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农女有田有点闲 > VIP卷 第两百九十六章 交换
    陆管事先跟宋重锦寒暄了两句,然后才笑着恭喜:“恭喜王姑娘了!这几日我们一回来,就听到了王姑娘得到宫里娘娘赏赐的消息了,真是可喜可贺!”

    陆管事现在都很想问问那不知道在哪个旮旯里的王永安,若是知道他这个妹子,这么厉害,会不会,还为了那么一点银子,背叛家里人了。

    王永珠微微一笑:“谢谢!”

    陆管事毕竟是江湖行走多年的人,也是人精,不等王永珠问,就开口:“赏赐王姑娘说的事情,我们镖局一直在打听着,只是听说如今这一次的官员任命好像出了什么问题,好多官员的任命取消,有的又重新分配。所以王永安跟着的那位,到底要去何处任职,还不得而知。”

    王永珠并不着急,只要镖局按照她的意思去传话,王永安就不会有好日子过。

    现在就让他收到惩罚有什么意思?要的就是让王永安爬上去,以为要成功的那一瞬间,再让他跌落,他才会痛!

    因此只点头:“没事,我也并不着急。”

    陆管事知道如今这个小姑娘,可不是上次那个村姑了,能靠一手染布技术,就能得到宫里娘娘赏赐的人,结交起来更要慎重些。

    又挑起一个话头来:“张大老板托在下给王姑娘带个口信,说十月底他来镇上,在之前,会派一个人来跟姑娘接洽,并问姑娘有没有别的需要,跟在下说就好了,在下会转达给张大老板。”

    说到这里,陆管事不得不佩服张银保,因祸得福,早早的就跟王永珠成为了生意伙伴,当初他肯定想不到王永珠有如今的荣光。

    不过自己也不迟,跟王家姑娘交好,对镖局将来也不无利处。

    三人谈完正事,又说了几句风土人情,主要是陆管事说一些押镖途中的趣闻,倒是让王永珠听得兴致盎然。

    毕竟从她过来,除了县城,还真是去过别处。

    宋重锦看王永珠听得津津有味,眼睛都不眨的样子,垂下了眼睛。

    那边吴中宝终于跟吴老倌应酬完,手里拿着一把扇子,摇啊摇的走过来。

    要是别人这样,那就是文人士子,一片风流气象。

    可吴中宝这样,就活脱脱一副武夫样,不伦不类,偏他自己还没感觉,招摇着就过来了。

    陆管事能在石桥镇扎下根,自然跟吴中宝打过交道,两人打个招呼。

    吴中宝又熟捻的冲宋重锦点点头:“你也来啦!你上次拿走两罐肉酱,害得我爹差点没锤死我,被你害得不浅——”

    宋重锦瞪他一眼没说话。

    王永珠心里咯噔一下,肉酱?看向宋重锦。

    宋重锦面无表情的看着吴中宝。

    “什么肉酱?”王永珠扭头去问吴中宝。

    “可不就是你上次送来的——呃,没什么,就是家里的肉酱,嘿嘿……”吴中宝突然打了个冷战,打着哈哈,想蒙混过去。

    王永珠此刻哪里还不明白,现在人多,不好多问,只看了宋重锦一眼,给他一个呆会再说的表情。

    脸上挂起笑来:“上次买地之事,真是多谢了!不知道肉干和肉酱,老爷子吃的可顺心?”

    吴中宝苦着脸:“顺心,可顺心了!”

    可不顺心么?锤了自己一顿,还逼得自己在家读了半个月的书,都快顺心上天了!

    “那就好,我还担心老爷子吃不习惯呢!上次吴大哥说的想上山打猎,等秋收后,到时候定好了日子通知吴大哥?”王永珠笑晏晏的看着吴中宝。

    “那感情——呃,太麻烦了,我只是随口一说!到时候我不一定有时间,再说,再说。”吴中宝简直要哭了。

    寒暄了两句,就迫不及待地告辞:“那个,我还有有事,先走一步——”

    陆管事又不傻,早就看出来,这三个人之间好像有什么事,赶快也找个借口告辞了。

    王永珠环顾一下四周,没人注意,拉着宋重锦就往角落里走。

    “说吧,那吴家肯卖地给我们家,是不是你在中间说和的?”王永珠深吸一口气,打算要是宋重锦不承认,得让他见识见识自己的厉害。

    “是!”宋重锦很果断的承认了。

    让王永珠一腔力气顿时没了使的地方。

    “你是不是用什么和吴家交换了?”王永珠先问这个,她本来就奇怪,吴老倌是善人,可不是傻子,如果都这样听人家有个什么难处,就把地原价卖出去,他如何能攒下这么大份的家当来?

    当时也曾怀疑过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可是想来想去,王家也没啥人家好图的,再加上直接去过户,盖上了官府的红印,那就是板上钉钉了。

    所以即使她心中有疑惑,还是买了下来,这是王永珠原身欠王家的,不还上她不安心。

    后来她才回家,跟张婆子说要送吴家狼皮,狼皮不便宜,两张狼皮加上狼肉干,绝对不会让吴家亏。

    后来又见吴家确实没出什么幺蛾子,她才慢慢放下心来。

    没想到,这里面居然是宋重锦出了力的,看宋重锦跟吴中宝方才说话的神态语气,两人应该关系不错。

    只是不知道宋重锦欠了吴中宝什么人情,让吴中宝能让吴老倌同意将地卖给王家。

    宋重锦眼中露出一点笑意,整张脸都柔和了下来:“永珠,你是担心我?”

    王永珠……

    “不过是一点小事情,我帮了他,他还我一个人情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宋重锦解释道。

    “那好吧,你为什么要帮我?”王永珠不想拐弯抹角试探,很直接的问。

    上次在县城那次谈话后,自己救了宋重锦一命都不能让他对自己好感上升,怎么会突然就对她这么好?

    事出突然,必有蹊跷。

    宋重锦怎么会告诉王永珠,县城那次试探,让他对王永珠开始是充满了戒备和警惕的。

    可后来,王永珠救了自己的命,那种,孤身一人,不管做什么,都不会有人帮忙,即使跌入深渊,即使命在旦夕,也不会有人多看你一眼,来救你的绝望,就在王永珠朝他伸手那一刻,彻底的被打破。

    他无数个夜晚,回想那一幕,然后就会怀疑起县城里的那次试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