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八零末:农女小福星 > 章节目录 第529章:正月初一拜大年
    被村里人喊做傻小子的周福全,这会子却是耳聪心灵。

    这小子敏锐的察觉到自打姐姐从外面回来之后,家里的形式就大变了样。往日里能给他保护给他优待的亲娘,落败了,不中用了。而亲爹则早就倒向了姐姐,而且压根没管他的心思。

    而那个大变了样的姐姐,对他不怀好意。

    他惹不起只好躲起,把亲妈扔在家里受苦,自个早就躲到奶奶罗小兰的怀里去。

    儿子靠不住,老公没指望,可怜缩在楼下灶间里的罗招娣是以泪洗面,心比黄连还苦。

    真是万万没想到,小白兔出去才半年,回来就变成了大老虎。

    小白兔吃草长肉,又乖又胆小,被人捉住么,就要被吃掉。

    可大老虎吃肉,又凶又厉害,而且还会吃人。这人要是被老虎捉住么,人就要被老虎吃掉。

    周芙秀变成了老虎,回来一口就把她吃掉了。

    她不敢恨丈夫周连喜无情无义,只要怨女儿是前世的冤家,今生就是来找她报仇的。难怪她打小就不喜欢这个女儿,看见她就跟看见冤家一样,满心厌恶。原来这都是有缘故的!

    可怜她前世积下的冤孽,今生就要吃这样的苦头。

    也不知现在吃斋念佛还来不来得及?

    也是痴心妄想!什么前世的冤孽,这分明就是她自己作孽,酿成的苦酒自己喝。生养孩子难道只要把人生下来就好?生养生养,生下来还得养。养得好,爹娘才有儿女的后福可享,养的不好么,周家屋里这一堆歪瓜裂枣前世冤孽就都是活生生的例子。

    可罗招娣是不会懂这个道理,因为从小到大没人教。

    农村养小孩,那就是生下来给口饭吃,能养活养大就是好爹娘。至于教育,那完全看运气。

    譬如罗家两口子,其实也不懂什么教育。只是自己身正心正行事正派,言传身教之下,就养不出歪瓜裂枣。

    而像周老三两口子,自己就是歪的,那底下孩子肯定也是有样学样,都长成了歪瓜裂枣。

    所以教育也没什么大道理,老话说得“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其实就是这个道理。

    当然也有像周老爷子这样心口不一的父母,心里想的是歪主意,但表面又要做正派人,其结果么就是教出完全不同的孩子。要么学正派的样,学成了周连富。要么学歪主意的样,就学成了周老三。剩下一个老大周连贵,则是得了老爷子的真传,绣花枕头稻草心,是个两面派。

    这一夜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按下不说。

    但说一夜大雪,凌晨时分,罗家岙的人就一个个出来放炮,迎接新年。

    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响彻云霄,昭告着新的一年正式来到。

    等这些炮声渐渐散去,罗家岙又恢复了平静,整个山村陷入酣睡之中。

    天刚亮,就有早起的人开了大门,往外一探头。

    嚯,好一片白茫茫的瑞雪。都说瑞雪兆丰年,看来今年一定是个好年景。

    罗雪梅也起了个大早,忙着烧水收拾,准备迎接初一来的客人。

    罗芙蓉在厂里习惯了早起,帮着母亲归置饭菜,预备席面。

    周连富则拿着大笤帚在院子里扫雪,免得积雪化成冰,叫上门的客人滑一跤就遭了。

    周家院子里也积满了雪,本该男人干的扫雪活却是由罗招娣在做。她穿的又破又单薄,缩着脖子抱着一把秃了毛的破笤帚,在院子里磨磨蹭蹭,半天也扫不出一块干净地方。

    瞧着罗招娣这个倒霉可怜样,周连富是有心帮忙扫一扫,可想了想还是没挪步。

    这要是扫雪的是老爷子,他肯定早就过去帮忙,宁可自己的先不扫,也得相帮亲爹扫干净。

    可现在院子里扫雪的是弟媳妇,那他就得避嫌。

    他是为了避嫌,可隔壁院子的罗招娣看到自己扫不干净,旁边周连富站着看好半天也不出来帮忙,心里就埋怨这个二哥没良心,袖手旁观。

    这可真是个糊涂人!她也不想想,这是周家的院子,她是周连喜的老婆。她受苦受难,关周连富屁事?要心疼,他也得心疼罗雪梅呀,那才是他的正经原配。

    所以说,破锅配破盖。罗招娣跟周连喜,那就是王八绿豆,臭鱼烂虾,绝配!

    等太阳升起来,照亮四方。罗家岙就越发热闹起来,来拜年的客人都陆陆续续的登门了,起此彼伏的新年祝贺声不断想起。

    小孩子们也都起来了,各自穿着新衣裳到外面显摆给小伙伴们看。兜里都揣了压岁钱,一个个就都往村口的小店里跑,买炮的买炮,买糖的买糖。

    正月初一是好日子,大人们也由着孩子们吃喝玩乐,听着孩子们的欢声笑语,才有过年的气氛。

    罗小兰一大早也忙活开了。往年这都是老大家上门的日子,老爷子看重老大,总是嘱咐她好生招待。

    以前她偏心老三,嘴巴里应着,心里却不以为然。可如今眼看着老三是越来越不中用,她心里的天平也渐渐移位。尤其是罗招娣个杀千刀不做脸的,给她脸上蒙羞,越发叫她厌恶。

    然而老大是万般好,只可惜家里只有一个闺女。说来说去还是要怨大儿媳妇宋梅,肚皮不争气,性子就执拗。城里大姑娘就是勿实惠,勿听话。可老大欢喜,老头子欢喜,有啥办法?

    至于周芙秀,她向来是看不上的。就算会赚钱又如何?女娃子养大了也是别人家的,再好也是赔钱货。

    唯一的指望是金孙周福全,周家屋里的独苗苗。她是求神拜佛,祈祷这金孙能早日长大成人,有出息,挣大钱,给她这个奶奶争光露脸。

    周老头一大早就等着老大一家上门拜年。然而这一等就等到临近中午,还不见人来,心里就有点莫名着急。

    老爷子拄着拐杖出门,亲自到村口去看看情况。

    也是他的运气,刚到村口就看到熟悉的身影出现,推着自行车,前后都挂满糕饼点心,烟酒糖茶。

    然而,来的只有周连贵一人,并不见宋梅和孙女周倩倩。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