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她的左眼不寻常 > 第三卷 第九十三章 钉子户和失踪案
    车子停在巷道外面的地下停车场。

    巷道一边是已经矗立起来的高楼,另一边是等着拆迁的低矮破败的木板门房子。

    而巷道里充塞着各种垃圾,各种白色物被风卷的肆意飞扬,恶臭扑鼻。

    素辛手里翻着卷宗,一边听着卫队关于这次案件的介绍。

    队伍刚走两步就停了下来。

    王洋看着前方被垃圾彻底堵得严严实实的巷道,不由皱眉:“头儿,确定是这条路?”

    卫岩抬头望了一眼,说:“卷宗上是写的这个地方……”

    素辛折回身看巷道口,的确有一张“六里街”的牌子。

    档案是六七年前填写的,六里街万安小区…从六里街的巷道进入,就是万安小区。

    这座城市每天都在修建,日新月异。看来得重新找进入万安小区的路了。

    众人问了半天的路,因为里面正在拆迁,各执一词。

    素辛几人围着整个六里街绕了一大圈才终于找到一条曲折的楼盘间巷道,进入这块等待重新建设的废墟。

    午后的太阳最是毒辣,都累的像狗,就差把舌头拉出来散热了。

    素辛利用这段走走停停的时间把档案全部看了一遍,对整个案子的情况有了基本了解。

    实际上和刚才卫队介绍的差不多。

    这就是一起很寻常的人口失踪案。

    失踪有很多情况,若是小孩失踪,很大可能是被拐卖或者自己走失;若是大人,被拐卖的机会就很小,特别是这种土生土长的人,是很难被骗走的。

    只可能是自己离家出走,或者……被害。

    自己离家出走就必须有一定的“感情基础”,比如跟家人邻里关系和,跟朋友私奔。

    可是档案上记录所有一切都很平常,那么只剩下“被害”这种可能了。

    可是“被害”也没找到任何证据,这些年一直都没发现无名尸体。

    所以这仍旧是一件失踪案,若是没有新的信息源,基本上就会不了了之。

    若不是因为最近这里已经安排上拆迁日程,而这个钉子户又特别倔,恐怕这个案子直到最后被消档都不会再翻出来了。

    一片被拆掉的废墟上,孤零零杵着一间草泥墙,原本地基就比街道低了两分,现在更像是快要被废墟掩埋一样。

    素辛几人艰难穿过废墟,就看到几个人站在那座小屋前,顶着烈日,翘首以盼。

    两位六七十岁的老人和一个约莫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看见来人,连忙就迎了上来。

    不过到处都是被推到的房屋的泥墙和木头之类,很是难走。

    男子看几人浑身湿透,本来等的焦灼的心立马平息下来,连忙将素辛几人引到屋里,一边介绍。

    男人何旭东,两位老人是他父母,何冒祥和魏晓芳。

    几人一进入房间,本来狭小的空间就像是被塞满的罐头一样。

    不过再怎样也比在外面盯着烈日烤着好,分别坐在床沿和箱子上,魏大婶给众人各端了大半碗开水。

    失踪者是何旭东的妹妹何云云,何旭东早已成家买了房子,让两老过去住,他们一直不肯,就是要在这里守着,怕女儿回来找不到家。

    以前这里没拆迁,有街坊邻里还好,两老愿意住在这里也由他们。何旭东两口子隔三差五带儿子过来陪爷爷奶奶,可是现在这里要拆迁,这屋子周围的建筑全拆了,一吹风下雨都能感觉到屋架都松散了。

    实在太危险,可是何冒祥老两口就是说什么都不离开,就算是死也要守在这里。

    何旭东没办法,这才不停地找关系找人,自己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专门来守着两老。

    他先前去巷道口等了半天没等着人,却不料是对方走原来那条老巷道了。

    何旭东情绪很是激动,一个劲儿地说:“我们不是为了当钉子户要政府多少钱,而是爸妈怕小妹回来找不到家,这么多年了,我们一家人都没放弃过,到处张贴寻人启事,甚至还到电视电台上发广播。我们是真的没办法了,请警察同志一定帮帮我们……”

    同时还请求他们,务必帮着劝劝父母,因为住在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因为拆迁开始,这里就被断了水电气,那些箱子也是何旭东收拾好的,打算把老人接走。

    可即便如此两位老人也是绝不离开,就算是死也要死在这里。

    所以这些天都是何旭东去外面卖的桶装水,一桶一桶扛进来,还买了煤气炉……就是这开水也是他们先前就烧好的。

    众人听了无不为之动容,当务之急不是找人……毕竟失踪七年之久,而且没有任何新的信息和线索,根本无从找起。

    当务之急是怎样让两位老人搬离。

    大概是见一路人只有素辛一个女的,算算年级跟她女儿也差不多大年纪。

    魏大婶一把抓住素辛的手,开始哭着讲诉着:

    “同志啊,真不是我们要跟政府对着干,不是我们不想搬走,其实他们给的条件对于我们现在来说好太多太多了……而是,而是”

    魏大婶抹了一把眼眶,大概是哭的多,眼睛看起来水肿的十分厉害。

    “我们要是搬走了,娃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何大叔解释道:“自从二丫出事,她每天都坐到巷道口,从早守到晚……”

    七年如一日……

    素辛心不由得一紧。

    想到当初母亲在病床前对自己不离不弃的守候,禁不住鼻子一酸,眼眶一热。

    她连忙把头偏向一边,快速抹了一把眼眶,回过头安慰道:“大婶,你先别激动。今天卫队带我们来就是专门解决你们的问题。”

    “这样,你慢慢回忆一下,把当时何云云失踪前后的情况跟我们说说。”

    魏大婶连忙站起身,拉着素辛,“你来看看二丫的房间吧,我知道你们警察办案都要看现场查找线索,这些年我一直都没动过。”

    素辛朝卫岩看去,后者下意识点点头。

    何云云的房间看上去十分干净,应该是经常都有细心打扫。

    里面布设简单,一目了然。

    素辛对刑侦没有任何经验,而且事过那么久,即便能留下什么痕迹恐怕也被时间冲刷掉了。

    她把意念作用到左眼,努力看了一圈……什么都没有。

    心中隐隐有些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