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刁蛮小仙女 > 刁蛮小仙女最新章节 第十二章 天道无常
    </dt>

    这个时候隐藏在护卫和家丁中的某人眼睛不明的看着,就那样愣愣的看着站在大门口的冷艳女子。慢慢的低下头来,这应该不是她喜欢的容颜吧。可是又怎么办呢?这种情况就是自己搞出来的,但是只要进入大院之后才能恢复过来。

    刘仓木扮演的王爷直接走到了叶清语的面前双手抱了抱拳:“林神医,谢谢你能在这里等着我们夫妻两人。”

    “王爷请!”

    隐藏这的人看到一行人走进枫叶山庄的大院之后,立刻向着远方撤退而去。

    进入山庄大门之后,刚刚走在前面的王爷夫妇突然停了停了下来。进入大门的一行人却是已近变了模样,这个时候山庄中的守卫弟子们都大吃了一惊。这些都是什么人竟然可以将随意的幻化面部容貌,应该是宗主从哪里请来的大能吧。

    墨君炎刚刚要走上去说什么,之间自己对面的少女直接就黑了脸。不客气的声音就那样扬了起来:“知道错了?”

    墨君炎挺住了脚步只是嗯了一声:“还是老婆厉害,什么都在你的算计当中。”

    宫殿下面的事情其实叶清语早就说那是什么东西,只是让他们去确认一番而已。可不是让他们去挑事的,万一让白洛川发现了自己的目的。那么后面的事情就很难进行下去,可是事情到现在已经没有了回转余地。

    “半个月内不准进我的房间!”叶清语说加快了步伐向着客厅中走去,男人狠狠的挖了一眼自己的师兄传音道:“怎么办?”

    “没办法,自己想办法?”

    枫叶山庄的弟子都是瀚海宗的内门弟子,在宗门中都有一定的地位。三天前洪振华离开的时候,只是对这些内门弟子说了。好好在这里伺候着,这里的事情走出这座大院就不能对外面的人说出一个字。就是自己的师兄弟和自己的师傅也不能说。

    看到了刚刚这些人的能耐之后,这些弟子们知道了原因。有些人也觉得自己的机会是来了,那是渴望变强大的机会。

    芸萱国国师府中,沉寂的府邸一夜之间恢复了人来人往的。小厮和丫鬟人来人往的在各个院落之中穿梭往来,一直到深夜之后才逐渐平津起来。此事在京城的最高建筑怀月楼之上,一大一小一个黑衣就那样站在那里。微风吹过让男子的头发有些微微的飘起,岁月月光灰暗。但是那一头银色的长发仿佛是在月光之下更加的耀眼起来。

    “你确定,我已这样的身份不会让人识别出来是个假货吧?”

    小男孩只是傻兮兮的笑着没有说话,直到黑衣男人再次捅了捅他的后背才开口:“放心吧墨主人,白洛川真的不在府邸当中。这里的门道我已经完全看清楚了,原来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小空间转换阵法。简单的说国师府的人在另一个地方建造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国师府邸,这种进行的布局原因只有一个。”

    “白洛川的真身就在国师府当中,可是能在哪里呢?”墨君炎正在思考的时候,空心直接来着他躲进了空间。

    只是几个呼吸之间,三道陌生的身影就到了怀月楼刚刚两人战力的地方。

    几个呼吸的间,枫叶山庄的一个小院中。两到身影堂而皇之的出现一个抱着婴孩的女子的对面,空心身子一抖转身就要走。就觉得一道火热的目光射在自己的身上,脚步开始变得沉重起来。

    “水鹭,你想干什么?”

    只有这个丫头的本源神力才能控制住自己,不能让他随意的使用空间技能。反抗了几个呼吸,已经知道了必败的情况下只能哀叹了一声转过头来。

    “去哪里了?刚刚安定下来就没有了人影?”叶清语没好气的说道:“难道你不想反驳我一下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空心好像是发现了白洛川真身藏身的地方。刚刚我们去了一趟芸萱城,只大概的辨别的一下方位就被人给发现了。”

    叶清语皱了皱眉并没有说什么,因为她听到了小院的外面有一个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净。是刘子英自己最得意的小徒弟的声音,就在徒弟进来的那一刻。叶清语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她已经知道了小徒弟深夜来着里是为了什么?

    她并不是一个冷清的人,在凡人受难的时候她就可以为了那些不相干的凡人甘愿涉嫌。何况那个人也是对自己有大恩的呀。叶清语看到自己的徒弟已经跪在了地上,只是一个字也不开口。小徒弟的意思就是让自己的开口了,可她又能怎么说呢?

