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八零末:农女小福星 > 章节目录 第536章:家门不幸
    这一回他也学乖了,直接问罗小兰要钱。上回老三那事,他家里已经出了一千五。老爷子住院,五百的押金也是他交的。

    家里已经没钱了,得老娘自己掏棺材本。

    他是想明白了,这钱留在他这糊涂亲娘手里,最终只会被老三骗去花了。不如现在就用老爷子身上,还算用得其所。

    罗小兰不肯出钱,一屁股坐在病房的磨石子地板上要撒泼。

    周连贵压根不理她,直接绕过去,问亲爹。

    周老爷子总算是送医及时,虽然小中风了,可没落下太重的病根。目前虽然还不能起来走动,但神智已经恢复,也能简单讲两句话。就是精神不济,总是昏昏沉沉的。

    好在老爷子心里也明白,此时此刻他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这个大儿子了。

    要是真把大儿子的心冷了,也来个撒手不管。那他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话说,他都住院一天半了,老三却连看都不来看,可见这个儿子是根本靠不住。

    所以,老大说要钱,老婆子不肯,他肯。

    手指动了动,把大儿子招到跟前,把自己藏钱的地儿,悄悄的告诉了他。

    要他去拿钱,都拿来,给自己治病,救命。

    “老大啊,我这回可算是明白了,谁才是好的。你就是那个好的。”

    末了,老爷子拍着大儿子的手,叹息道。

    得了老爷子的信任,周连贵心里多少好受几分,于是点点头。

    “爸,您放心吧,我这就骑车回去,把钱都拿了,一定不会叫你断药的。”

    周老爷子点点头。

    “去吧,路上小心,早点回来。”

    “诶。那我走了。”

    父子两此刻倒是心意相通,又恢复了感情。

    只有罗小兰还心疼钱,等儿子走了,就在老爷子跟前叽叽咕咕。

    周老爷子闭上眼,自顾自休息,根本不理她。

    老大周连贵前脚刚走,老二周连富就带着小闺女和小儿子过来探望。

    看到往日里健硕倔强的老父亲,此刻虚弱的躺在病床上动弹不得,连说话都有气无力,周连富的心就酸溜溜的,眼圈也红了。

    “爸,您好点没有?我带孩子们来看看你。”

    说着,就把小福星和小福彬带过来。

    周老爷子睁开眼,侧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两个孩子,点点头。

    “好,好,你们也是有孝心的。”

    罗小兰看不上二儿子,可这会在大儿子哪儿受了气,就想找老二诉诉苦。

    “老二啊,你可算是来了。我和你爹在这儿,可是遭大罪了!你要是孝顺我们,就得给我们出头。”

    一听这话,罗芙馨就浑身汗毛都竖起来,赶紧抢先一步插嘴。

    “爷爷,你渴不渴,嘴里有味没?我爸给你买了好苹果,日本富士苹果,又大又红,可甜可脆了。我给你削一个尝尝吧!”

    说着,把一兜子红彤彤的苹果提溜起来,给老爷子看。

    周老爷子哪里会不明白,他也烦罗小兰,于是点点头。

    “好,爷爷吃苹果。”

    罗芙馨就从网兜里拿了一个大苹果,把剩下的都塞罗小兰怀里、

    “奶奶,这些苹果可是进口的,可贵可好了,你也尝尝。”

    这么大的苹果,总塞的住这老婆子的大嘴了吧。

    连同苹果一起送来的还有桃子罐头和许多糕点,林林总总六七样东西,摆在老爷子的床头柜上,都摆满了。

    老二家带来的东西又多又好,这让罗小兰觉得很得意,在众人面前显得她有本事,生养了两个孝顺儿子。

    她心里得意,也就暂时不找儿子诉苦,放过周连富。

    小福星一边削苹果,一边在旁边听周连富和老爷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扯闲话。

    周老爷子虽然精神不济,说话也慢,可神智清醒,条理清晰。显然没有落下什么很严重的后遗症,只要安心打针吃药,回去静养个半年,大致就能恢复如初。

    只是想要回去安心静养,只怕没那么容易。

    周连富跟老爷子聊着天,心里却压着事,不知该不该讲。

    周老爷子也从他心事重重的表情里窥到了些什么。

    “老二啊,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周连富停下闲谈,抿了抿嘴。

    “爸,我没事。”

    “你骗不了我。你太老实,心里藏不住事,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爸……”

    “说吧,是不是老三?他又怎么了?”

    罗芙馨削苹果的手顿了顿,心想老爷子还真是宝刀未老,眼神厉害,心思敏锐啊。可惜,这幅七窍玲珑心却没用法看清自身的不足,这才导致了如今的祸患。

    一听老爹点明老三,周连富长叹一声。

    “爸,我说了你可千万别动气。你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凡事还有我和老大。”

    “说吧,我知道轻重紧要的。”周老爷子也在心里叹气。

    这个老三,一而再,再而三的伤他的心。他也想不出,这逆子还能干出什么来?

    可万万没想到,周老三在害人害己这条路上,还真是勇创新高,“进步”不止。

    “爸,老三他……偷了家里的钱,带着老婆和孩子跑了。”

    听到这一句,周老爷子是一时没啥反应。倒是罗小兰,正捧着一个罐头,她不知道该怎么撬开罐头,又是拧又是挖,甚至还拿牙咬。此刻听到最喜欢的小儿子偷了家里的钱跑了,吓得整个呆住。手一松,罐头就摔在地上,啪的一声脆响,桃肉糖汁和碎玻璃都撒了一地。

    “老二,你说啥?老三他偷了我和你爹藏得棺材本跑了?”瞪着眼问周连富。

    周连富不吭声,只是叹着气点点头。

    “你说谎!你一定是在说谎,老三不可能做这样的事。一定是你气不过,冤枉他,是不是?”罗小兰不信,指着周连富喝骂。

    一直依偎在姐姐身边不声不响的小福彬跳出来,脆生生道。

    “奶奶,我爹没说谎。三叔偷钱的事,全村都知道了。大爷爷还报了警,警察都来了。三叔把你家的门锁撬了,柜子和箱子的锁也都砸烂了,屋里翻得是一塌糊涂,衣服棉被撒了一地,乱的不成样。我们站在外面都看见了!”

    “不可能的,老三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一定是别人偷的。”罗小兰还是不信。

    “可只有三叔一家都跑了,村里其他人都没跑。不是三叔偷的,他为什么要跑了呢?”小福彬又道。

    对呀,不是他偷的,他跑什么?

    这下,罗小兰也说不出话来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