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八零末:农女小福星 > 章节目录 第665章:死循环
    等到周连贵从厕所出来,手里的鞋盒就轻飘飘的,拎在手里一晃一晃,神态得意洋洋。

    没错,他把周连喜的骨灰都抛进公厕的茅坑里,当真让这个弟弟“遗臭万年”去了。

    拎着空鞋盒走在路上,他心里是真痛快。

    可走着走着,又不自在起来。

    鞋盒空了,骨灰没了,回到罗家岙怎么跟父母交代呢?

    想了想,就赶紧从路边的花坛里抛了一抔黄土,用塑料袋装了,搁鞋盒里冒充骨灰。掂了掂分量,感觉还挺像那么回事。

    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

    他那个糊涂亲娘最偏心老三,要是看到自个拿个鞋盒装老三的骨灰,肯定心里不乐意,会想着拿别的更好的东西装。这骨灰一倒腾,不就全露馅了?

    不行,他得先下手为强。

    为了不让罗小兰挑刺,他特意跑了一趟集贸市场,在市场里买了个腌泡菜的瓷坛子。花里胡哨,还怪好看的。

    把那装着黄泥的塑料袋搁泡菜坛子里,冒充骨灰坛。

    再扯了两尺花布,把这泡菜坛子包起来,抱在怀里。

    嘿,更像那么回事了!

    平白无故有多花了几块钱,要是一开始他肯定心疼。可如今,一想到老三在公厕里跟米田共一块遗臭万年,他心里就乐开了花。

    也就不介意为这点小小的痛快多花几块钱了!

    回到罗家岙,他就抓紧时间给老三“入土为安”。

    罗小兰看到这花里胡哨的骨灰坛就哭得是稀里哗啦,她心疼她的宝贝儿子。

    周连贵当然不能让她捧着这假货没完没了,就以要抓紧时间让老三“入土为安”为由,早点把这坛子弄山里去埋了。又说大操大办会惹众怒,周家在罗家岙为了这个老三已经丢尽了脸,惹足怨气,如今老三死了,要是再大办,指不定罗家岙的人要怎么大闹白事呢。

    为了让老三平平安安入土,还是悄悄的埋了好。

    真想办,也等风头过了,再办不迟。

    他说的入情入理,罗小兰还当老大是重拾兄弟情,想明白了。

    只有周老爷子晓得自个儿子的心,纯粹是拿漂亮话糊弄老婆子呢。不过罗小兰也是真糊涂,真烦人,能糊弄她不烦人了,他也好清静些。

    把罗小兰糊弄住,周连贵就拎起泡菜坛子出门。雇了个邻村的老光棍,到周家的山里,随便挖了个坑,把坛子扔进去,盖上土就算完。

    连碑也没竖,就戳了根木棍,算是做记号了。

    还说这记号是留给周福全的,等他将来大了,可以给他爹迁坟办丧事。这个风光,是留给他这个嫡亲儿子的。

    这话的意思显然就是除非将来周福全自己来管亲爹的坟,他这个做兄弟的反正是不会管的。

    周老大扔掉了周连喜这个包袱,拍拍屁股就回城去。

    罗小兰倒是心里记挂着小儿子,想去坟头祭拜,给周连喜送点酒饭,烧点纸钱。可她自个的身体都摇摇晃晃,病恹恹的,哪里爬的动山路。

    就想着好好养好身体,等好些了,就给她这宝贝儿子好好办一场。

    可惜没等她身体养好,周连喜坟头上插着的做记号的木棍,就被人拔了,不知扔到哪里去。他这坟头本身就是随便拍了两铲子土,雨一下,水一冲,地就平了,再没了记号,哪里还找得到。

    不说周连喜这遗臭万年的可笑下场,但说日子一晃眼就到了罗芙馨高三最后一个学期。

    眼看高考只剩下一百多天的功夫,学校里各科老师都眼冒金光,恨不得把他们这班高三的学生跟太上老君在炼丹炉里炼孙悟空似得炼。

    都说是“炼丹”了,可想而知该有多辛苦。

    他们如今遭的罪,可一点不比炼丹炉里的孙悟空少。

    每天发下来的试卷和各种练习册,堆在一起用火点了,能把全班同学都烤得熟透。

    就这,老师们还不甘心。恨不得把大家伙的空余时间都占的满满的。顶好出了吃饭睡觉,连上厕所的时间都省掉,全用来做试卷和背重点。

    小福星是真心不认同这种狂轰滥炸式的学习氛围,压力太大,疲劳作战要不得。再这样下去,没等高考把人逼死,人就得先崩溃了。

    在她看来,越是紧要关头,越要放松。这个放松不是说完全放松,而是要懂得放松心情,减轻压力,积蓄能量。毕竟高考是最后冲刺,倘若还没到考试,就先把人耗干了,那还有什么力气考试?

    更何况随着高卡临近,本身学生心理的压力就越来越大。还布置那么多的复习任务,导致学生无法保证合理正常的休息时间,一天天的累积下去,人能不垮?

    要知道是否能保证充足的睡眠和合理的休息,是保证人心理是否健康的关键因素。许多心理疾病的诱发,都跟失眠有关。

    疲劳会导致学习效率下降,学习效率下降直接导致复习效果不佳,复习效果不佳就会让学生心里压力过大,而心里压力大了学生就会失眠,失眠必然导致学生无法好好休息,身体休息不好必然会疲劳,而疲劳又会影响学习。

    整个一死循环,好不了了。

    上一回她和任飞翔双剑合璧,顶住压力搞了一次减负,可因此得罪了全校老师,双双被撤职。

    如今想要再搞减负,绝无可能。

    姚金奎倒是因为看到上次“减负”带来的危机和机遇,最后一学期使用他“优秀教师”的权威,顶住压力给一班减负。

    可效果甚微!毕竟减负这个口号太过于超前。此时主流的观念是“学习必须刻苦”“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

    越是到最后关头,越要卯足劲用力学。不少学生已经被带进了这种氛围里,主动开始死循环,拉也拉不出来。

    你去拉他,跟她说这样不行,要停下来,不能再学了。只怕人家也不会觉得你是好心,反而觉得你是捣鬼使坏。

    罗芙馨能做的,只是管住身边的人,不让她们也被拉进这个死循环里去。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