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药香 > 第三卷 宿安府外顾大家 第一百四十二章 渐变
    一个谎言就要用无数个谎言来掩饰,这一点顾十八娘早已经想到了,当时的她本就是借准文郡王的病,抓住这些位高权重追名逐利人怕死的弱点,一击而中。

    缓缓行驶的马车中,顾十八娘与中年男子相对而坐,按照此人的级别完全可以用上好的薄纱马车,但这辆马车却是普通的有些寒酸的粗布幔帐,透气性很差,但隔绝外界探视性也很好。

    “我这次来只是要知道一件事.....”中年男人沉声说道,”你怎么会知道?”

    “不是我知道..”顾十八娘低头说道,“此事说起来是荒诞之言....”

    中年男人冷哼一声,“荒诞之言?你又不是没说过....”

    顾十八娘忙俯身称罪.

    “说.”中年男人沉声说道.

    “小女曾大病一场,几欲死去,是时恍惚见一老僧走到身前,说了几句话,推了小女一把,便醒了过来,病也就此痊愈了....”顾十八娘垂头说道.

    原来说谎话其实很简单.

    “果真荒诞!”中年男人冷哼一声,皱眉,”什么时候的事?”

    “建元五年四月.”顾十八娘答道,声音并无半点迟疑.

    “那几句话是什么?”中年男人又问道.

    “小女醒来后记不真切…”顾十八娘低声道,“只记得他说我哥哥命里大灾,我梦中不信,与他争辩,他便说了七年五月六月这几件事.....”

    马车中一阵沉默,只闻车轮吱呀响.

    “小女原是不信,醒来后也就忘了,没想到哥哥真遇大灾....”顾十八娘低声说道.

    “那顾海生,郡王则生也是.....也是那老僧说的?”中年男人问道,说出这句话极不情愿.

    顾十八娘垂头,应声是.

    听了中年男人的回禀,文郡王一脸不置可否.

    “郡王....不信?”中年男人迟疑一下问道.

    作为一个文人,他自己也不信这些,作为一个谋臣,再清楚不过那些所谓的祥瑞天言是怎么一回事,但这一次的事实在是挑战了他的认知.

    “郡王,人打听了,那姑娘在建元五年四月因上山砍柴跌落山崖,差点丧命.....”他又接着说道,”...建康那个妇人生两身合婴孩的消息正在问....”

    “不用问了.”文郡王抬手打断他.

    “郡王....”中年男人有些愕然,抬头看着他.

    “未知生,焉知死.”文郡王淡淡一笑.

    “可是那丫头说的都....”中年男人皱眉道.

    文郡王摇摇头,“人道近,天道远,那丫头说的不信也罢。”

    中年男人一怔,难道郡王一直都没有信那顾家娘子的话?那为什么会改变主意去替顾海说话?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文郡王原本的的确确不打算管顾海的,至于那些后来分析的清流之类的话,对于目前的他们来说,根本就没什么用,如果目前文郡王确立了皇储身份倒还好,皇储身份未定,那些事都是空谈.

    “那丫头说要来道谢?”文郡王换了话题问道.

    中年男人从凝思中回过神,点了点头,“郡王可要见她?”

    事实上他已经回绝了,这等身份低贱的匠人,要道谢自在家中纳拜便可,来郡王面前还不够资格。

    他看着面前的文郡王神色若有所思,嘴角浮起一丝笑,似乎想到什么高兴事,心中不由一惊,莫非....

    按郡王如今的年纪也到了成亲的时候,因为选储事关重大,便搁置下来,生在亲王之家,锦衣玉食娇花美眷拥簇,男女之事早已知晓.

    少年风流乃是正常人伦,郡王既然并非信那顾家娘子荒诞之言,却在见过其一面后,改变了主意,莫非是因红颜故?

    那小姑娘,虽然称得上几分清秀,但要论姿色却并非出众,更何况又是操匠业之身,且大胆妄为之行.

    不过少年人的心思也不好说.

    中年男人心思纷乱间,文郡王已经摇头说了声无须见,让他的猜测更加扑朔,但这等儿女之事不值得如此费心,便丢开不谈.

    “郡王,太后宣.”

    阴柔的内侍声音从外传来.

    换上正装坐着马车进入皇宫,穿越重重宫殿后,停在了太后的宫殿外.

    文郡王走下马车,在小内侍的带领下踏入宫门,就见另外三个郡王都站在那里.

    太后寝宫中绿荫葱葱,栀子花坠坠枝头,清香扑鼻.

