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刁蛮小仙女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复仇
    冯珏拍了拍手,随之一个女弟子走了进来。

    “开启禁地密室,这位姑娘要在这里闭关!”

    女弟子只是点点头,机械的点点头伸手:“跟我来吧!”

    小玲离开的时候,叶清语第一次开启了师傅的通讯玉简。因为有很多的事情,她要师傅亲自与她说明白。虽然在她的脑海中已经差不多将这件事情才想出来了个大概。可还是有和那多的事情需要师傅来说明。尤其刚刚 那个信上的琼海宫的禁地,那个阵法自己去破是绝对要把握的。可师傅为什么非要小玲一身涉嫌呢?

    “师傅,徒儿不明白您的意思。为什么一定要救出冰蓝玉?”

    传玉简中传来师傅的声音,师傅的声音还是那样温和淡然:“师傅其实要给你道个歉,没有对你说明琼海宫的真实情况。其实在小玲出生的那一年,我们就意识到了琼海宫的变化。和将来要发生的事情,当年我们是真的没有实力对抗琼海宫镇压的那个凶兽。只能将小玲的身份给隐藏了起来,暂时放弃了救助冰蓝玉的计划。”

    其实叶清语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自己被师父大人给算计了。可是她又一想,这或许就是自己所背负的命运。开口在问:“师傅可知道那凶兽的名字,我曾经让小雷询问过仙界的人,可是他们也查不到。”

    墨君炎思考了很久,声音才缓缓的扬了起来:“琼海宫的确是有记录,那个恶凶兽的名字叫做天赐。”

    趴在叶清语怀里的火烧身体就是一抖,突然睁开了眼睛:“你说什么?是那个家伙?”突然又闭上了嘴巴,叶清语扫了他一眼:“你知道那凶兽的来历?”

    火烧闭上了嘴巴,无论叶清语怎么问火烧就是只字不语。看到没办法从它的嘴里问出什么?叶清语只好讪讪的道:“师傅,你请放心。如果那个凶手被刘家人放出来,究竟是覆盖全大陆的高手来帮我就行了。”

    火烧哼了一声,很生气的开口说:“小主人,那头怪物是什么你都不知道,你就答应那些老家伙去对付。小主人,你是不是嫌活的长啊!”

    叶清语抚了抚火烧额头那是晶亮的白毛:“我说既然你说我是来自于那里,那么这个凶手本就是上苍给我的考验。既然躲不过去,就直接迎面而上或许会有一条生路也未可知。”

    传音玉简中想起墨君炎欣慰的笑声:“小语,你放心。为师不会让你有事的,记住,只有7天的时间准备登岛。”

    关闭了玉简的通讯功能,冯珏立刻叫来的家族地址,给他们安排了住的地方。

    这一遍冯家家主冯林,离开迎客大殿没多远,就看到自己的大儿子。仿佛是被施法定在那里,于是快速的来到儿子身边。将禁制解除,冷冷的说道:“洛儿,你是不是要给你娘报仇。今天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冯家大公子,冯洛眼睛一瞪。之后泪水就夺眶而出:“这点说的可是实话!”

    冯林这首我又松了又握,脸色沉得黑如锅底。当年何家给她的好处,已经让冯林牺牲的太多太多。如今那个贱人竟然逼到了自己的底线,就不要怪他师傅当年的协约了。

    “是真的,洛儿当年是为父一时利欲熏心。居然一时不防,让那贱人害死了你的母亲。如今你二弟的所作所为得罪的是天道宗的人,你二娘公然要加害天命之女。这会让整个冯家背上骂名。如果再任他胡作非为,你我父子的性命,估计就要断送了。”冯林说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吞活剥了那对母子。

    拍了拍手,三位化神期的老者就出现在冯洛的面前。冯林吩咐道:“天黑下来之后,你们谁大公子一起,江河家赶尽杀绝一个不留。”三位长老一愣,俯身:“谨遵家主领域!”随后消失不见。

