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八零末:农女小福星 > 章节目录 第684章:夜半惊魂
    晚饭一行人都留在包厢里买了盒饭。

    虽然任爸爸更想去餐车吃,但一个人孤零零的感觉太难受了,所以他宁愿忍受便宜盒饭的重油重盐,也要留在大集体环境中。

    这主要是集体生活留给他们那一代人的烙印!这一代人是在大集体环境下成长起来的,诸如大型国有重工业单位,大农场等等。所有人都生活在一个大集体当中,为了便于管理,所以不提倡个性,讲究整齐划一。

    对每个人来说,身处于这样一个大集体当中,最害怕的事就是和集体格格不入。成为异类不仅会备受瞩目,也会被其他人排挤,甚至被集体当成不安定因素而淘汰。

    人是社会性动物,离开社会就会失去存在价值,也就失去了生存能力。所以很多时候这代人宁愿委屈自己,也不愿意离开集体。

    卧铺车厢晚上九点半熄灯,小福星姐弟两早在八点就拿着个人洗漱用品到书房去洗漱,任飞翔这个小尾巴照旧跟的紧紧的。

    小福彬因为去月台买东西,跟这个“飞翔哥哥”混熟了。自己快快的刷完牙洗了脸,就赶紧把水龙头让给他。

    在小男孩眼里,飞翔哥哥是全省状元,比二姐还厉害呢。当然咯,虽然飞翔哥哥读书比二姐厉害,可飞翔哥哥喜欢二姐,是二姐的“跟屁虫”,所以还是二姐最厉害。

    等两位男士都梳洗完了,罗芙馨还在那边慢条斯理的洗脸。

    任飞翔心里也是叹为观止。

    看她满脸都是洁白的肥皂泡,哦,不对,是洗面奶,就是在省城那趟买的,瓶瓶罐罐一大堆。

    满脸的泡沫用手指轻轻的按摩打圈,就这么慢条斯理的磨了好一会,才用干净的清水洗干净。还不是用擦的,得用双手合掌,掬水泼脸,一点一点拍打干净。

    洗干净脸了,就用干净的毛巾擦掉水。哦,不对,不是擦干的,是一点一点摁,吸干的。

    真是别提多讲究!

    好这洗完脸,看起来确实格外清爽结晶,白里透红都冒出光来。

    等他们三个小的回来了,两位家长也结伴去梳洗。

    虽然任爸爸依然打心里看不起农民暴发户,不过周连富一脸忠厚老实的淳朴样,怎么都让人讨厌不起来。况且他又教出两个懂事听话的孩子,比他家少爷脾气的臭小子强多了,也叫任爸爸服气。

    晚上小福星和弟弟睡上铺,让父亲周连富 一个人睡下铺。老爸的腿伤过,她怕弟弟晚上睡觉不老实,踢着父亲的腿。

    晓得自家女儿这是心疼自个,周连富一脸欣慰。他这辈子没什么大出息,可就是娶了个好媳妇,养了三个好孩子,这就够了。

    任家父子也是任飞翔睡上铺。别看他白天把那本地下杂志骂了个狗血淋头,可到了晚上还是再次翻开来细细品味。

    温故而知新,方才觉得这地下杂志的混乱和狗屁不通也别有趣味,既荒诞又戏谑。虽然故事逻辑是一塌糊涂,但脑洞别出心裁。譬如有个故事就是讲某人掉进一本武侠杂志里,然后抢了原本书里男主角的各种奇遇,一路闹出种种笑话,还挺有意思的。

    可惜看到一半就熄灯了,他只好意犹未尽的把这本装帧简陋,印刷模糊的地下杂志塞枕头底下,盖上毯子睡觉。

    这是一趟空调车,车外是闷热的酷夏,可车厢里却凉爽得很。晚上睡觉必须盖薄被,否则容易感冒。

    躺在这犹如摇篮般摇摇摆摆的车厢里,听着外面咣几咣几的催眠曲,包厢里的四大一小渐渐都进入睡眠。

    这一觉就睡到后半夜,卧铺车厢里熟睡的人们就被一阵纷乱的踢踢踏踏脚步声惊醒,伴随着几下忽近忽远的高喊。

    周连富最先惊醒,翻身下床,想要开门看看什么情况。

    “别开门,先听听动静再说!”任爸爸赶紧出声阻拦。

    话音刚落,就听见门外噼啪一声,薄薄的门板激烈晃动几下,仿佛是有人跌倒撞在门上,又仿佛是有人想要砸门而入,惊得所有人都吓一跳。

    就连睡在上铺的小福星姐弟俩和任飞翔也坐起来睁大眼,瞪着紧闭的门板。

    门外的动静依然不小,噼里啪啦好似一群人在打架,震得门板咚咚作响。

    好在这卧铺包厢的门看着又薄又轻,可却分外结实。无论外面怎么砸怎么撞,它就是不开。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动静才渐渐小了。但依然能听到有人在高声呵斥。

    “给我老实点,不许乱动!”

    随后就听见啪啪的拍门声。

    “开门,我是列车长,没事了。”

    听到是列车长,任爸爸这才点点头,周连富于是拧开门锁,把门打开。

    外面站着的果然是列车长,手里拿个电筒。先往包间里照了照,把上下铺都打量了一番,见没什么异常,就对他们解释道。

    “刚才是车上的乘警在抓小偷,让你们受惊了。没事了,人已经抓住了,大家继续安心睡吧,记得把门锁好,注意安全。”

    原来是抓小偷啊!

    “诶诶,我们记住了。”周连富赶紧答应,还探头朝走廊望了一眼。

    果然看到两个乘警押着一个戴手铐的,往前面列车长办公室而去。

    这一闹,别的包间的人也纷纷开门探头,打听消息。

    列车长就一路解释过去,叫大家安心。

    万没想到在火车上还能遇上这样的惊险刺激,真叫几个孩子开了眼。

    周连富也不大了解情况,倒是任爸爸语重心长的提醒大家。

    “你们别看我们软卧这边好像啥事也没有的样子,其实在硬座和硬卧车厢,乱的很。软卧票价贵,买的人少,人少是非就少。硬座和硬卧那边,人都是超员的,但凡能坐能站的地方都是人。人一多是非就多。那么多人,你知道哪个是人哪个是鬼?像这种后半夜偷钱摸包的贼骨头都是一窝一窝的,就指着车上乘客的钱包发财呢。抓了也没用,关几年放出来,还是个贼骨头。要不我怎么宁愿多花钱补票换卧铺,也不愿去坐硬座和硬卧?就是因为不安全。像我家里就这么个宝贝疙瘩,我那放心他跟那些不知道什么来路的人坐一块去?万一有个好歹,找谁说理去?宁可多花钱,也要安全第一!”

    这话引得周连富频频点头,都是做父母的,最关心的就是孩子。只要孩子好,花多钱都乐意。经过这么一折腾,他可再也不想着省钱了。

    正如任爸爸说的,安全第一,花钱消灾!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