    此时三人正站在树下发出一阵笑声.

    “王兄.”他走过去,冲其中最年长的那位施礼

    “王弟来了,路上可累了,先坐下来歇歇,太后娘娘让我们稍等一刻。”年长的郡王面含微笑说道。

    四个郡王,三个都被留在宫里,只有文郡王,因为那次宴会上露出病态,被太后不喜,设府在外。

    他这话看似关心,实则提醒文郡王此番际遇,满是嘲讽之意。

    文郡王自然明白,一笑不语,又问候另外两个年幼的郡王。.

    几人互相见礼,文郡王这才看到两个年幼的郡王正揪着一只花白猫嬉笑,猫儿不喜人抓,焦躁叫个不停.

    “可是太后娘娘的猫儿?”文郡王随口问道.

    “不是.”年长的郡王摇头,带着几分笑看着挣扎要逃的猫儿,”宫墙上掉下来的,太后娘娘不喜猫狗,正要赶出去....”

    他的话音未落,那猫儿挣脱两小郡王的手,撞到他的衣角上.

    “走开.”他皱皱眉,抬脚踢了下,将猫儿甩到文郡王脚上.

    猫儿瘦弱,毛色粗黄,显然并非人精心养护,被这一脚踢得似乎晕了头,仰面在文郡王脚下,竟翻不过身.

    文郡王不由低头看去,猫儿神情惊慌,却又因天生野性,显得几分张狂.

    这是一种求生的精神,万物皆同.

    “王兄,踢给我.”两个小郡王招手喊道.

    他也不喜欢猫狗,换做以前,定会厌恶的一脚踢开,但在这一刻,却犹豫了一下,随后弯下身,伸手一抬,让猫儿借力翻过身.

    “去吧.”他低声说道.

    猫儿趁机撒脚跑开,三下两下上树跃上墙头不见了.

    两个小郡王跺脚,年长的郡王则含笑不语.

    一声威严的咳声忽的响起,让乱哄哄的场面顿时安静下来,大家转过头,见一个明黄的身影站在宫门口,身后依仗簇簇.

    一时间众人跪倒一片,山呼万岁声起.

    “起来吧.”隆庆帝缓步而来,因为久受病患折磨,面容带着几分不正常的孱白,让他几乎从来不笑的脸更添几分阴翳.

    他的视线一一扫过几位郡王,最终停在文郡王身上.

    “文儿,随我来.”他忽的说道.

    这句话让在场的人大吃一惊,就连文郡王本人也难掩惊讶之色,自从来到京城,这还是皇帝第一次主动邀请他说话.

    自己的年龄在这几位候选人中不上不下,不占任何优势,更何况前一段又犯了风寒之症,更是让皇帝也好太后也好,对他的态度比另外三位要差很多.

    “文郡王,快些吧,别让陛下等着.”一个笑眯眯的老太监提醒道.

    文郡王回过神,冲老太监道了声谢,快步跟上已经走过去的隆庆帝,在一众人惊异不定的眼神中迈入了太后的寝宫内.

    很快这个看似不起眼的由野猫引发的一幕就传遍了大周的王公贵族耳内,所有人将开始重新的打量这个文郡王,继而引发一阵重新站队暗潮不足为外人道也.

    这个消息几天后也传到了建康,但引起的确是另一样轰动.

    顾海和顾渔两个出人意料的结局引起的震动尚未沉下去,文郡王颇得隆庆帝青睐,赐饭留宫畅言,对于这么多年一直对期望自己还能生出儿子所以对别人家儿子很是没好脸的隆庆帝来说,此举实在让人不得不猜测纷纷.

    “这么说,那个文郡王极有可能要当皇子了?”顾长春自言自语.

    正堂里人们议论纷纷,掩盖了他的声音.

    “我早就说不能如此短视...”

    “这下好了,人家有这么大的靠山,将来前程无忧,怕人家牵连咱们,这下咱们想要人家牵连咱们只怕也不容易....”

    “怎么不容易?咱们可没把他怎么样...”

    “还没怎么样?都将人家的娘赶了出去了....”

    顾长春重重的咳嗽一声,屋子里这才安静下来.

    “曹氏被赶出去的事,是怎么回事?”他脸色极为难看的扫过众人.

    这段日子他日夜操心,顾不上理会曹氏的事,今日还是头一次听说曹氏竟然没在族里.

    顾乐山期期艾艾的站了起来.

    “是你干的?”顾长春瞪着他.