    黑暗不见五指的走廊,沉重的脚步声如踏破黑暗的狮子。一步一步的接近眼前的房间,黑色的身影,手持着一把黝黑的长剑,男子将手中的宝剑垂到地上。发出尖锐的撕拉声。

    躺在房间床上的男子,悠悠醒转了过来。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从床上爬起来就要冲出房间,就听咣当一声,门开了。一个他熟悉的身影,站在她的面前。

    “是你,你是来杀我的。”

    持剑男子,嘴角泛出一丝冷笑:“是的,我的好弟弟。你是否想到自己也会有今天这种下场吧。”

    “可是已经足够了,足够了!”冯千华意味深长的说道:“只可惜,小花你永远都看不到,永远不可能再次得到她,她的滋味可是真不错呀!”

    听到小花这个名字,听到那毫无节制的侮辱言辞。冯洛大叫一声:“你给我闭嘴!”抬起宝剑一件刺入了冯千华的身体,温热的血喷腔而出,滴落到冰冷的保健上。啪,啪,啪,这声音是的,冯洛心底痛得差点晕过去。

    “好,好,真的是很好,我先走了,我在下面等你!”冯千华又是一口血喷的出来,之后身体化作飞灰。房间里只有血腥的气息,杀人的证据。

    冯洛哭了,哭得歇斯底里身体慢慢的软了下去。直到外面传来阴冷的声音:“少主,二夫人已经上路了。时辰已经差不多了,我们该出发了。”

    抹了抹自己的眼泪,走出房间的时候朝着冯珏院子的方向望了很久。喃喃的道:“无论是百年还是千年,我一定会等着你。”声音落后,冯洛随着长老一起离开了这里。只是几个呼吸之后,一团火焰从天空中落了下来。山庄瞬间燃起大火,却竟然没有一个人敢来救火。

    冯家客院中,沈海指着外面熊熊燃烧的大。向着屋内喊了一句:“师傅,师傅不好了,外面着火了,着火的地方好像是一个山庄。”

    客厅中,传出一句话:“不管我们的事,你自己回去修炼去!”

    此时的客厅中,叶清语闭目养神并没有感觉到什么意外的。张闯将桌上的一杯茶水灌进了自己的肚子,然后将茶杯放下。

    “小师叔,这件事情我们真的不管吗?如果不管的话,那何家一千多口的性命人的性命。是绝对活不过今天晚上的。”

    叶清语狠瞪了他一眼,这张闯的修仙之路比自己不知道走了多少年。如何还不明白,这修仙界一切都是以利益为尊,一切都是以实力为大。

    “这件事情我们不能插手,我是心地善良。可是我再善良,也不可能帮助想要杀死我那个家族的人。”叶清语只能这样回答张闯。

    本来还想站起来,多恳求一下。如果叶清语不伸手的话,那冯珏士绝对不会卖自己面子的。最后只有无声的叹息声,在客厅当中响起。

    “我去休息了!”

    这是叶清语唯一一次冷心的时候,那声音冰冷至极听着张闯心就是一个哆嗦。

    这一夜渤海城何家,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干干净净。第二天,人们靠近何家的时候,闻到的是血腥味儿和已经烧得面目全非的庄园。

    有人在灰烬之中,找到了尽快也找到了无数的已经化作焦炭的骨头。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惹不起的人就是修士。就算你荣耀一生权力熏天,在修行者面前,你就是一只蚂蚁。所以何家的灭门案,想到官官财大到一国国王。都对此事三缄其口,合家灭门的第三天。从城外冲进来一支军队,在废墟中翻找了许多东西。将这些东西装箱,直接就运出了渤海城。

    当消息传到叶清语耳朵里,正是小玲结丹的关键时刻。看了看禁地上空的乌云密布,叶清语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轰隆第一道听了已经落下了,禁地竟然打开了一道缺口。让雷电毫无预兆的就劈了下去,叶清语其实早就为小玲做了两手准备。在小玲进入禁地第二天晚上,闯了进去,给了她一套可以调节的阵法。

