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笙歌落尽负流年 > 章节目录 第两百五十一章:夜闯王府
    沉央一手端着药,向着花笙的房间踱步而去。

    另一只手从腰间掏出一个小纸包,在没有人的地方,将纸包里的白色粉末撒进了药汤里。

    粉末很快便融入汤中,一瞬即逝。

    “笙儿,别怪我!我一无所有,只有你了,我不能让你离开……”

    更不能让你想起从前!

    ……

    自那日以后,花笙总是时不时的头痛,眼前一片模糊,每每遇到这样的情况,只有沉央的药才能让她好过一些。

    这一晚,花笙刚喝了药准备睡下,突然觉得窗户外刮来一阵风。

    合上衣服,起身下床走至窗前,外面云淡风轻,草木静止,风平浪静。

    思来想去,若是晚上刮风了还得再起来关窗户,还不如现在就将窗户关上。

    关了窗户,正准备回去睡觉的时候,一转身便撞上了身后的人影,花笙猛然被吓了一跳。

    待看清了来人的面孔,花笙气不打一处来。

    原来又是那个登徒子!他竟然还敢来!

    “你!快唔……”

    “来人呀!”三个字还未说出口,男人便上前一把将她的嘴捂住了,整个小小的身板被男人抵在了墙上。

    “嘘!别出声……”

    男人小声的道,手指用力弹出什么,屋内的烛火熄灭,瞬间变为一片黑暗。

    “我松开你可以,但你不能喊,听到了么?”

    花笙无力反抗,只能假装同意的点了点头。

    见状,陌言歌这才缓缓松开了花笙。

    可手臂刚从小人儿的嘴边拿来,便觉得手腕处一阵刺痛袭来。

    花笙抓过他的手,狠狠的咬了上来。

    窗外的月光,照映在小人儿瘦弱,带着些许病态的小脸上,苍白无力,惹人心怜。

    陌言歌吃痛,皱了皱眉头却没有反抗,任由着花笙将他的手咬破。

    嘴里尝到了些许的血腥味,花笙才猛然松开来,趁着白色月光,看着男人的手腕上的牙齿印上还带着血色,不由得心中一颤。

    脑海中闪过一丝画面,似乎从前她这是这般咬过一个男人,好像也是这只手。

    只是画面一闪而过,还不等她看清,便消失无踪。

    “你为什么不躲!”

    “无妨!你想咬就咬吧!”

    说罢,陌言歌又将另一只手伸了出去,递在了花笙的面前。

    “哼!你臭烘烘的,我才不咬!”

    花笙说罢,转头避开了他的手。

    可一瞬间,那晚的事便又浮现在了眼前。

    一旦想起那晚船舱里发生的事,还有她昏迷以后那些不知道的事,花笙心中便生出了一万个想杀他的想法。

    这个男人,他是不要命了,居然还敢回来!居然还敢夜闯王府!

    可更奇怪的难道不是她么?

    她居然非但不生气,甚至心中还有些期待能再见到她。

    花笙想:她或许真的是病的太严重了!

    “你这个登徒子,采花淫贼!你怎么还有胆子来见我!你就不怕我杀了你么!”

    听着花笙凶巴巴的语气,陌言歌只觉得可爱极了。

    所说登徒子,也还能说得过去,可这采花淫贼又是从何说起?

    “采花淫贼?我何时采过花?又淫过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