    “她...她们是个丧门星...害的大爷爷你担惊受怕的”顾乐山赔笑说道,”而且累的渔儿....,”看顾长春的脸色更加难看,忙说道,”我这都是为了族里好.....”

    “为了族里好?是为了你好吧?”顾长春冷哼一声.

    论起亲疏来,顾乐山一家是跟顾海最近的,这要万一雷霆震怒牵连亲族,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他顾乐山一家,原本想顾长春将这一家人除族也就好了,但迟迟不见动静,顾乐山等不及了,连吓带骂的去曹氏那里闹,终于让她搬离了“劳生”宅子.

    “搬哪里去了?”顾长春冷脸问道。

    “..药铺里吧...”顾乐山期期艾艾道.

    顾长春啪的一声用手掌拍在桌子上,吓得顾乐山不由哆嗦一下.

    “去给我接回来!”他喝道.

    请神容易送神难,众人看向顾乐山的神情不由有些幸灾乐祸,早看这老小子下作惹人厌,这下子有他低声下气了.

    顾乐山却并没有什么颓丧之气,爽快的应下了,那个曹氏泥捏的一般,三言两语就哄回来了,还得对自己感恩戴德的,于是他回头就派自己夫人郭氏去了,这等小事还用不了他这个一家之长出面.

    “老爷....”不多时,郭氏急匆匆的回来了.

    顾长春手里的茶还没凉,“挺快的嘛,”他吹了吹茶末,带着几分得意.

    “快!可不是挺快的!”郭氏坐下来,抓过小丫头手里的扇子,自己用力扇了扇.

    看她神色不对,顾乐山这才问道:“怎么?她不回来?给你甩脸子了?”

    “甩脸子倒好了!”郭氏哼声说道,“走了!人都走了!根本就没见到!”

    顾乐山放下茶杯,急忙忙问:“走了?去哪里了?”

    “京城!人家那个有钱的女儿派人接走了!”郭氏没声好气的答道。

    据说是三匹马拉车,用的是京城最时兴的薄纱花样,让建康街上很是热闹一番。

    不就是有几个钱嘛,瞧那炫耀的样子!再炫耀也不过是低贱的匠妇!

    听了顾乐山的回禀,顾长春久久未言。

    “这孩子是要跟咱们划清界限”他带着几分疲倦说道,“乐山,你做得太过了。。。”

    顾乐山一脸不以为意,“怕什么,还有渔儿呢,我们渔儿绝非池中之物,不过是一时运气不好罢了,那小子划清界限就划清界限,省的将来再给添祸事。”

    听他提到渔儿,顾长春的脸色稍微缓了缓,对于顾渔的遭遇,他们都暗叹晦气,但正如顾慎安所说,这也是皇帝对他的一种历练,并非坏事。

    细论顾渔此番终归是由顾海惹火在先引起的,渔儿的行事与顾海想比,要让他们安心的多。

    幸好还有渔儿,顾长春欣慰的舒了口气,纵观这一代没个像样的人,可以想象将来顾慎安之后,就只有靠顾渔撑起整个顾家了。

    “走了就走了吧,”他伸手按了按额头,想到那顾十八娘的种种行径,心里微微松了口气,这样大家都清净了。

    曹氏到达京城时已经是六月下旬,一同进京的还有彭一针的妻小,浩浩荡荡的三四车人,煞是热闹。

    母女相见自然先是垂泪一番,细说别来诸事。

    曹氏并没有说被顾乐山为难赶出宅子的事,还是仆妇们见了小姐如同得了主心骨,三言两语的讲了。

    “不用理会他们。”顾十八娘闻言淡淡说道。

    仆妇们互相对视一眼,觉得一段时日不见,小姐好像变了些,眉眼也平和了几分,不似往日那般戾气外露。

    “那娘就住在铺子里了?”顾十八娘问道。

    这时彭一针一家见过,也进来了,听见她的话,彭家娘子立刻笑着答道:“那铺子小,怎的委屈了夫人,是信家嫂子邀了夫人和她同住去了。”

    信家嫂子?是信朝阳安排的吧,顾十八娘面上浮现笑意,看向曹氏,却见她神情有些异样。

    “那要谢谢她才是。”她点头说道。

    “谢什么,一家人还说什么谢。”彭氏笑道。

    “大妹子!”曹氏开口打断彭氏,神色几分惶惶。

    一家人?顾十八娘神色微凝,看向彭氏,又看向曹氏,看来除了被顾乐山刁难外,还有别的事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