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八零末:农女小福星 > 章节目录 第531章:周连喜护妻
    周连喜觉得老爷子偏心老大,打压自己。是,他承认这一趟为了救自己,老大是出了血的。可这不是应该的么!他周连贵姓周,是周家的一份子。他能在城里当官享福,那是靠着他和老二两个在农村垫底,给他抬出来的。

    要不然,当年这当兵的指标给了他,他如今也是城里干部了。

    老大既然得了好处,那就得帮衬家里。

    再说了,要不是老大把他弄到城里,安排了这个倒霉地方,他能遇上这些倒霉事?

    说来说去,他周连贵出钱那就是应该的。他周连喜没跟他要精神赔偿,就已经是看在亲兄弟份上。

    结果老大还拿这点钱跟他呕上了。怎么着?是他撺掇他老婆孩子不回家的么?明明是老大他自己没用,在家没有夫威,让女人爬到头上拉屎拉尿,成了个软骨头的妻管严,这才丢了脸面。

    这怪谁?得怪他自己。

    这做男人就该跟他周连喜学,瞧瞧他在家里的威风。老婆孩子敢跟他别苗头?敢爬到他头上去?

    做梦也不敢!

    就算是敢造反,他也能打的这帮娘们不敢为止。

    品品老大的窝囊,想想自己的威风,他自我感觉特别良好。

    一边如此想着,一边装模作样的挥舞一下拳头,周连喜就感觉自己成了周家最爷们的男人,浑身充满了力量。

    另一边,周老大拎着大包小包进了门。

    听到动静,罗小兰就颠着小脚出来迎接。看到这么多东西,老脸立刻笑开了花。

    “老大来了,快快,坐下坐下。把东西给妈,妈给你拎着。”

    伸手把这些大包小包都接过去,可上下粗略这么一看,原本十分好的脸色就去了四五分。

    无他,礼差了!

    别看这包裹盒子一大堆,看起来东西蛮多,可其实好东西没几样,大多都是样子货。

    譬如硬件烟酒糖茶,都比往年低了档次。往年老大给家里送的是中华烟,次一档也得是云烟。酒要么是高档白酒,次一档也得是花雕和加饭。红糖白糖那是必备的,还得有奶糖奶粉。茶叶不能是纸包的,得是盒装铁皮罐子,看着就高档。

    这些东西都周老爷子仔细收着,自己省着吃,大部分用来送礼请客,维持着周家在村里的脸面和排场。

    可瞧瞧今年带来的,烟也普通的软壳烟。酒也是普通的瓶装酒,连个硬纸盒都没有。红糖白糖到还在,可奶糖变成了水果糖,奶粉变成了麦乳精,档次都低了。茶叶倒是一大盒,可里面全是塑料袋,不是铁皮罐头装的。

    其他什么香糕红绿酥糖,鸡蛋糕饼干之类的点心,瞧着大包大盒,可其实都不上档次,花不了几个钱。

    一看这个年礼,罗小兰的脸就拉长了。可她不怪自个儿子礼薄,就怪大儿媳妇宋梅刻薄。肯定是宋梅这个不做脸没良心的刻薄鬼,克扣了她儿子的孝心。

    等会见了这刻薄鬼,她非得好好说两句不可,坏了规矩可不行。

    可惜,罗小兰想着给宋梅立规矩,却不知宋梅已经先下手为强,给周家全家人都立了规矩。

    她不来了,摆明车马告诉周家人,老娘不爽你们,不鸟你们,爱谁谁去吧。

    把罗小兰气得,差点就要在屋里破口大骂。

    还是周老爷子进来,狠狠瞪了她一眼,才把她刚要涌出喉咙的臭骂给瞪回去。

    不能对着大儿媳妇撒气,罗小兰也不白给,扭头到灶间对着小儿媳妇出气去,寻了个由头把罗招娣给骂了个臭死。

    亲娘为了大哥的老婆骂自个老婆,周连喜可不乐意了。

    罗招娣是他老婆,他爱打就打,爱骂就骂,这是他的权力。可凭什么他老婆要替老大的媳妇受过?

    于是蹬蹬蹬就跑过去,到灶间一把拉起罗招娣,梗着脖子对亲娘道。

    “这是做啥?我在这屋里是死人是不是?逮着谁都能往我头上屙屎拉尿?妈,你有气对着大哥撒去,拿我媳妇出气干嘛?是老大自己拿不住媳妇和闺女,给你受气,关我们什么事。走,跟我回去,咱不受这闲气。”

    说着,就把罗招娣给拉走了。

    嚯,罗招娣看他的眼神,就跟看救世主似得。心里还觉得他对自己有情有义,是个好老公。

    殊不知他把她带回自个屋里之后,劈手就是一巴掌。

    “没出息的蠢货,还得我过去帮你说话。妈在老大那儿受了气,关你什么事?你就不会自己回嘴,叫她找老大去?瞧你那蠢样,真给我丢脸!滚!”

    一脚就把她踢开,让她在楼下蹲着,他也不管,自顾自上楼自个逍遥去。

    本来在灶间里挨骂,至多就是耳朵烦,但反正她皮厚,挨骂就不疼。灶间里暖和,趁罗小兰不在她还能偷点吃喝。可到了自个屋里,空荡荡要啥没啥,又冷又饿。

    可怜罗招娣心头的甜蜜喜悦都还没散去,就一盆凉水泼了个透心凉。可这蠢货已经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不但不觉得周连喜人渣,反而还觉得他说得对。是自个没用,给他丢脸了。

    于是就在心里怨恨罗小兰和周老大一家。

    那头罗小兰听了周连喜的话,也当真回头去找周老大说道,埋怨大媳妇宋梅刻薄没规矩。

    本来她要是单单埋怨宋梅,周连贵也没话说。毕竟他虽然认同宋梅对周家生气这事有理,可正月初一明晃晃的打脸,还让他一个人面对整村人看笑话的嘴脸,他心里也难受,也对宋梅有意见。

    可偏偏罗小兰话里话外还带出了周连喜,意思是连喜虽然这不好那不好,可终归是拿的住媳妇和儿女,在家里像个男人,说话响亮。

    哪像他,外面说得好听,是个城里干部,当官的。可在家倒成了“小媳妇”,还得受老婆的气,连女儿都不听他的。

    一说起他那个“宝贝女儿”周倩倩么,罗小兰更是一肚皮埋怨。

    周老头是打定主意要老大继承家业了,放弃了老三。可老大家里就一个闺女,将来这家业岂不是要给一个赔钱货外姓人?合着她和老头辛苦攒了一辈子的家当,最终都便宜了外人?

    这可怎么行!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