    “你起来,你爹爹的事情。我已经尽力了,天道无常。他的命运已经没有办法扭转了?”

    刘子英没有想到师傅会决绝的那么的快,依然就那样默默的跪在那里。一双澄澈的眼眸就那样盯着师傅,好像是自己的师傅不给个救自己父亲的方案。她绝对是敢跪在那里不起来的样子。

    其实现在院子中最心软的人不是叶清语,也不是和刘仓木拜过兄弟的墨君炎。而是一向是不喜欢管闲事的水鹭,看到子英姐姐跪了这么长的时间娘亲还是不松口。

    小丫头的眼睛转了转,直接开口蹦出了一句:“代价太大,不值得!”

    代价,也就是有办法了?刘子英朝着师傅有磕了个头,才朗声道:“无论什么代价,只要能救父亲让我做什么都行?”

    这丫头就是沉不住气,叶清语狠狠的瞪了一眼水鹭:“还不闭嘴!”随后看了一眼墨君炎道:“一切都是因果,君炎不要在隐瞒了。”

    这个意思是父亲的伤势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刘子英被水鹭搀扶起来。随后带到凉亭的石墩前坐下,随后期待的目光看向墨君炎。

    墨君炎只是解释了当年的事情之后,然后说:“想要让你父亲的再次具有修炼的可能,一夺舍换一个身体。这种方案可行,但是你的父亲一生刚更就算是死了也是不可能去做的事情。第二,就是凤凰涅之火淬炼三天三夜便可以从新获得生机。”

    刘子英好像是听到了希望,就直接说:“那我可以不?”

    “幼年凤凰?”

    “我行不行?”那朱朱是肯定不行的,可是她的这个妹妹的身躯那就说不好了。

    叶清语重重的摇了摇头:“朱朱妹妹的这具身躯,虽然在沉睡的时候只有无万岁。算是幼年凤凰,但是你在这具身体内苏醒之后。这具身体已经算不上是真生的神兽,虽然你的修为继承了这个局身体的原本的力量。但是心境修为不到,你的凤凰之火更笨没有作用。”

    冰凉的感觉让刘子英再次如坠冰窖:“难道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

    “时间不够用,就算是我有通天能耐,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叶清语低下头的时候,就听道了小院门外一个熟悉的夫人声音传了过来。

    那声音是那样的温馨那样的好听,就是叶清语也觉得要是自己的娘亲能一直在身边该多好呀。

    海念如只是无奈的摇头:“你的师傅做了更好的方案,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要将你的父亲封印起来。等到有一天你或者朱朱有了后代之后,在来解脱你父亲的苦难。”海念如看了一眼叶清语也没有责备的意思,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我知道我有可能等不到仓木再次获得生机的时候,只是这个孩子将来还是要您来多多照顾的。”

    一得必有一失,当年这种方案最初还是海念如想出来的。他甘愿为了就自己的丈夫放弃了自己的长生大道,用自己的灵感转化在腹中的胎儿身上,将来这个孩子带着自己对刘仓木的爱唤醒自己心爱的男人。

    “娘!”刘子英哭着直接扑进了母亲的怀抱:“娘,你是不是很快就要离开我们了?女儿不要娘亲离开我的。”

    海念如的眼眶有泪水滑出,一种恐惧的感觉包裹着她的全身。忽然刘子英张开口想再次请求自己的师傅停止下这个可怕的计划。

    “能不能停下来?能不能停下来!”刘子英一刹那间仿佛想明白了什么,冷冷道:“原来,娘亲知道自己的没有办法飞升成仙的。才绝对要就父亲的。呜呜......&quot;

    少女终究忍不住哭了起来,是自己的出生改变了本应该在一起的两个人。她痛恨自己的起来,要是这个世界上行没有刘子英该多好。要是自己现在能够消失在这个世界上,那么爹爹和娘亲就不会注定分离了。

    可是她刘子英就是现在想死也不是那么容易死的,天道无常,天道无情。刚刚在师傅面上看到的表情,还有师傅说的那句话在她的脑海中不断的盘旋着。下一刻一道大门被撞开,身上的气息开始不稳定起来。

    水鹭大惊,拉着刘子英直接直接传过一道光门就消失在小院之中。

    半各时辰之后,小鹭才从光门中走了出来。只是对叶清语道: >>

    <center>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