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八零末:农女小福星 > 章节目录 第685章:互帮互助
    因为后半夜抓小偷的事这么一闹,后面大家都没怎么睡踏实。

    早上才刚过六点,周连富就醒了,悄悄一个人起来,开门出去梳洗。

    他起床惊动了上铺的小福星,也跟着起来。

    小福星一起来,任飞翔也立刻跟拧了开关似得,睁开眼坐起,这下把下铺的任爸爸也给吵醒了。

    一时间,大家都纷纷起床梳洗。

    只有小福彬贪睡,昨天又玩的累了,还在上铺裹着毯子呼呼大睡。

    因为周连富不放心放在包间里的行李,所以小福星只能拿着大搪瓷缸子去餐车,给父亲和小弟带早饭。

    正如任飞翔说的,彼时餐车的食物都是现做的,比往后可新鲜好吃多了。

    休息了一晚,小福星的苦夏略有减轻。早上胃口不错,在餐车吃了一大碗稀粥,配着爽口的酸辣泡菜,还吃了两个葱油花卷。

    任飞翔在家都是吃牛奶面包和鸡蛋饼的,可到这里,看小福星吃稀粥陪泡菜吃的蛮香,就也非要吃粥和泡菜。

    对于儿子这一路的种种“犯贱”,任爸爸已经无力吐槽,索性随他去了。

    结果泡菜太辣,把他嘴都辣肿了,灌了一大碗粥都压不下去,一路嘶嘶作响,跟条蛇似得。

    等小福星拿着肉包鸡蛋饼和小排面回到包间时,小福彬也已经起床了。

    闻到香喷喷的肉包味,小男孩就高兴的欢呼。他是即不苦夏也不晕车,活蹦乱跳,胃口极好,叫小福星羡慕嫉妒恨。

    吃饱喝足,小福彬又嚷嚷着要出去玩,靠站买东西。

    小孩子看什么都新鲜,看什么都想要。就是买不到,看看也高兴。

    他一路拍了好些照片,把去北京准备的交卷都快拍完了。

    任飞翔自然还是跟着这姐弟俩,顺便也想去月台上看看,能不能买到那本地下杂志的下册。上册他看完了,可那个穿书的故事还没完,不上不下的难受。

    结果才刚走到车厢连接处,就被堵着出不去。

    原来好多人堵在那里,堆着什么指指点点,唉声叹气的。

    这是怎么了?

    小福彬人小,一猫腰就钻进去。过一会探出头来嚷嚷。

    “姐,里面有个大姐姐在哭,可伤心了?她怎么了?”

    罗芙馨愣一下,这她哪儿知道哇?

    然而小男孩这么一问,到惹得旁边热心肠的八卦大叔给刚来却被堵在门口的众人解释。

    “可怜呐,昨晚不是在硬座车厢抓了个小偷么。这姑娘的钱就被偷了!她是外省到北京去打工的,兜里就带了一百块钱,结果全让小偷给偷了,连衣服都给划破。这到了北京,让她吃什么喝什么去?该死的贼骨头,害人精啊!”

    “可不是。这小姑娘还算好的呢,至少有手有脚又年轻,到了北京找到活干,还能活。前头车厢还有个去北京看病的呢,身上带的救命钱也让这贼骨头给偷了。这下拿什么去看病?简直要人命啊!”

    哎哟,这一说,把大家伙都给气得,纷纷指责小偷害人。也有庆幸自己把钱藏好了的,在心里念阿弥陀佛。

    也有不解的围观群众,就问。

    “那小偷不是被抓住了么?怎么没从他身上搜到钱?”

    又有人给解释。

    “嗨,这些火车上的贼骨头都是团伙作案,一窝一窝的。昨晚就抓住了一个,身上没多少钱,早转移给别的同伙了。”

    大家这才恍然大悟。

    还有人说昨晚看到作案的其实是三个人,两男一女。抓住的是个男的,另外那一男一女早就跑了。

    有人又说你看见了怎么不喊,提醒一下。

    那位就说,哪敢喊啊。这些贼骨头身上都是带着家伙的,你一喊就给你一刀,命都没了。

    哎哟哟,群众听了纷纷咋舌。想不到这火车上还有这么卑鄙凶残的“寄生虫”,这出门在外,可真是千辛万苦,艰难重重啊。

    群众可怜归可怜,感叹归感叹,可谁也没办法帮助那哭泣不止的小姑娘。

    感慨了两句,有些乘客就回座位去,有些则下车买东西去,渐渐就散开了。

    露出里面被层层包围的外省农村姑娘,蹲在角落里抱头抽泣,身边摆着一只破旧的人造革旅行袋。正如刚才八卦的大叔说的,这小姑娘的衣服口袋都让划破了,连旅行袋也被划了个大口子,显然就是那些可恶的小偷干的。

    这次停靠的是个小站,只停十五分钟。

    不多时,列车乘务员就拿着小红旗过来一路催促乘客们上车,免得耽误了。

    看到这在门口哭泣的农村姑娘,他们也是爱莫能助。几乎每趟列车上都要发生盗窃案,防不胜防。

    “姐,这个大姐姐好可怜。”小福彬心生恻隐,拉了拉小福星的手。

    任飞翔就低声提议。

    “要不咱们把买零食的钱都给她,至少能让她到了北京有便宜的招待所可住。”

    也只能这样了。

    罗芙馨点点头。

    于是三人把带着身上的零钱都拿出来,还别说,这一凑也有四十多块。

    小福星就拿着这四十多块钱走过去,轻轻拍了拍那姑娘的肩膀。

    姑娘抬起头,眼睛都哭肿了,额头上全是汗。

    她什么也没说,就拉起姑娘的手,把这些钱都塞对方手里。

    那姑娘吓了一跳,蹭就站起来。可蹲久了脚麻,不但站不起来,反而一屁股坐在地上,惹得小福彬噗嗤一笑。

    把姑娘整个窘的,脸烧得通红。

    罗芙馨回头瞪了自家弟弟一眼,小福彬赶紧缩起脖子,吐了吐舌头,转身躲到任飞翔背后,还探出个小脑袋看。

    “不不,我不要,我……我……我不是叫花子,我不要这个钱。”那姑娘虽然窘迫,但自尊心还挺高,不肯收钱。

    小福星心想,打发叫花子也用不着这么多钱。

    不过越是窘迫的人,自尊心越强。

    她只好尽量和蔼的开口。

    “你别多想。出门在外,难免遇上困难,互相帮助是应该的,这怎么能说是打发叫花子呢?今天我帮你,明天别人有了困难,你也去帮助他们。如此一来,大家互帮互助,这个社会不就能越来越美好。”

    </div>