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八零末:农女小福星 > 章节目录 第416章:害人精是同学
    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有个贼这么处心积虑的惦记着自己宝贝儿子,任妈妈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晚上都睡不着觉了。

    她赶紧看向姚金奎。

    “姚老师,这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你得给我们孩子一个说法!”

    嗯?情况不是说明白了,都是任飞翔自己搞错了,怎么还跟他们要说法?姚金奎和罗芙馨也是想不明白了。

    倒是任飞翔,自打理智恢复之后,脑子越来越好使,一下就想明白了。

    “对啊!这个捉弄我的人,一定是我们班里的同学!”他一下就叫起来。

    诶?是班里的同学做的?谁?姚金奎骇然。

    而罗芙馨听到这句话,脑子里立刻跳出一个嫌疑人。

    那就是白雨!

    之所以她会一下想到白雨,原因有三。

    首先是那条引人误会的裙子。开学的时候,张彩霞跟她坦白,是白雨教唆她偷了郑美丽放在皮箱里的裙子。后来这条裙子被白雨拿走了,说是处理掉了。到底怎么个处理,谁也不知道。

    其次就是暑假的那个数学补习班,白雨也参加了,所以她也知道那天晚上要开舞会,会出现在学校

    就顺理成章。至于她为什么要穿这条“赃物”来参加舞会,她也想不明白。

    她是一贯搞不明白这小姑娘脑子里想的是什么,老做些莫名其妙的坏事。

    最后就是白雨这个人嫉妒心强。她以前老想不明白白雨为什么针对自己,现在看到她又针对任飞翔,突然就明白了。

    白雨就是嫉妒,就是见不得别人比她好,比她强。任飞翔成绩与她不相上下,被她忌恨上再正常不过。

    然而想想白雨一个高中生,为了陷害同学竟整出这么多事来,也是匪夷所思。

    看看同样年纪的任飞翔,还是个傻小子呢!

    任飞翔说是班里的同学害他,姚金奎脸色一变,这话可不能乱说,他得有凭有据。

    任飞翔当然有凭据,可他不敢说,就看看任妈妈。

    任妈妈在心里掂量了掂量,开口道。

    “姚老师,飞飞说的没错,这个害人精就是他班里的。飞飞前一阵不是请了一个星期的架吗?我对你说他是感冒了,其实并不是。他是在迪厅里被人打了,不得不在家养伤。”

    为了搞明白事情真相,任妈妈还是把最重要的信息透露了一些。

    “啊?在迪厅被人打了?”姚金奎大吃一惊。

    这,这任飞翔为什么要去迪厅那种地方?那种地方都是小混混小流氓,可不是好孩子该去的。

    任妈妈点点头。

    “可不是么!飞飞之所以会去迪厅,就是被这个害人精害的。”

    当下,任妈妈就把有人往任飞翔作业本里夹迪厅门票的事说了。能干出这种事的,除了同班同学,还能是谁。任飞翔就是受了蒙骗和诱惑,巴巴的跑去迪厅跟人见面,结果被小流氓缠上,挨了一顿打。

    她和老任没办法,只好给孩子请假,在家疗伤。

    罗芙馨一听就知道,事情没有任妈妈说的那么简单。一句打架就轻描淡写的掠过,为什么打架是压根没提起。任飞翔可不是文弱书生,他除了成绩好,体育也不差,要不怎么能当上一中的白马王子,就是因为他确实很优秀,堪称文武全才。

    这么一个十七八岁血气方刚的少年郎,能站在那里让人白打不还手?

    肯定是互殴了!那就是打架斗殴啊!说不定还闹到警察局去了,要背一个拘留呢!

    这要是背一个刑事拘留,那就是一辈子的案底。

    闹出这样的祸事,也难怪任妈妈明知道事情不可张扬,还气得按耐不住,到学校来找事。

    这份心情她是能理解的,可就是手段太差,脑子太蠢。没搞明白来龙去脉就往无辜群众头上扣屎盆子,太恶心人了。

    既然能确定是班里的人搞鬼,那白雨的嫌疑就更大了。

    可姚金奎并不这么认为。

    门票夹在作业本里就一定是同班同学搞的鬼?这作业本又不是只放在教室里,还去过办公室呢,说

    不定是别的班级的人搞鬼,把门票塞进任飞翔的作业本里。

    这样想也有道理!但论顺手,还是自己班里的同学更顺手。反正任飞翔和任妈妈更愿意相信是班里的同学搞鬼。

    可班里的同学有四十多个,女生也有近二十个,去掉刚刚洗脱了嫌疑的罗芙馨,剩下也有十多个。到底哪一个呢?

    “对笔迹!把所有班里学生的笔记都对一对,肯定能找出真凶。”任妈妈想起罗芙馨自证清白的办法。

    罗芙馨点点头,这个思路很正确。

    “任飞翔,你说门票是夹在作业本里的,什么作业本?”

    任飞翔想了想。

    “是英语作业本。”

    “哦,英语作业本啊!”罗芙馨点点头,然后就不吭声了。

    起初任飞翔还以为她要发表什么新见解,可等了好一会也等不到,就觉得奇怪。但看她一脸“你自己想想”的表情,突然就明白过来。

    “你的意思是?”他不敢相信。

    罗芙馨一挑眉。

    “你不信?那就对对笔迹咯!”

    任飞翔捂住嘴,脸上变颜变色的。

    任妈妈看看罗芙馨,又看看儿子。

    “飞飞,怎么了?”

    任飞翔皱着眉。

    “妈,你把那两张明信片给我。”任妈妈不解。

    “飞飞,你要干嘛?”任妈妈不解。

    “给我!”任飞翔催促。

    任妈妈想了想,从包里拿出明信片,给他。

    任飞翔一把抓过明信片,扭头就往外冲。

    “飞飞,你去干嘛?”任妈妈赶紧追出去。

    可任飞翔腿长脚快,已经一溜烟跑远了。

    一件这个架势,罗芙馨也赶紧跟着跑出去。她怕这傻小子太冲动,万一到教室里去找白雨对质,那可就打草惊蛇了。

    这怎么就都跑了?姚金奎也傻了眼,

    “他去干嘛?你们去哪儿?”不行,他也的跟过去,不然指不定又要出大乱子。

    罗芙馨一路狂奔,越过气喘吁吁的任妈妈,一路飞奔跑回教室去。如今他们升高二了,教室在二楼。

    然而到教室门口往里一看,既没有任飞翔也没有白雨。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