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八零末:农女小福星 > 章节目录 第683章:火车盒饭
    去餐车吃饭是方便,可这方便是要花大价钱的,周连富心里明白着呢!

    就推说担心摆在床底下的行李,觉得包间里不能离人。所以让罗芙馨带弟弟福彬去餐车吃,回头给他带一份就行。

    信才有鬼呢!

    这话小福星是一点也不信。

    老爸一门心思就想省钱,等她和小弟去了餐车,一准就拿上铺那几个茶叶蛋和干面包对付。到时候她带着盒饭回来,父亲也肯定会把这盒饭留到晚上吃,到底能省一顿饭钱呢。

    得,既然老父亲不肯去餐车吃,那索性一家三个都留在包间里吃吧。

    一听她和小福彬也要留下,周连富就急了。自个随便对付可以,可舍不得让孩子受苦。

    然而小福星却叫他宽心。

    “爸,不碍事。不去餐车也能买到饭,你就看着吧,等会乘务员会推着小车过来卖盒饭。咱们买盒饭吃,成不。”

    原来还有推车卖盒饭的,周连富这才放了心。

    得知罗芙馨要留在包间里买过路的盒饭吃,任飞翔索性也一屁股坐下。

    “爸,你自个去餐车吃吧,我也留在这儿吃盒饭。说起来,我还没吃过火车上的盒饭呢,今儿个也尝尝鲜。”

    任爸爸一听就皱眉。

    这孩子,想什么呢!推车上的盒饭有啥好吃的?要是好吃,怎么以前他带他出去,从没给他买过。那盒饭就是大锅菜,一锅乱炒。油多盐多,味道重。哪比得上餐车点菜,现炒现做,既新鲜又健康。

    可任飞翔已经铁了心,要陪着小福星“同甘共苦”。

    得,还没把农村丫头娶回家呢,就有了媳妇不要爹娘了!把任爸爸气得,差点冒烟,当真自个走了,心想叫他吃点苦头。

    卧铺车厢里因为靠近餐车,一到饭点就有乘务员推着卖盒饭的小推车过来叫卖。

    此时火车上的盒饭虽然是大锅菜,但也是列车厨师在餐车上用明火现做的,不是后来预先做好了在车上热了卖的那种盒饭,特别新鲜有味。

    小推车刚在车厢前头出现,连头到尾的包间就都闻到食物的香气,乘客们纷纷探出头来,都要买盒饭。

    这会子的盒饭也并不是往后装白色泡沫盒子里的样子,盛饭的器具就是那种最常见的老式大号铁饭盒。

    底下是饭,上面盖着菜,规格都是一荤一素。

    素菜是炒青菜炒萝卜炒莴笋,荤菜有荷包蛋,红烧肉,肉末茄子和大鸡腿。荷包蛋最便宜,一份一块钱。肉末茄子是两块,红烧肉和大鸡腿都是三块。

    他们一个包厢里正好四个人,索性把这四个荤菜都买了,也不让乘务员盖在盒饭里,而是拿出自备的搪瓷缸子,打在里面。把四荤四素八个菜都摆在简易桌上,摆了满满一桌,大家一块吃,恰似一桌宴席,热热闹闹的气氛格外好。

    只可惜小福星有点苦夏,看着肉菜胃口不开。就拿出亲娘给做的小菜,就着自家的小菜下饭。

    这小菜格外香,勾得对面任飞翔只盯着她看。

    她又不好意思,只好请他尝尝。结果这一尝,把他肚子里的馋虫也勾出来,一连吃了好几筷子,一下就去掉半瓶。

    “这什么菜?怎么做的?太好吃了,又香又鲜。颜色也好看,红亮红亮的。”一脸意犹未尽的夸赞。

    什么菜?虾酱!能不好吃么?是她亲妈买了别人地笼里放来的新鲜河虾,专门跳出虾膏虾子,用香油熬出来的鲜虾酱。十来斤的河虾,就熬出这么小小一酱菜瓶子,到叫他猪八戒吃人参果似得,给嚼了半瓶去。

    罗芙馨心里可肉疼死了,偏偏骂又不能骂,说又不能说,只能生闷气。

    任爸爸在餐车一个人吃的没滋没味,草草吃了一碗大排面,又打包了一碗小排面,匆忙就赶回来。

    结果到了一看,好么,他们到是在包间里开起了宴席,吃的可热闹呢。

    衬得他一个,孤苦伶仃,越发凄惨。

    任飞翔吃饱了盒饭,又品尝了罗妈妈亲手做的虾酱,哪里还有胃口吃什么小排面。任爸爸就气鼓鼓的把面搁床头,自顾自爬到上铺去看报纸。

    底下罗芙馨把桌上的碗筷都收拾了,又拿到水房去洗干净,等会乘务员过来,会把饭盒收回。

    小福彬吃饱喝足就又待不住了,嚷嚷着要姐姐带他出去玩。

    罗芙馨也怕弟弟乱跑惹事,索性就跟着他出去走走,顺便消食。

    “我也去,我也去!”任飞翔自然不能错过这样“独处”的好机会,立马跟小尾巴似得跟上去。

    任爸爸在上铺瞥了自家儿子一眼,心里暗骂一句没出息。

    周连富跟任爸爸聊不来,索性就躺在下铺休息。

    恰好碰到火车靠站,要停一会。因为停靠的是个大站,足足要停二十分钟。

    这两大一小也趁机从卧铺车厢下到外面月台上,好家伙,月台上满是推小车买各种零食特产的,吆喝声起此彼伏。

    小福彬哪见过这等架势,立马拉着姐姐要去买东西。

    任飞翔有过几次坐火车的经验,还上前帮忙讲价。看见什么还都要回头问小福星一句,要不要买?搞得买零食的小贩还以为他是个疼媳妇的小丈夫,而且小两口还养了这么大个儿子。

    这可真是把人给吓死!

    罗芙馨是直翻白眼,任飞翔也脸红如血,三人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随便买了点东西就落荒而逃。

    月台上不仅有买车的,还有卖玩的,甚至还有卖各种杂志报纸的。这些杂志报纸有正规的,但大部分都是些乱七八糟的底下刊物,竟登些危言耸听道听途说的八卦谣言。譬如某位赫赫有名的港星,就不知在这些乱七八糟的杂志上死了多少回了。

    任飞翔可没见过这些乱七八糟的书刊,一时好奇就花两块钱买了一本,好打发时间。

    好这一看,可让他“开震惊”了。

    就没见过这么挂羊头卖狗肉,文不对题,狗屁不通的文章。别说各种新闻消息都是胡说八道,就连编个惊悚破案的故事也是智商捉急,逻辑掉线。

    他那两块钱,就是打了水漂。这狗屁不通的玩意,看了伤眼,放着伤心,就是用来擦屁股,都嫌太硬。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