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第一运河之起源:邗姜 > 章节目录 212、再相逢
    不动声色地,吕邗姜对王子姑曹的解释不置可否

    无论如何,就算吴国对齐国并无恶意,吕邗姜一行人走来,却是连续地受到不少吴兵们的阻拦,要说相信吴国没有刻意地刁难他们……呵呵~估计吕邗姜表示相信,吴国也会心知肚明地认为,此是齐国的权宜之策!总之,无论双方是否真诚地对待对方,两者都不可能和平共处!

    隔阂已经产生,想要消除……很难,很难。

    但是,为了维持表面的交情,有些退让仍是必须的轻轻地点了点头,吕邗姜沉声道:“那么,你想与谁一战?”

    吕邗姜直盯王子姑曹,毫无惧色。

    王子姑曹眼中划过一丝赞赏,说道:“女君放心,姑曹自不会挑战女君您毕竟您是齐国女君,姑曹再自不量力,也不敢与齐国女君一较高下。”

    吕邗姜嘴角微微一抽:王子姑曹还真给她面子假如她是普通齐将,估计王子姑曹看都懒得看她一眼,直接地秒杀!……幸好,幸好,王子姑曹看在她是女子的份上,居然放她一马。

    王子姑曹转看晏慈,态度不言而欲,哼道:“晏慈对罢?可敢与姑曹单挑?!”

    晏慈斗志昂扬,应道:“有何不敢?请!”

    于是,众人腾出空地,以便两人对决。

    晏慈手持铁锄,而王子姑曹持戟两人的兵器皆都又重又大,单独地举起各自的武器,格外危险,仿佛下一秒,双方力气不足,皆会失手将武器跌落,砸到地面,砸出凹地!

    好在双方力道强劲,挥动兵器,宛如手中握有一根羽毛,没觉沉重风在呼呼作响,晏慈和王子姑曹粗暴地交战一处,舞动兵器,都夹杂一股劲风,让人紧张不已:谁也没法挨他们一击罢?……真要挨上,小命难保也!

    这也就意味着:晏慈和王子姑曹战斗之时,几乎不分伯仲并且,二人对战之时,勿要承受对方一次重击,方能进入持久之战……否则,他们只能速战速决!

    吕邗姜一行人站至一角,目不转睛地欣赏晏慈和王子姑曹的喂招:晏慈的铁锄大开大合,仿佛随便一刮,便能刮走对方的性命;王子姑曹的大戟,气势亦是不弱,挥动起来,虎虎生威,好似一劈,就能将人劈成两半!

    交战数百回合,晏慈和王子姑曹仍旧不分胜负兵器相撞,发现响亮的撞击之声,俩人的脸孔,也因用力过猛而意外地脸红脖子粗!吕邗姜双手握成拳头,紧张地盯着晏慈和王子姑曹,生怕晏慈一个大意,被王子姑曹劈了!

    再战数十回合,晏慈和王子姑曹逐渐疲惫他们却咬紧了牙关,谁也不甘心服输。

    至此,看到晏慈拼命的模样,不少吴兵们对吕邗姜一行人的目光友好了许多。

    吕邗姜虽是不理解原因,但见吴兵们态度软化,亦是松了一口气。

    田恒摸了摸下巴,有趣地心想:莫非,吴兵们敬重晏慈是一位义汉,这才连带地对吕邗姜他们改观了?!

    拍了拍胸口,田恒顿感一丝奇妙:看来……这次的求和之旅,应当很容易罢?

    田恒才这样想着,下一刻他被打脸了

    “住手!”一道喝声响走来人的喝斥夹杂三分气急败坏,“王子姑曹!你在做甚么?!谁准许你随便动武了?!”

    吕邗姜一行人抬头视之,便见一员年轻武将在一群吴兵们的拥簇下,快步地走来。

    那员年轻武将的到来,中断了王子姑曹和晏慈的比试却听王子姑曹不快地哼了一哼,怒道:“展如,你发甚么疯儿?居然打扰我的好事……姑曹好不容易才遇到这种对手,又被你搅乱了。”

    那员名叫展如的年轻武将撇了撇嘴,抬杠道:“又在胡说甚么?倘若大王在此,你还敢胡编乱造么?”

    “有何不敢?”王子姑曹脱口而出,随即想起他被展如套路,顿时大怒,“姑曹何是胡编乱造了?你竟敢愚弄本将……”

    “那你当面去找大王啊!”展如翻个白眼,斜视王子姑曹,“让大王当裁判,你再和齐国武将比试比试。”

    王子姑曹:“……”

    王子姑曹立即焉了。

    将手中铁戟随便地丢在地上,丝毫不顾及铁戟落地,卷起层层尘土

    “切~扫兴!”王子姑曹撇嘴,一脸不屑。

    王子姑曹返回吴兵们的阵营里,让晏慈傻眼:对手来得快,去得更快,害他都不晓得如何处理。

    “回来。”吕邗姜轻轻地唤道。

    晏慈便面朝吴兵们,脚下却在挪动,挪到吕邗姜的身前,警惕周围的吴兵们。

    展如目光一转,转向晏慈和田恒尤其是田恒,展如对田恒,显然比晏慈,更有兴致!眼珠子一转,展如嘿声道:“田将军,数日不见,感觉如何?昔日抱头鼠窜的你,又与本将见面了。”

    田恒:“……”

    很好:继晏慈被王子姑曹挑衅,现今轮到他田恒了么?

