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热血格斗家 > 章节目录 第646章 酒烧
    在这个陌生的星球,隐藏多时的武装在这里无人知晓,面对有一群有组织的有壳兽,元斗终于可以畅快的使用武装了。不仅是他,连嫣和叶夕同样有着武装。而这一次,也是连嫣的武装第一次战斗。

    连嫣的武装名为血腥披风。那是一件用鲜红布条编制的披风,本来青春靓丽的连嫣在装备上血腥披风后,显得格外妖异。她的身体在空中翻飞,血腥披风也随着她飘动,那一条条血红,就如同血色的莲花在她身后绽放。有着披风的承托,连嫣俨然成为了一位浴血的女王,虽然多少有些青涩。

    血腥披风元斗只是听连嫣提过,他也是第一次看到披风附带的特殊技。连嫣高高跳起,随后身体被披风包裹形成一个悬浮在空中的血球。血球不断向下方射出布条,那每一道布条都堪比剃刀,下方三只有壳兽瞬间被布条划伤。这还没有结束,布条射出的速度越来越快,每一道布条发射后便会停留在地面上,越来越多的布条在血球下方形成了一个牢笼,笼中装着伤痕纍纍的三只有壳兽。最后,当所有的布条完成攻击后,血球燃烧起血红的火焰,瞬间引爆了自身以及下方的牢笼。等连嫣落地,血腥披风变回原样,周围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有壳兽散落的蓝色血液。

    血型披风的攻击力超乎想象,元斗看得目瞪口呆,同时叶夕也不甘示弱。她拿出了她的童子切安纲,堪比她身高的长刀被她抗在右肩。她站在地面举起了童子切,笔直的指向天空。接着火红刀鞘带着一圈波纹飞向天空不知去向,而此时扑向她的两只有壳兽顿时被刀鞘飞出时的冲击波掀飞。这就是上次生死攸关,叶夕用来逃过一劫的招式。这一招的效果非常好,但可惜的是这招并不是攻击招式,这只是用来把藏刀状态转化为出刀状态的普通技。火红的刀鞘飞走后,露出了藏匿其中的真刀。真刀刀刃的颜色同样是红色,同时缠绕着永不熄灭的火焰,刀刃上燃烧着火焰的样子,称之为酒烧状态。这是这把武装的终极形态,在这种形态下,童子切可以发挥超凡的威力,并且同时还附带着火焰伤害。

    童子切如此模样元斗只看过一次,但那时并没有发挥其威力。这次,叶夕明显有着与连嫣一争高下的意思,元斗非常期待童子切的表现,不由得凝神专注起来。

    叶夕完成了童子切的酒烧状态后便发起了进攻。本来叶夕的剑术非常细腻,讲究极致的技巧,但使用这把长刀后,叶夕整个风格都产生了变化。她挥舞着童子切大开大合,围攻她的三只有壳兽根本无法进其身。同时,细腻的技巧也会展现,在这种状态下,叶夕同样能够使用真空斩。当燃烧着熊熊火焰的童子切斩出一道月光时,剑气如同火烧云染红的半边的天空,留下来了三只烤焦的尸体。

    说实在,叶夕的这招给与元斗的震撼更大,因为这是叶夕结合武装发挥自己力量使出的招式。不仅在威力上提升了许多档次,就连範围特性都为之改变。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童子切还有许多技能没有使用,元斗知道的就有一招乱舞没用。只是利用了武装的特性就能发挥如此的为了,在这一点上连嫣应该还是差了一点。当然,元斗感觉自己同样不如叶夕,对待武装的态度,叶夕应该走在了三人的前面。

    当连嫣和叶夕展示完各自的武装后,十多只有壳兽只剩下一只苟延残喘,而这一只元斗自然当仁不让的接手了。前面两位出手非常抢眼,元斗自然也不能弱于她们。他微笑得靠近剩下的那只有壳兽,在距离它十米远的地方,元斗使用瞬步来到了它的背后。有壳兽人立着,根本没有发现突然来到身后的元斗。看着给他造成了许多麻烦的坚硬背壳,元斗突然冲了过去。跑了两步,随后便使出了一招倒挂金钩。突然,一条青龙的虚影从元斗脚下飞出,随后伴随着元斗的动作扶摇直上。这时作为元斗的目标的那只有壳兽顿时遭了殃,青龙携带者破天之势掀起了它,虚影从它巨大的身体中穿过,带着一声似有似无的龙啸飞入天空消失不见。这招名叫升龙,于龙潜之时蓄势,于龙升之时夺势。青龙直冲云霄之时,有壳兽也魂归西去。

    元斗确定有壳兽死亡后,得意的看了连嫣和叶夕一眼。“怎么样,还不错吧!”升龙这招也是元斗最近才能使用的特殊技,不仅气势磅礴,而且威力也是非凡。再加上卖相上一时无二,元斗自然有着得意的资本。然而她还是小瞧了连嫣,她根本不买账,一脸的不屑一顾。元斗笑了笑,根本没放在心上,他觉得连嫣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收起青龙,元斗挥了挥手招来了站在远处观望的贝玛,“现在好了,敌人都解决了,我们可以尽情的探索宝藏了。”如此特殊的大树,还有这么夺守护它的强敌,里面自然有着宝藏,故事中都是这样写着的。

    “还没结束,”叶夕扶了扶眼镜,“有一个能量特别高的生物正在飞速的靠近,我们有麻烦了。”

    叶夕不会开这种玩笑,元斗顿时警惕起来,同时看向了叶夕所看的方向。“有多厉害,现在可以确认吗?”对于自己的安全元斗有时会忽略,但身边有着连嫣和叶夕他就会变得格外小心,该警惕时他绝对不会马虎。这种情况下,他首先考虑到的就是敌人他们能不能对付。然而叶夕还未回答前,一个影子以极快的速度落到了他们面前,就像一颗陨石砸了下来,元斗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的模样。“现在逃跑还来得及吗?”元斗只是说说,现在的情况非常明显,等待他们的只有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