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八零末:农女小福星 > 章节目录 第398章:电灯泡
    张彩霞心里是非常高兴的。

    能上一个靠谱的补习班还只是其中一个好处,罗芙馨答应会借英语笔记给她,这是第二个好处。尖子生的笔记,那都是藏着掖着的。班级里人人都较着劲呢,生怕别人超过去,自己给落下了。

    而且,因为这事她还能跟尖子生做朋友,一起学习,这更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

    罗芙馨这样,不计前嫌还肯拉同学一把,又介绍靠谱的补习班给自己,真是她遇上好人了。她越发庆幸自己主动跟罗芙馨坦白认错,获得了对方的好感,如今就受益匪浅。

    可见这做人还是要诚信为本!

    罗芙馨也大松了一口气。可算是找到一个救兵了,像张彩霞这样认真学习的帮手非常好,到时候她就可以主动借着帮她补习提高的借口,避开任飞翔的骚扰。

    除非任飞翔是个木头,脸皮贼厚。否则一定知难而退!

    心动不如行动,到了周六,等张彩霞下了上午的班,小福星就带她去补习班老师那儿报名。

    张彩霞一看就是那种特渴望学习的孩子,老师当然欣然同意。交了报名费,因为她缺两节课,老师还退了八块钱。

    罗芙馨给张彩霞,她摇着手不要。

    小福星也没跟她客气,索性一起回学校吃饭,随后就在食堂给她讲化学题。

    “我既然拿了这八块钱,就得把这八块钱的课给你讲了。”她说。

    张彩霞不说话,就是用力点头,心里领她这份情。

    待到下个星期周日,罗芙馨提前约好了张彩霞,两人一道去补习班。

    她有自行车,张彩霞就提议自己骑车带她,反正她有劲,不怕累。

    小福星知道这是张彩霞跟自己示好,便欣然同意。

    两人并排进了教室,一眼就看到任飞翔。

    这少年看到罗芙馨就想打招呼,可再看到张彩霞,脸上的表情就僵住了,嘴里的呼喊也哽在喉咙里出不来。

    这是怎么回事?他还一脸纳闷。

    怎么回事?就是防着你呗。罗芙馨在心里哼一声,一眼都不去看他,自顾自拉着张彩霞一道,坐到另一张桌子去。

    任飞翔心里那个急啊,心里有无数的话想问她,可都碍于张彩霞这个“电灯泡”照着,不敢过去。

    同班的其他几个学生也觉得奇怪,看看这边急的坐立不安的他,又看看那边稳如泰山的她们,心里直犯嘀咕。

    这是怎么滴了?小情侣闹矛盾了?

    呵呵!狗屁情侣!罗芙馨在心里吐槽,她跟这个愣头青除了纯洁的同学关系就再没有其他。

    张彩霞见那边的学生老看她们俩,心里也觉得奇怪。但她以为是自己和这班尖子生格格不入的缘故

    ,心里就有点自卑起来。

    罗芙馨拍拍她的手臂。

    “别怕,老师挺和蔼的。有啥问题你就问她,别憋着。回去还有想不明白的,也可以问我,咱们互通有无。”

    幸好还有她!张彩霞点点头,嗯了一声。

    心想,这上补习班果然还是要跟同学一起才好,相互有个照应。

    一学期八十块的补习班,她可不敢浪费。等老师到了,她就立马坐的端端正正的,一脸认真。

    老师先给大家发练习卷做,然后批改讲解。

    练习卷有难度,怕张彩霞做不出心里难过,罗芙馨在旁边又给她眼神鼓励。

    有她在身边“保驾护航”,张彩霞也放开了拘谨,拿到卷子就埋头认真做起来。

    见她投入到学习中去,罗芙馨这才也放心的也做起卷子。

    没有任飞翔在旁边捣乱,这次的试卷她做的很顺利。做完了略微检查一遍,扭头看了看旁边的张彩霞,见她还没做完,就自己先过去交卷。

    那边任飞翔见她交卷了,也赶紧拿起试卷过去。

    这阴魂不散的牛皮糖,她真是无语了。

    可少年还觉得委屈,拿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她,无声的质问她。好似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得给他一个交代和说法。

    什么交代?什么说法?他就是自作多情,自作主张。

    她是一眼都不搭理,只管跟老师交流。

    老师也不傻,早看出这俩有“猫腻”。任飞翔这个学生她是知道的,聪明,学得快,是个数理化尖子,老师眼里的榜样学生。

    罗芙馨化学成绩只能算一般,但学习认真,进步快,也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

    因为都是好学生,所以格外不希望他们“惹是生非”。这早恋可是万万不能的,忒耽误学习。高二是关键时期,这要是因为感情问题而耽误了学习,成绩下降,那高三就得吃苦了。

    本来她也以为两人是小情侣闹矛盾,可经过观察,发现是“襄王有意,神女无情”。任飞翔这傻小子是一头热,人家小姑娘根本没那个意思。

    尤其是等小姑娘都拉了个“救兵”过来挡驾,拒绝的意思更是明显的不能再明显。

    可任飞翔却还执迷不悟,这就不对了。

    老师就想着,是不是该敲打敲打孩子,再不然跟家长通个信,提高一下警惕。

    任飞翔还在纠结罗芙馨对自己的冷淡,却不知这头已经要后院失火。

    他以为是自己的孟浪惹得罗芙馨不快,所以被她讨厌了。可他实在是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和热情。

    而且这事怎么能怪他一个人呢?罗芙馨不是跟他两情相悦的吗?明明私底下对他情意绵绵,为什么在众人面前就要对他冷若冰霜?

    对她的谨慎他理智上表示理解,可心理上越来越不能接受。

    他就是想和她亲近些,想对她好,难道还错了?

    他觉得自个很委屈!

    人是坐在补习班里做题听课,可心却围绕在罗芙馨身边,坐立难安,心神不定。

    试卷做的是丢三落四,错误百出,而且还出现了低级错误。

    老师批改他的卷子直皱眉,当时就忍不住小声的训斥了几句,要他用心些。

    当着老师的面,他是心虚的低头认错。可心里还没引起足够的重视,仍旧纠结着那点“情感伤痛”。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