    可惜田恒偏文,若让他动武,恐怕他会吃不消!

    拱了拱手,田恒对展如敷衍道:“你好。”

    展如:“……”

    展如却不会被田恒转移注意力,饶有兴味道:“田将军看起来文质彬彬,本将却知田将军武艺不错,敢不敢与本将过一过招?”

    “喂~喂~”田恒还未出声,王子姑曹却不满地叫起,“你打断姑曹的比试,却要和他打?”指了一指田恒,王子姑曹上上下下地打量田恒,眼底满是嫌弃,不以为然道:“欺负弱小很有成就感么?他这么弱,本将一根手指头就能灭了他!”

    展如道:“弱与不弱,眼力是看不出来,需要真刀实战,才能看出。”

    王子姑曹道:“不用实战,本将一眼就能估出他实力太弱!”

    展如呸道:“胡说!他明明也有几分武力!”

    “那点武力,都不够本将塞牙缝的!”

    “你……你个莽夫!”

    ……展如与王子姑曹斗起嘴来。

    田恒:“……”

    田恒安静如鸡,坚决不说一句话。

    “你们在闹甚么?!”又一沉稳的男声插进展如与王子姑曹的斗嘴。

    吕邗姜一行人定睛一看,来人是一名风度翩翩的文士。

    说是文士也不尽然,对方亦穿一套战甲,却有三分儒将之气。

    看来,他是文武双全之人么?吕邗姜目光一闪,暗地思忖。

    展如丢开王子姑曹,抱怨道:“胥大夫,你到底站在哪一边啊?!”

    那人板脸道:“哪边都不站,门巢只忠大王。”

    展如嗫嚅嘴唇,不敢顶嘴事实上,展如很想说:骗谁呢?

    估计展如把这话一说,绝对会被胥门巢报复……别看胥门巢一副老成模样,实则是个小心眼儿睚眦必报!

    展如求助般地瞄向王子姑曹,指望他能说上几句。结果等到王子姑曹张了张嘴,胥门巢就来个睥睨的眼神,直接把王子姑曹堵了回去脑袋一耷,王子姑曹垂头丧气,表示不敢和胥门巢更杠!

    展如缩了缩脖子,连忙拘谨不少。

    吕邗姜一行人大开眼界,看得新鲜,甚是惊奇。

    “让女君见笑了。”胥门巢对吕邗姜简单地行了行礼,“大王已在棘府等候多时,只等女君前去。”

    “可是,只让女君一人前往,吾等可不同意!”田恒扬了扬眉,不失时宜地插话。

    胥门巢扶了扶额,爽快道:“你们几人可以陪同,余下之人就免了罢?”

    扫视三百名齐国护卫们,胥门巢挑了挑眉,无声地说:棘府太少,容纳不下几百人。

    “这是应该的,这是应该的。”田恒大喜,忙不迭地应道。

    只要有晏慈或是国敏护在女君的身边,就算少了三百名护卫们,亦没关系晏慈和国敏以一敌十、敌百,安全又可靠,有他们随行,田恒走路都会发飘!

    清了清喉咙,田恒拽上国敏,再指晏慈,开口道:“吴王有三员大将,吾等女君亦不能少三个吾等三人即可!”

    胥门巢:“……”

    虽不清楚那个多余的家伙是谁,但被田恒带上,想来也是不凡之人罢?……也罢,多一人而已,无妨,无妨。

    胥门巢想了一想,轻轻地颔首,以示同意。

    而在胥门巢同意之际,王子姑曹瞅见国敏的那一刻,眼里爆出一团精光,那是看到旗鼓相当的对手才有的反应那一刻,王子姑曹发觉他错得太离谱:原以为他的对手是晏慈,怎料遇见那个家伙时,终是发觉那个家伙才是真正的高手!

    “喂~”王子姑曹急不可耐地拦住某人,“你叫甚么名字?!”

    “我么?”某人挑了挑眉,“国敏。”

    “国敏?你是‘国氏’?”王子姑曹立刻想到了他的来历,“你与国夏是何关系?!”

    “……”国敏不答,默默地跟随吕邗姜行走。

    王子姑曹失望至极,喊道:“不愿意说么?!”

    “他是敏的兄长。”很久很久,国敏才给出答案。

    然而,当王子姑曹还想再说甚么,却见国敏早已陪同齐国女君踏进了棘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