面,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啥。

    王永珠蹭过去,小心的推了推张婆子的胳膊:“娘,你咋地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张婆子闷闷的声音传来:“娘没事,就躺会。你今天上午看了半天针了,下午可不许再看了,仔细眼睛。没事就出去走走。”

    跟爹怄气,还能记挂着自己的眼睛,王永珠心下酸软一片,凑到张婆子的身边:“娘不舒服,我哪里有心思出门逛去,我就陪着娘就好。”

    说着坐在炕上,一会问张婆子要不要喝水,一会又问热不热,冷不冷。

    哄得张婆子是躺不住了,干脆翻身坐起来,嗔怪的看一眼自己的老闺女:“你啊,不回屋呆着,老闹娘做啥?给我安分点!”

    语气嗔怪,眼里却带着笑,想来是极为享受闺女这样的嘘寒问暖。

    “还是我老闺女贴心。行了,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娘没事,你别担心!”说着看了看窗外,又凑到王永珠耳边,小声的道:“娘心里不痛快是真的,不过你奶都死了这么些年了,她把着不放的家业不还得交到我手里?王家所有的儿子都是我生的,我怕啥?你爹最开防我,后来生了儿子后,不是乖乖的什么都听我的?女人啊,还得生儿子才能立得住,靠男人是靠不住的!行了,你回屋歇会子去,我跟你爹没事的,放心好了!”

    王永珠见张婆子是真的恢复过来了,才放心的点头出了门。

    守在外面看着的王老柱,本来开始还能听到老婆子和闺女说话的声音,后来就听不到了。

    心里一时忐忑起来,想进屋又不敢,想出门吧,又惦记着。

    思来想去,干脆从木料中摸出自己带下山的那根酸枣木,在窗户下做起木匠活来。

    好半天,见闺女出来,忙看过去。

    王永珠虽然不太赞同张婆子所谓女人要生儿子才能立住的说法,不过以她所在这个时代的限制,能有女人自己要要强,要去争去抢,这个想法,已经很有超前意识了。

    不管是作为母女,还是作为女性,在这个关键时刻,自然要表决心,站在娘这边。

    因此王永珠只当没看到王老柱打探的眼神,目不斜视的回房去了。

    那厢,王老柱在外面磨蹭了半天,还是进屋去了,屋子里老两口不知道嘀咕了些啥,到晚上,张婆子的脸色就恢复正常了。

    大家才长舒了一口气。

    饭桌上,金花战战兢兢的开口:“小姑,我下午去问过竹叶了,竹叶说明天就让她哥哥把栀子花树给移过来。”

    王永珠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扭头就看向王永平:“四哥,明儿一早在我窗户前挖个坑,好栽树。”

    王永平本就被张婆子洗脑一切都要以小妹为主,听小妹的话,有啥好东西先给小妹挑,小妹要是受欺负了,得挺身而上。

    再加上张婆子时刻嘀咕,说要不是小妹,自己就要当活王八了,要不是小妹,差点就要替李家背黑锅了之类的话。

    就觉得果然娘没说错,小妹这么好,一心为了自己为了王家,以前就是贪嘴些,也是因为年纪还小,再说了,这大事不就显出来小妹的厉害了么?小姑娘家家的,喜欢个好吃的,好玩的,穿好看的,很正常啊。

    更何况,出了事后,也是小妹帮着自己在爹娘面前说话,才让自己免于被逼婚的窘迫。

    一切都是托小妹的福,自己还害得小妹被流言牵连,实在是对不起小妹。

    他以后得对小妹好,嗯,对小妹和对爹娘一样好才行!

    王永平是个直肠子的人,觉得的对不起王永珠,就恨不得把命都给她。

    现在别说要他只是挖个坑栽树,就算让他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他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因此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还顺嘴就问:“我跟宋重锦约好了过几日一起上山去打猎,到时候四哥打了好东西卖了给你买好吃的,还给你裁件漂亮衣裳穿。”

    王永珠听到宋重锦三个字就头疼,这四哥自从那天跟宋重锦喝酒在山上过来一夜后,就把人家当知心兄弟,天天嘴里都要提几遍。

    也亏得自己心大,爹娘也知道自己这个儿子没什么脑子,不然非要抽他一顿不可。

    不过听多了,也就很淡定了,只淡定的点个头,也没多的话。

    一夜黑甜醒来,王永珠照例先去柴房看了她的黄松菇,见又多了几个凸起的小土包,才稍微放下心来。

    吃了早饭,王永平带着几个小子,在王永珠窗户前,挖了一个大坑,就等着李家送花树过来。

    日上树梢了,李竹叶在前面走,后面两个哥哥苦着脸抬着一丛约两人才能搂过来的栀子花树,往王家赶。

    李竹叶摸摸自己还在隐隐作疼的屁股,心里直委屈,昨日娘一点都没留情,几笤帚刷的好疼。

    还好,自己挨了一顿打后,娘总算是松口让把花树送过来了。

    李竹叶的两个哥哥,李竹根,李竹竿看着小妹在前面别扭的走路姿势,又想笑,又想起一会要去王家,见到王永平可咋办?

    他哥俩跟王永平的关系一直不错,王永平能当他们的堂妹夫,那是亲上加亲,他们也是很乐意的,平日里王永平没少帮哥俩。

    可自己堂妹给人家戴绿帽子,还退亲了,哥俩就觉得没脸见王永平了。

    偏自己妹子还非要找事,一会见到了王永平,哥俩脸往哪里放?

    越想越愁。

    三兄妹苦大愁深的到来王家。

    王永平虽然脾气暴躁,可恩怨分明。

    李金枝是李金枝,可李竹根和李竹竿跟自己是好兄弟,好些天躲着没见,他也知道俩兄弟是不好意思见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