    那阵法可以根据小玲承受天雷的状态,吸收转化成弱小的雷电来锻造他的身体。这样就不怕天上的那位乱来了,此阵法也是前几天刚刚被她研发而成。

    研发成功的那天,叶清语特意停止了一天的路程。让小雷来测试一下阵法的可靠度,那天小雷哭得泪如雨下。心里嘀咕着,就算是自己再次回到仙界。这雷神的位置,他打死也不会去做的。就让自己的亲亲宝贝徒弟,去辛苦为他跑腿吧。

    虽然结丹是最常见的事情,但是今天还是引来了很多冯家弟子的围观。还有很多弟子私下里议论,竟然还有女弟子指着叶清语说:“不知道哪位漂亮的姐姐是从哪里来的,竟然能让老祖同意。让她的徒弟在家族禁地中闭关。那是多大的荣幸。”

    身后一个年岁大的弟子,修为应该也是结丹中期大概是在七层左右的男弟子立刻何止了住了 那个嚼舌根的女弟子:“闭嘴,前面的哪位仙子可是天道宗大乘修士的徒弟。都不想活了!”

    那些围观的弟子,纷纷退了几步。叶清语实在是听不过去了,于是转过头来笑颜以对:“大家还是盘膝坐下,感悟一下天道,或许对你们的修行有所帮助。”

    这是结丹期的六道天雷已经全部降下,乌云散去,彩霞遮盖天空。天地间一道柔和的光照射进山洞里面,同时禁地百米之外都被笼罩在一片霞光之中。

    趴在地上一直不吭声的火烧,眯了眯小眼睛:“主人,小玲的资质真的狠不错。看样子是得自于他先祖留下来的血脉缘故。”

    叶清语感受一番,竟然也在里面感应到了某些天道规则。嘴角笑了笑:“嗯,你说的没错。看样子我的两个徒弟,等修为迟早要会被他追上来的。”

    霞光散后盘坐,在地上的冯家弟子竟然有十多个弟子提升的境界。叶清语不在等小玲出关,他要和冯珏商量一下,四天之后前往琼海宫的相关事宜。

    这几天渤海城神秘消失的人很多,这里面除了何家的人之外。还有很多外来的修士,就在昨天晚上又有几个修士。神秘的消失在自己的客栈之中,这些人全部都是散修。平日里喜爱在东部近海,捕杀最终妖兽换取灵石丹药来修炼。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一波一波的进入渤海城。一波一波的消失的无影无踪。如此诡异的事情,叶清语最终坐不住。还是来到了冯学居住的小院。

    刚刚接进校门的时候,就听见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回老祖的话,我们的人只是追查到了那些消失的修士。都被杀死,扔在了西南50里外的山沟里。”

    叶清语顿了一下脚,轻微的响动在里面的某人一惊,随后声音就痒了起来:“叶道友,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叶清语提起裙摆,走了进去。竟然发现小院中不仅冯林在里面,竟然还有一个十**岁的也恭恭敬敬的站着。剩下的几个,这几天他都认识的差不多了。于是俯身行礼:“冯前辈,各位长老你们好。”眼神留下了那个少个年,那少女并没有任何害怕。反复走上前来,躬身带了三拜:“在下冯洛,参见师姐!”

    这声师姐让叶清语弄了很久,突然眼神一厉:“你叫谁师姐!”

    冯洛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眼前的这位小姑娘可是大乘老祖的徒弟。于是急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无碍!按照辈分就行了!”于是,对着冯珏道:“冯师兄,请问你们刚刚说的那件事情。现在有没有什么线索?”

    不叫冯前辈,改叫冯师兄。很明显是想拉近她与冯家的关系。不许接近年轻一辈,或许真的看出了自己的后背想要做什么?

    冯林觉得尴尬,自己的这个小心思瞒不住老祖。看样子也瞒不住他了,于是给自己的儿子使了个眼色。承诺立刻会意,最热情的称呼,一百八十度度的大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